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月华玉明,缘定今生(六)

连载小说-----月华玉明,缘定今生(六)

编辑/寇寇

编辑/寇寇

十五的月儿十六圆,这个夜晚,国师府内上有高空圆月,下有美灯满园,加上美景,美酒佳肴可真所谓写意人生。


欧阳月华一边品酒一边看着正在给欧阳轩讲酒的酿造之法的上官玉,心中动容,看来他也属于世间一俗人,终究逃脱不了深陷情中。如果此生不是遇见她,他会不会一个人孤老终身?


从小活在朝堂,后宫女人的争斗中,虽然,曾经也因为斗争让小小的他背负了害人性命的恶名,所以,他讨厌男人女人满足欲望之间的纷争。


他原本以为今生可以逃离,从此自在逍遥一生,但是,终究逃脱不了命运安排,人生该面对总要面对,若是为了今生与玉儿重逢,那这杯苦酒他愿意品尝,愿意守护她一生。


就在这时,上官玉说:“月华兄,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说男人和女人是不是睡在一起会怀孕?”


这一问,欧阳月华倒还淡定,可是,欧阳轩,直接一口酒喷出,然后笑着说道:“上官兄,这么小儿科的问题,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


上官玉答道:“让皇上见笑了,草民是真的不知,因从出生就未见到生母,父亲又因家中妻妾太多,加上常年都在外做生意,所以我都是在兄弟姐妹和父亲的那些女人排斥嘲笑中长大,所以很多事,我虽在书上知道过一些道理,但是,不知不懂的却更是甚多。”


欧阳月华瞪了一眼欧阳轩吝惜的说道:“玉儿,以后有我,我会慢慢的把我知道都教授给你。”


欧阳轩尴尬的说道:“上官兄,刚刚出言不慎,勾起你往事,请勿见怪!你问的这个问题简单,就当赎罪,回头我给你寻来一本书,保证你看完什么都明白了。”


欧阳月华气的说道:“有我教,她不需要。”


上官玉一听急了,这样的事情,最好,自己弄清楚,连忙说道:“不敢劳烦皇上,皇上只管告诉我书名,我自己抽空寻来就可。”


欧阳轩不顾某人黑着的脸,继续说道:“举手之劳,不麻烦,对了,上官兄想知道此事,莫非是有了中意的女子?或者是一没控制好已经把人家女子给睡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上官玉瞟了一眼欧阳月华红着脸说道:“不是,不是,就是想只道随口一问。”


欧阳轩不死心继续问道:“那上官兄喜欢怎样的女子?男人嘛,以后总要有一个家,有一个人一起生儿育女,携手到老。”


此刻欧阳月华也想听上官玉对此问题的回答,所以同时和欧阳轩一起望着上官玉,等她回答。


上官玉,看着天上的月亮又有开口说道:“我未曾想过,要与他人共度一生。人生多变,可这世间唯有感情太过容易多变。


不说他人如何,就说我的母亲,在遇到父亲的时候,父亲也曾山盟海誓的说娶她回家,给她一生爱恋荣华。


可是,娶她回家后又如何?还不是就只把她安置在一处,记起来就去看看,记不起就一切有她自生自灭。后院,女人的战场远比男人真刀实战可怕,母亲为能保我安全出生,受尽了委屈和折磨。


也许知道不能看我长大,所以,早早就留书信给我,希翼我长大成年后,能想法逃离那个家,也远离世间的情感和欲望,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幸福一生。


而我在长大的过程中也体会到了,所谓荣华富贵的大家,也不过是表面的荣华,里面的人都是带着面具伪装着嘻嘻哈哈,其内心深处早已经都千疮百孔,化脓生虫,相互恶心,相互提防和伤害,太过可怕。如果可以,我宁愿一生一个人行走天涯,自由自在,无牵无挂。”


话说完一口酒喝下,面对他们二人说了声见笑,便不再说话。


欧阳轩说:“好一个,‘一生一个人行走天涯,自由自在,无牵无挂。’你的想法和我皇叔的怎么一样都能这么自在放下。而我,注定要在以后的人生里辜负它人,同时为了天下辜负自己。一生使命,不得已,放不下!


