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说再见却再也不见

每次想提笔写你,发现你总是安安静静地,舒展在我记忆的海洋里。不忍打扰。

时隔二十多年,通过网络找到大家曾经的班级群,也从班级群里找到你,那一刻,我老泪纵横却装作云淡风轻。

一句,老同学,你好吗?之后满满的伤感,当然还有温暖的画面在眼前浮现。

那一刻,恍若隔世。

由于我刚加入同学群,用的是网名,你不知道我是谁,于是问,你是哪个兄弟或是姐妹?

我轻描淡写,??,不知道你还记得不。是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早忘记我了。

没想到你像个孩子似的,说,天啊,我的同桌!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你啦,久违了!

你知道吗,我在屏幕的这端也早已泪眼汪汪,你还记得我!

然后你也是欣喜若狂,说自己平时几乎不看QQ,没想到那晚无意刚打开,就看到我发过来的信息。没想过此生居然还有我的消息,太幸运了。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问,你现在怎么样,你简单说了你的工作,然后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山东。而你,在新疆。

我脑补了一下地图,山东,新疆,正好一个在大公鸡的鸡胸,一个在鸡尾巴那儿。相隔万水千山。

你说我一定过着很幸福的生活。其实,我那时特别痛苦,可我只能说还好。你听了特别开心,还祝福我一直幸福下去。

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感动,也跟中学时代很要好的几个同性朋友联系过,她们虽然也很惊喜,却总有点见色忘友的感觉。不像你,还像二十多年前的老朋友。

隔着屏幕感觉你依然是那个清爽腼腆的少年。有着大高个的你却像大家闺秀一样温婉如玉。

那晚你说你很忙,省里领导去你们那里考察,你要做对接工作。等以后好好聊聊,以弥补这么多年的遗憾。

于是你很快留下你的电话号码,也要了我的电话号码。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心里面海浪翻滚。这么些年无数次想象着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最多想的是你幸福吗,像你品性这么温良的人,一定会是幸福的。

而你的字里行间,也透露出真心希翼我幸福的温暖。没有半句暧昧,只是让我感到温暖。

结束聊天,我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记忆里的那个少年依然美好。

思绪回到高中时代,漫天飞舞。

刚上高一没几天,因为你的近视眼,老师把你调到矮个子我的身边。因为刚开始不熟悉,我很不习惯男生做同桌。记得班主任还跟我说抱歉。因为其他女生都没有男同桌。大家俩都是慢热内向的人,当时你像个大姑娘,特别容易脸红。刚开始几天你需要从我后面回到座位,总是不好意思开口,就红着脸在那里等着。我发觉了以后也不说话,站起来等你过去再坐下忙着学习。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才渐渐熟络起来。慢慢地,话越来越多。大家俩的嗓门音量都不大,每次说话看起来都像在说悄悄话。而且大部分都是在探讨学习方面的问题。我数学不好,而你是数学尖子生。我文科成绩好,我羡慕你数学学得那么轻松还那么好,。你说你也羡慕我,作文信手就来。你的作文像挤牙膏,写起来特别困难。

所以大家在学习上成了最好的搭档。

慢慢其他女生都喜欢逗你。而你,老是躲着她们。大家都说我俩乖乖的,也怪怪的。我顾不得理会。因为我是从穷乡僻壤来的土包子,母亲为给我争取上高中的机会付出实在是太多,我要全力以赴。你说你挺感动的,也很拼。所以无论同学们有着怎样暧昧的眼神瞄向大家,大家就当没看见。

每当教室里后面飞来粉笔头砸向大家的脑袋时,我这才想着,可能是脑袋离得太近了。可大家真的是在讨论问题。

对你有好感的女生要跟我调座位,说你理科好,能帮助她们。其实我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换了座位,不换怕别人说闲话。离得不远。但是过了不久,你把座位又调到我的桌子旁。我问,干啥要调回来啊,你说,哎,她们废话有点多,受不了了。我在心里想,我要是男生,我得羡慕死你啦,一群美女围着你转。

大家继续着充实紧张的高中生活。偶尔也相互聊聊自己青春的迷茫。同学们偶尔的打趣,调侃,都成了单调紧张生活的调味剂。

高二文理科分班,理科突出的你却选择了文科班,因为老师说原来一班和二班还是作为文科班,想学理科报名后从原来的班级分出去另组理科班。因为大家是二班,所以还留在原来的班级。但是大家不同桌了。班主任说大家可以自由组合学习搭档。你找了个我初中时的同乡,就坐在我后面。

我的同乡也是个活泼开朗的清秀男孩,经常会开大家俩的玩笑。那时的你已经不再脸红,而是装模作样要打你的兄弟。我就间歇性耳聋。

有时候晚自习停电,大家为了节省蜡烛,会把前后四张桌子并在一起写作业。突然,我的新同桌嘿嘿一笑,我一抬头,迎着了她的暧昧眼神,就啥也不说了,低头继续写作业。而你的新同桌,我的同乡,就干咳两声,表情诙谐幽默,冲着我那新同桌说,干啥呢,不好好学习。

大家虽然不同桌了,但是大家依旧会频繁讨论学习问题,在你帮助下,我的学习超过了你,高考成绩也超过你不少。

高考结束后的一天,你去送你的好朋友,也是你高二高三的同桌,我的初中同乡。你和他话家常。而大家,一句话也没有,没有悲戚,没有道别。高中毕业后我没能上学。

从此,天各一方。

从此,大家再也没有彼此的音讯。

直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才得知你远离家乡,去了新疆,成了一名大学老师。而我,高中毕业后辗转南下,去了广东,又北上山东,漂泊无望,把自己给随便打发了。

没有风光,只有一脸沧桑,外加一地鸡毛的日子。

然后我告诉你,我很好。

虽然在网上久别重逢时,你说一定要好好聊聊,弥补当年的遗憾。但是,从那以后,大家再也没有联系。任凭我天马行空的想象,也只是想象。尽管大家握有彼此的电话号码,却从未拨过。

少年的你,终究是远去了,他适合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回忆里。我不忍打扰,我相信,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