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实验:无休止的自杀

01

“你确定自愿参与这场实验?”

博士推了推金丝眼镜,把手里的合同递给我。

我伸手接过,洋洋洒洒写下三个大字,“好了,送我过去吧。”

“实验尚不稳定,也许这一去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在乎。”

我将身上的纳米服理了理,头也不回地踏进了机器。

只听一声“实验一号准备就绪”,我的眼前就已变成一片黑暗,耳边全是嗡嗡声。

我屏住呼吸,一定要成功,一定要。

02

舱门打开的一瞬间,阳光照了进来,刺的我有些睁不开眼。

林楠,我来了。

还是熟悉的街道,还是同样的日子。

我一路小跑到家,隔着门就听见里面男女的欢笑声,那声音很耳熟。

“林楠,嫁给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秋秋,遇见你才是我的幸运。”

秋秋?那不是我的小名吗,难道……

我在门外一直听着,直到听到离门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才躲了起来。

“早点下班,我在家等你。”

那个我笑着送林楠出了门,然后关上门回屋了。

我冷笑着抽出别在腰间的匕首,左手拿着背在身后,右手敲门。

“怎么了,忘拿什么东西了吗?”

那个我笑着开门,在看到我的时候一脸惊恐,都忘记了尖叫,就那样愣愣的看着我。

我冷笑一声,扑过去捂住她的嘴,一刀插入她的胸口,“从今以后,我来替你照顾林楠。”

那个我一直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连挣扎都没有力气,最后闭上眼,整个身体倒了下去。

03

我把她拖到后院,把尸体埋在地下,寻了些香水喷了喷,掩盖浓郁的血腥味。

尸体嘛可以慢慢处理,但我现在只想等林楠回家。

我轻车熟路地走到我的房间换了身衣服,又把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开始着手准备晚餐。

约莫傍晚了,我听到开门声,我知道是他,他回来了。

林楠走过来将我一把抱住,“工作了一天,累得不行,怎么一看到你,就觉得一点也不累了。”还用头蹭了蹭我的脸。

我只感觉心跳到嗓子眼,喜悦盖过了杀人后的担忧,“饿了吗,我准备了晚餐。”

林楠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真乖。”

他走到桌旁看着这一桌子菜,一脸不可思议,“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这卖相还都不赖。”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愣在原地,没来由的生了逃跑的念头,脚却像黏在了地上怎么也迈不开腿。

“点的外卖是吧,小笨蛋。”林楠忽地一笑,起身拉过我在他身旁坐下。

我故作镇定:“是……是啊。”

躲过一劫,看来日后还得更加小心,不能让他看出破绽。

吃完饭,林楠抱着我窝在床上看书,这是我幻想过很多次却从未得到过的。

我紧紧环住他的腰:“我真的好喜欢你。”

林楠合上书,睡了下来,四目相对,满眼深情:“怎么了?我也喜欢你,喜欢了好多年好多年。”


04

他睡着了,我一夜无眠,我的眼睛怎么都离不开他的脸。

这是我日思夜想的男人,他如今就躺在我的身旁,他爱我,他是我的丈夫。

“早点回来。”我亲了亲他的脸,目送他离开,然后关上门。

我翻看着那个我的日记与相册,看着她与林楠的点点滴滴。

我很感谢她,替我得到了林楠,可她,不得不死。

我起身出了门,买了些盐酸与硫酸,后院的尸体得处理。又不能抛尸,这会让警察盯上,所以,我只能用王水将尸体溶解掉。

回到家看了看时间,四个小时足够了。

当开锁声再次响起时,我已经和个无事人一样在厨房里捣鼓着,“回来啦,我在网上学了做菜,这次是真的亲自下厨哦。”

只感觉身后的人越靠越近,然后用手将我抱住,头埋在我的肩膀上。

“我好想你。”

我听着只觉得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甜的不行:“这才分开多久呀。”

“很久很久了。”

林楠眼色一暗,这个很久,是真的很久了。

“马上就好了,去那边等着吧。”

我推了推林楠,虽然我也很想让他多抱会,不过来日方长不急一时。

林楠坐在餐桌上,打量着在厨房忙碌的小女人的身影,眼里的泪水不自觉滑落下来,喃喃自语道:“秦冉秋,我终于,找到你了。”

“开饭咯。”我端着菜出来,林楠还是那么温柔的看着我。

05

就这样,满心欢喜地和林楠生活了一年,直到一阵敲门声,彻底打破了大家的平静。

我跑去开门,几个警察站在门口,“这是林楠先生的家吗?”

我忙点头:“是啊,我是他的妻子,请问有什么事吗?”

“前几日在青山公园发现了一具男尸,经查验,死者正是林楠先生。”警察一边说着一边朝房里走。

我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林楠死了?那这个林楠,是谁?

我忙跟着进去,林楠正好从房内出来,警察一脸活见鬼的样子:“请问你是?”

“这是我丈夫林楠。”

我回答道,又想到那个实验,他们一定知道我成功了,那么实验又怎么不会继续下去,但,为什么会是林楠。

“请跟大家去警局走一趟,大家需要查你的身份。”警察很快稳了心神,直接就要带走林楠。

林楠也不反抗,任由他们将他带走,临走时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

安心?我如何安心?

很快林楠就回来了,我左手拿着匕首背在身后,坐在凳子上看着他,“你究竟是谁?”

“秦冉秋,你想什么呢?都检查过了,我就是林楠。”林楠一脸镇定。

我冷笑一声:“你又是实验者几号呢?”

不待林楠回答,敲门声又响起了。

我坐着不动,手里的匕首却握得更紧了。

林楠去开的门,我看清了来者的脸。

是我的脸。



编辑/季扶苏

原创首发于公众号【行锦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