你说,你要是女子,多好啊!那样就可以嫁给我皇叔,可以一起堵住这世间悠悠之口,携手行走天涯,这样,我皇祖母她老人家也可以放心的安度晚年啦!”


欧阳月华笑着说道:“你小子,今晚就最后这句话,还像句人话,时间不早了,快去回宫吧,别让你皇祖母担心。”


欧阳轩走后,上官玉还在桌前一个沉思。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上官玉一直在想,刚刚欧阳轩说的这道是一个好办法,直接说道:“月华兄,你若真的不喜欢女子,喜欢男子,想要找人打掩护,堵住众人之口,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欧阳月华此刻假装苦恼的说道:“玉儿,此话不假,这世间大众之人就是难以接受别人的与众不同,并喜欢以此为借口对你各种打压。可是上哪里去找那样的女子,愿意下嫁,帮我呀?”


上官玉想想,是呀,她上官玉也是一个女子,如果一生一个人行走天涯,难免造世间人的非议和打压,如果可以,刚刚好她可以和月华兄相互合作一把。


想好后,上官玉就对欧阳月华说,她去就来,让欧阳月华等等她。


欧阳月华一直都知道,上官玉是很美的,但是,此刻看着,踏着月光和灯光而来的白衣女子,他就感觉自己此刻做一场与仙子相遇的梦,虽然,他从来都沉迷于女色,此刻他却无法不对她心动。


欧阳月华假装吃惊,问上官玉为何会是女儿身?上官玉,也把她以前的无耐都统统说于他。


最后对欧阳月华说道:“月华兄,你我都是无心儿女情长之人,可是,这世间却很难容下,不如大家就结个伴,表面大家是夫妻,私下大家互不干扰,如何?”


欧阳月华继续假装苦恼说道:“可是,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为什么一定要以结婚堵住他人之口?再说,这样对玉儿也不好啊,万一玉儿以后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人家嫌弃你怎么办?”


上官玉急忙说:“大家不是今天说,要一起合作开酒楼了吗?那就难免以后一起进进出出,不管我以男子和女子身份,但是始终这样对你我二人都不好,而且可能还会影响大家的生意,你说对吧?再说以后说不定大家还可以一起外出游玩,或者各自游玩,都不怕遭人非议,其实大家可以考虑一下。”


欧阳月华沉思半刻说道:“玉儿,说的我怎么感觉都是我吃亏些,你看我本身就不缺钱财,好名誉也早就不存在了,至于游玩嘛,皇上现在也成年了,可以自己管理朝堂了,我可以随时起成。罢了,为了报答玉儿的救命之恩,也为了能让我母后放心的安度晚年,那就尽快抽个时间把婚礼办了吧!”


上官玉一惊:“尽快?为什么要这么快?不好在斟酌考虑一下?还有我之前还嫁给人呢?万一别人口杂乱说怎么办?”


欧阳月华笑着说道:“尽不尽快我无所谓啊,但是,玉儿你感觉开酒楼的借口是国师送自己爱妻的礼物好呢?还是让别人疑惑我缺钱或者造谣其它,和别人合伙好呢?


而且玉儿不是也想酒楼能快点开张,这样,早点赚到钱,去游玩吗?至于你以前的事,我自然会安排好的,你不用担心。”


听欧阳月华这样一说,上官玉便点头答应,让欧阳月华安排。



编辑:寇寇,现是龙8官网优秀编辑。拥有个人微信公众号:【读书写语】。80后自由撰稿人,现有自己的事业。读书写语,写人生故事,只为自己的人生能活得更加从容淡定,让自己后半生面对生活更加美好清明同时,也能为大家带去心中美好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