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

虞美人

我和小莫认识是很小的时候,说起小莫不得不提一下我的高考,记得初三的时候,小莫高中,是从农村寄住在城里亲戚家的,由于小莫从小学习好,所以家里托人把她送进市里上学,那一年,她高三。。。

我同等初三,我小时候只听姑姑谈论起清华和北大,印象中并无其他什么大学,这一年,小莫高考,成绩下来了,她回到农村,大家那的村庄全部被鱼塘包围了,冬天都要从冰滩上走过上学,夏天就要穿过鱼塘,小莫家有几十亩鱼塘,那天见小莫在家门口收拾刚从鱼塘里捕捞上来的鱼,她对我说,她报考了南京的一所大学,挺好的,说我要是考的好就上北京医科大学,考的不好就上本地大学。从此大家分道扬镳,只有在假期的时候才能见上面,说说话,每年都在那个小鱼塘周围。

预言

高考终于结束,期待已久的假期是漫长等待的,放榜这一天我在家等待,没有像别人一样或者古时候一样眼巴巴的等待,大家这个年代流行的是计算机俗称电脑,许多同学都堵在网吧门口,焦虑焦急的等待查询自己的成绩。下午三点左右,成绩出来了,我只关注录取分数那张单子有没有自己,并没有关注自己考了多少分,果不其然自己并没有考上,此时的小莫已大学即将毕业进入了大学实习阶段,而我却连大学的门槛都没有跨过去,可惜了待在县一中的重点班里,不过好在可以上不入流的本地大学,于是我就报考了当地的医科大学,学的是口腔医学专业,此时的小莫已然在上班的路上。广州,一个充满诱惑的魔都,一个大学生在广州有名的“绿珠集团”研究室里工作,其实刚开始不是这样的,刚开始是在车间做质检员,后来有一次听小漠提起过,她之所以能够有机会做研究是因为这家集团的高层都是自己的师哥师姐,以至于后来有被派往美国的机会,都因为后来的回来搁浅了。

这一年,我感觉命运有一双神奇的手在推着自己往前赶,小莫的命运从此分道扬镳。她在广州那边的发展受到了限制,此时的父母想让小莫留在家乡,说什么年龄大了,在外地找对象困难,无奈。。。。。小莫在家人极力地劝导下回到了一座现在可以说是美丽的“凤城”,当然这里与广州那样的魔都并不一样,这座城市里的人很安闲,没有南方都市的追逐感,但有的确实一点归属感,小莫在七大姑八大姨的 安排下换了一份好的工作,是在当地的一家知名医院里做交流生,短短交流了三个月就结束了,那一年,小莫28岁,在广州那样的都市这个年龄属于追梦的年纪,但在“凤城”里,她是剩下的打折的高价单品,唯一有的优势就是重点大学高材生,三个月结束,家人就托关系把她安排在了一家二级甲等医院药剂科,她转正了。我刚好大学毕业,多年以后我发现小莫是个预言家,我既然神奇般地上了当地的医科大学,没有考上北京医科大学。

遇见

回想起大学的生活,简直就是小莫一直带着我畅游书海,这是一种命运的假定,因为我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我发现和小莫给我推荐的一些读物有关系,命运再一次主宰了大家。

