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记》【55】爱恨难辨

卡洛依吓得不清,展眉倒是没想这么多,她比谢峦“中毒”得早,因而恢复也快,已无不适之感,疑心那所谓“毒药”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真毒药。

再加上刚看了一出活生生的香艳戏码,仍未过瘾,便示意卡洛依“稍安勿躁,好戏继续”。

谢峦确是沉得住气的人,此刻他还不能判断柔和娜的毒药是真是假,便干脆坦然处之,道:“既然你要与我同死,你我死之前,难道没有话要问我么?”

柔和娜紧咬着唇不说话,谢峦却开了口。

他问:“你是不是想问,我到底爱不爱你?而我哪怕有是一点点爱你,你也愿意为我粉身碎骨、无怨无悔?”

柔和娜的眼泪夺眶而出:“谢峦,你真过分!”

她设计了种种,想要他着急,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着急,反倒噎得她不知如何是好!她真是有点恨他了!

谢峦笑了起来:“你开始恨我了。对不对?我早让你恨我呀……”

柔和娜不等他说完,抹了把眼泪,竟是头也不回地去了。

谢峦还不消停,提起柔和娜适才抛下的单刀,追到门口叫道:“柔和娜,你的刀!”

柔和娜没理他,径直地去了。

谢峦收了笑,回到帐中,替展眉解开束缚。

展眉道:“你真的很过分呢!她是多好的姑娘,说什么下毒,在吓大家而已!”

谢峦道:“是啊,好姑娘不该与我这么过分的人混在一块。”

他扶起展眉,瞄了瞄泪水未干的卡洛依:“丹心旗前面还热闹着,你们快从后门走吧。”

展眉道:“你为什么会在丹心旗?不危险么?小呆……”

谢峦微笑着打断了她:“你的问题太多,真回答起来天都要黑了。我只回答你一句,小呆兄弟脱险不难。”

展眉还想说什么,谢峦道:“至于其它,若有机会我再向你们说明。”他摆摆手,不欲多说,拽着展眉的胳膊肘儿就往外走。

展眉还想说什么,谢峦道:“虽然丹心旗的大队人马都去见圣女了,可不代表大家什么人都不会遇见。

“另外,柔和娜跑了,也不代表她不会改变主意。所以,如果你的目的还是救这位如花似玉的新娘,最好安静地随我走。”

无可否认,他说得对。展眉只得将一肚子的问题全吞了回去。

把展眉和卡洛依送至丹心旗外,谢峦拱手辞别,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留在丹心旗的原因依然只字不提。

展眉见他还提着柔和娜的刀,问道:“你是要亲自去还她么?”

谢峦脸色微变,避而不谈:“你还磨蹭?”

“你真是个谜。”展眉说。

谢峦坦然受之,笑了一笑,向丹心旗深处遁去,很快消失不见。

展眉不敢再耗,拉着卡洛依匆匆逃离;一路上不时停下来做个记号。

与小呆商量如何助卡洛依逃婚时,小呆特地教了她一种他一定能认到的记号。

当时他说的是“以防万一”,可现在看来,他早就计划好由自己和绿岫引开丹心旗的主要力量,让展眉带走卡洛依。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