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激情的人激烈地活 无激情的人认真地活

0ZACGXQE84.jpg

继续聊《月亮和六便士》。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推崇这本书?是觉得那种脱离的世俗,快乐地想飞起来的生活吧。

思特里克兰德先生快乐不快乐,我不知道,但是我每次读到这个名字,我都会非常无感和不快乐。阅读图得就是一个乐趣和快感,这书里的人名儿,都很洋气,都不像是中国人的名字,读起来总让我出戏,非常不爽。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外国小说里的人名,都非常中化的,比如郝思嘉和白瑞德,后来怎么就要求原汁原味了呢?想来严复先生提出“信、达、雅”百年有余了,但严先生把《天演论》翻译成先秦古文的那个样子也就罢了,但“信”和“达”实在无法成为译者的楷模。

倒是民国一些大家有一些半文半白的小情调,读起来挺有意思的。但时事造英雄,严先生的《天演论》成为一时彪炳,真的是各花入各眼,各人的幸福观不同。

从书里我看那个思先生未见得是快乐的,虽然他心有激情万丈,但追求激情的代价是世俗人的不理解和不认同。

人在社会中,与他人互动得到的尽是负能量,这样的生活未见得能多么快乐,所以他才会以嘲讽对白眼,以麻木对冷漠,久而久之,连和朋友相处也都是这样,抱着一团戒心行走在人世间,唯有心里创作的冲动和激情,是他暖心依靠。

但是有激情并不是活人的唯一依靠,更不是说明冲动与放纵的借口。

激情很刺激,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实现的过程其实是苍白。听到这话,一定有人跳出来反对,随便就能举出例子来:AMAZON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在演讲中说过,放弃高薪,去创立AMAZON,就是他“去追随内心的激情”。贝佐斯说:“不管你想做的是什么,你都会发现,如果你不能充满激情地去做你正在做的事情,那你将无法坚持下去。”

而且有科学家同样证明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会让人对工作更满意,工作表现也会更好。这当然是一个常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更好的结果。

但是举这个例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你要说贝佐斯?为什么你要说乔布斯?为什么你要说盖茨?而为什么你没有说你自己?

因为,还是普通人多么。

2014年,盖洛普咨询企业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他们对工作并不投入,其中很多人甚至说自己会“主动不投入”。在一项针对全球141个国家的调查中,表示不投入或者不主动投入的人,甚至比美国更多。只有13%的人认为自己是投入工作的。可见只有少数人能把激情和工作结合到一起。

看吧,磨洋工,洋人真的是在磨么。我不是偷换概念,用工作来替代激情,看到这个数据说明的不是有多少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而是表明这么多人都没有去追求自己的激情么,站在原地不动,一日复一日地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这就是普通人的常态。

58633F2281.jpg

也就是说追求激情虽好,可惜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像思先生那样顽固地抛家弃子离世索居的人,最终也是不得不到塔希提才能有两、三年的好日子好活。

而面对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国,很多人有激情和向往,却没勇气上路;有激情有勇气的人义气风发地上路了,但也只有一小撮人最终走到了理想国,这些人就是贝大神、乔帮主、盖首富……而其他陆续出发的人,九成死在走向理想国的路上。

说到这儿,似乎激情是不良的蛊惑,其实不是,有激情不是过错,控制不住才是祸害。

这里举一个国人的例子,他家有包办婚姻,人在德国留学,遇到一见钟情的女子,还是心心相印,这接下来的剧情应是如何呢?休妻弃子再结良缘,从此学业与爱情齐飞,人生得到圆满,岂不快哉?

回国就意味着他将陷入不幸福的包办婚姻,学术前途也非常迷茫。他决定先回国,处理好家庭再回欧洲。但是回家一看,境况已经非常凄凉:一手带大自己的叔父年迈多病,不能工作;十年不见的妻子衰老了很多,十年来老妻含辛茹苦独自抚养一儿一女。

他决定留下来,不再回德国。

“我马上忍痛决定,不再返回欧洲。我不是一个失掉天良的人,我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必须承担起来。”

那段异国情缘从此终结,一直到老,他与她再也没有再见面。

他,叫季羡林。

所以,分清什么是激情,什么是冲动这才是出发的根本,合理释放激情,并扛得过漫长的追求过程才是王道。思先生那种激烈的活法儿未见得适合所有的人,无激情的人认真地活着也是一种境界。读罢掩卷细思量,我不会因为那么多名家推荐,就要推崇和认同思先生的做法,更何况那么难记的一个名字,实在给他的印象增加了负分。

D0CF88F6A7.jp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