当时的医科大学在我这里不流行穿白大褂,不流行教科书,我穿的好多衣服都是小莫从南方带回来的,大家每一周都去图书馆,小莫给我推荐了许多台湾女作家的书,我看了之后明白,原来小莫的世界是在这些书里的主人公的世界里,我的大学就是在这些书中度过的,这一年我22岁,遇见书,预见命运。小莫回来之后变化很大,在许多人的撺掇下匆忙结婚了,结婚当天没有男主角,那一天,小莫穿着淡粉色衣服,头发挽起来,十分耀眼,看着就像出嫁的小姑娘,我随了礼之后就回家了,只是听说南方家十分有钱。不久之后的我就也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一家县级医院里实习,实习期是不给发工资的,小莫知道我从小父亲辛苦把我带大,就对我十分照顾,常常把她不穿的衣服拿出来给我,我也试着穿出了台湾偶像的风格,转眼间医院里的实习要结束了,我也试图想办法想要留在那家医院,不料关系和学历不够留不下来,隐约记得在小莫的影响下,考了两次公务员都以失败告终,记得小莫大学暑期放假拿着厚厚的一本公务员复习书看,我看了几眼发现自己对里面的题特别感兴趣,于是大学毕业就一直在备考,大家的命运后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从医院里出来不久就被分派到防疫站这种小单位,一直到后来我都是待在一个小单位里,没机会结识更多的人,那时候正好自己的高中老师在市直机关,就经常和她联系,一来熟,就从那个小单位调到了处级机关。回忆拉回了防疫站那年,那里的风气特别不好,有小三上位的,有下属和领导偷情的,各种百科都有,我在那里只负责办公室收发文工作,平时不和领导有过多地联系,同一年去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干了不到半年,突然有一天,所里发通知说全体职工开会,组织部里来宣读任命所长,在我的预期和大家的预期范围之内是陶卫国同志,我称之为陶所,后来发生的是就是此一干人的事情,陶卫国,副所长,大概40岁左右的样子,经常穿一件褐色中山装,说到这里不经就要提起偷情的事情,就在我去的那半年里的一天傍晚,我发现他的门没有锁于是就打电话问其下落,本人说是在车库,但后来具可靠消息称和疾控的老女人在一起厮混,其品行是在差到几点,组织部来那天,我耍了一个小聪明,没有去参会,但最终还是把我叫过去参加了任命前的谈话,当时的问题很直接,谁更合适当所里的领导,我聪明的回避过去了,据说这一次的干部竞选是公推比选,恰巧隔壁的美女主任也参加了,说起华琴这个人就不得不说她的美貌和才情,以至于我后来结婚都很感激她,并不是小莫,小莫不知道我后来的状况,干部公推必选的结果就在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公布了,那天晚上没有一点悬念,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认为是陶卫国同志,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鬼使神差的发生了大逆转,既然是那位美女主任,关于公推比选的风波并没有结束,有的说华琴运用的是美色,有的说华琴花大价钱,众说纷纭。我认识的华琴大概和别人不太一样,美丽,多才,很爱穿旗袍,爱写毛笔字,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女领导,同时华琴的厨艺惊人,这都是后来去她家里才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不仅这样,在华琴豪华的家中还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有一本书上面写着“华大美人”四个字,我和小莫猜想,一定不是她老公送的,可见华琴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就在华琴上任的第二天,我的苦逼日子到来了,华琴回忆说我当时傻傻的,丑丑的,于是就把我派到了最累最辛苦的岗位替代一个孕妇的工作,就在那一天,我认识了Mr徐,他的网名叫Mr徐,真实姓名叫徐立伟,徐是我认识的第一位男性朋友,以至于后来想发展成男女关系也没有发展下去,和我后来的一段病史大概有点关系,这一年,徐由指标性的进入了所里,最终成为一名正式基层干部,身份发生了改变,择偶标准也发生了巨变,当时省里要一篇征文比赛,我参赛了,不仅参赛了,还获得了几千人之中的大奖,这件事应该与我后来的经历有关,我和小莫没有提起,徐当当时对我好感十足,每次出去吃饭都带上我,还为我买单,当然这些都是小莫不知道的,就是那段风光的日子,小莫唯一的一段婚姻最终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无厘头的她家人说是与我一同吃饭造成的,至始我却浑然不追。小莫是净身出户的,当时大家还去了一趟九寨沟游玩,我隐约记得自己见过小莫所谓的男人,带她去健身房的时候见过,不知为什么,总有一股二代的气质,据家里人说,是因为两家条件差距太大,才没能走下去,小莫决口不提。离婚的小莫生活上有些拮据,因为是净身,所以什么都没有,然而小莫这些年也并没有存下什么积蓄,离婚之后最大的难题就是住的问题,于是小莫打算租房子,刚开始租的是一个单间公寓,不大,也就三四十平米,据说是资讯日报社的一个姐姐住的房子,后来搬家的时候我去过,再到后来,大家大家都决口不提这件事,大概是怕丢人,也怕自己难看。我是一个从来不过问别人隐私的一个人,关于小莫感情的事情知道的少之又少,故事还没有说完,小莫租的这套公寓价钱太昂贵,住了一段时间,就打电话说要换房子,那时候手头有点紧,想问我借点钱付房租,我和徐立伟的故事从此拉开了序幕,于是,就在下班的时候,我就趁大伙都走完的时候,向他娓娓道来了小莫的故事,并告诉他小莫是我的好朋友,想问他借点钱,徐立伟二话没说当时就带我去银行取了几千块钱给我,我慎重其事的告诉他这个钱不出三个月就还了,他却只说让我先拿着用,后来才知道,其实许多关系就是从借钱开始的。那天下午我就给小莫打了电话,告诉她钱已凑齐,给他送过去,。小莫的新家并没有以前那座公寓干净漂亮,是医院附近的一个老旧小区,虽然小区里的环境还可以,四季可以看到美丽的鲜花和树木,但楼道里总是充斥着一股卤猪蹄味,这与一个新台湾女性的形象格格不入,小莫并不是一个人住一座房子,而是和从新加坡回来的弟弟住在一起,前后我去过几次。

