当复工来临,人也就换了模样

对于闲居在家的懒散,妻对我一再小小调侃,我对自己一直小小抱怨。很难打起十足的精神做件事,包括炊饭用餐;很难放一百个心去放飞纵欢,包括休憩睡眠。六月出头,终于等到了复工上班的正式通知,资讯上说牡丹江的全民检测结果乐观,但愿发端于武汉的这场大疫,终结在初夏的东北雪城,消遁于清凉的牡丹江畔。

窗外飘起广场舞的乐曲,老人们踏跳,孩子们奔跑。诚然有点吵,有点噪,却是生活原本的样子。与将近半年的远离与隔绝相比,人们更喜欢信步游走的街巷、三五成群的庭院,还有烟火缭乱的排档、琳琅喧杂的地摊,这才是夏日傍晚该有的样子。

工作生活在牡丹江的表姐说,作为牡丹江人太难了,影响周期长,心理压力大,外出受限受歧视。黑龙江人说,绥芬河-哈尔滨-舒兰-牡丹江,这几波算熬过去了,终于收尾(杯)了,全国人民都瞧着呢。唉,落后的边疆省份,悲情地宣告龙江能拖后腿的不仅仅只有经济和民生。屋漏偏逢... 本就是差生又无奈缺课,成绩想要赶上且难着呢。

学校呢,应是复工较晚的一拔儿。如今地摊夜市火爆遍地,附近居民的从业状况也看不出有什么惨淡迹象,好在有哈飞、东安这些大企业撑场,或许损害不大,冲击不明显?

行走在八点半的街头,白天的腾腾热气还在漫溢,大概要等着入夜的清凉浸润其间,这乍到的溽暑才渐消散。怎么这夏天说来就来,气温说高就高了呢?北国之北,春夏模糊,不知哪里是暮春的归处,也不知何时是盛夏的开启。

看来自昨天风起云涌的周边地摊确实妨碍了街路的交通,远远看见两位交警在疏导随意停放的车辆。应该是摆摊的市民用来代步载货的私家车居多,否则平时也未见这么多车乱停乱放的景象。相较昨日,为时还不晚,有些摊位已经空了,要么生意冷落早撤,要么压根儿不再来了。看来地摊经济也不是当下活跃市场、刺激就业的万能药方,尚需因地制宜,因人而异。

国家的事情惦念不来,别人的事情操心不起,高校教师怕是本次疫情、本轮衰退波及最小的职业了,也会由此让人增添笃信与忠诚,放弃动摇与挣扎。而我,当以尽量热忱的态度迎接复工,当以尽量平静的心绪对待变局。毕竟,心有了地方安顿,人也就换了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