机遇

就在小莫安排下来的那一个月底,突然有一天接到通知,是市里打来的电话让我去市里工作的通知,我不知何去何从,但整个所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第二天要去市里工序,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搁谁头上都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就在那一天晚上,华琴给我安排了一场盛大的践行,来的都是几个基层单位的领导和几个同事,我却忙着应酬着徐立伟给我安排的晚宴,就这样我在觥筹交错中醉了,那天是小徐把我送回家的,最终大家这段美好的关系以我到更高的地方而无疾告终。

[if !supportLists]第二天,[endif]我穿了一件格子大衣打扮的超文艺去往市里机关,这家单位相比较我之前待的单位就高大上了许多,人物层次都是四十岁以上的退居二线的老干部,本身素质也高了许多,就在我去的路上就接到单位电话,说上级调研让我去写宣传报道,就这样我成了这个领域的小童星,那一年我24岁,然而我总是记得以前的单位,想起以前的小徐。走之前做过一次决定,向小徐表白却都没有成功,去新单位的不久就听说人家找对象了打算结婚呢,而那时的我正在为身份发愁,一心想要考公务员,因为工作和身份我失去了一段美好的相遇,当然,我自己没有意识到。说实话,就这样的单位是我这个农村姑娘几辈子也到不了的,一个大学生和久居这里多年的老阿姨打交道,自然要稚嫩了许多。我拿着人社部门开的证明第一站就到了档案房,上楼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提着红色提花暖瓶的阿姨接待了我,后来被称之为杨妈妈。办公室主任则是个正科级干部,直接把我带进了会议室,我听了省里的会议内容,用草稿纸小心的在上面写了一些内容,很快,会议就结束了。郭主任就把我又带到一个叫做财经委的办公室,从此,我就和那里的女人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我本人觉得在机关里玩的是心计,那种单纯快乐的时光在也不复从在了,来到这里,我隐藏了各种心思,小心翼翼的和每位长辈说话。然而最让我心心念念的,名气十分大的徐主任我却始终没有见过,后来徐老怪每次见到我都是我不在办公室,这里有一个很小的插曲要给大家说一下,这里的范主任是我最早认识的,是老猴带我见的,然而我来到这里之后,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的假装你不认识,我一来,原本想着秘书的岗位就是给我的,身份也可能被改变,可是不到第二天却从组织部里来了一个小秘书,后来还成为了我的上级,真的不服气,明明我自己把简历都给他们了,明明感觉好像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件事直到现在我都会耿耿于怀。说实在,我和徐老怪真的很投缘,以至于后来的故事都是他给我铺就的前沿,我匆匆茫茫完成了一一篇信息,很快就上手了,很多信息都被上级杂志采用了,发了好多稿费,期间还约过小徐吃过一次饭,但小徐均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大家在一起的要求,就在那时,我认识了展,展是我见过男人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富有才华的人,不知怎么的,他进了我的qq,我加了他的微信,就这样大家开始了,还有个搞笑的事,我一到市级机关,就有老女人放出话了,说我要做别人的小三,要是考不上公务员就有苦头受的,我确实如此受宠若惊,在一个处级单位尽然能够得到如此待遇,总归一句话,都是狗血的努力,在哪里,有徐老怪开设的文学讲堂,我每天被讲稿弄得不亦乐乎,真的很想念那段时光,每到征文比赛我就代表领导参赛,总是能够获得大奖。就这样名气中给我加了一点才气,我成了大家那个圈子里的小才女,姑姑给了我很多漂亮的衣服,把我俨然往哪方面打扮,追求者也多了起来,小徐才后退了,无意间他看到了我和展的对话,他放弃了,大家只是后来在图书馆里约过仅有的一次约会,看了一场两个人的影片,最后也无疾而终。

和刘展的认识纯属一场意外,就在微信一来生,而来熟,当时我正值复习考试公务员,几乎每天就聊聊天,在什么也没干,几乎连面都没有见。没考上公务员的自己还很自卑,好像不敢见面。但展的很多事情都告诉我了,什么先后找了两到三个,在一起了三四个约之类的什么都不说,大家之间更像是知己,不想情侣见面只为睡觉,大概是我把徐老怪的资料发给他给了一下,他才说自己的爷爷也是报社的总编,我当时最感兴趣的是兰州的《读者》,就以书信的形式给他讲了大学在餐厅卖杂志的事情,我修改了他空间里的古诗,大家就这样坠入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