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驴们——我只知道故事开始了,我却无法预料故事的结局(3)

泰戈尔有句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诚然如此。人这一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会陪大家走过人生的某一阶段,然后在某个时点突然离去,从此,江湖不再见。

基本上,隔一个月又有同学接棒了,一棒一棒自然而然的传了下去,时间很瘦指缝很宽,一个不留神就快过元旦了。

老大彩虹有个很好的想法,元旦放假谁要是有时间,想去雪乡玩的就结伴而行。

发到群里还有一个想法,不希翼同学之间产生矛盾,跟谁近了远了的,影响同学的团结心生嫌隙。

源于这个初衷,就在班里的群里就发了,了解一下有喜欢去的大家一起出去走走。

把去雪乡旅游的消息,发到了班级群里有了回应。

男同学大管家王岩说了一声,如果要还有男同学去,他一定会积极参与!

女同学,大家平时在一起吃饭的,有几个回了,也有说有事去不了。

其中女生a表现的很积极,单独跟大家老大彩虹联系的,自己打包票说一定去。

我当时就把回老家的车票发到了班级群里,很遗憾去不了了,又补充了一句,下次有机会再同行。

后来听老大彩虹说,她看见s在微信上没动静,她俩家离得近,平时交往的相对多点,怕落下她,就私发了一条信息给她,问她去不去?

结果石沉大海,20多天后回了一条,她才看见。

跟她像入党宣誓一样正装其实打包票的a,看到群里通知:两天行程,在那住一宿,团费415元时,跟老大彩虹说她不去了,坐车时间太长又不想去了。

老大说,雪乡那也没太多娱乐的,就是晚上看看夜景,白天玩玩雪爬犁,滑滑雪圈,穿越雪场,时间长也没啥玩的。就没再多说啥。

后来就取消了。

现在回想起,她俩的做法一点都不奇怪。

先说a,每次小聚通知她无一次缺席,在别的同学请吃饭的席间,她提酒时噼里啪啦的连珠炮似的说了很多"我一看这情景就是大家轮着请吃饭呗……"。高情商的人,有些事情是看破不说破。

言外之意,她家孩子今年毕业了,油田也没往回签,心情不好,也没心思张罗酒局,大吐苦水,说自己的痛苦,自己的泪,满腹的牢骚除了抱怨就是抱怨。


其实2015年同学四家孩子都是这年毕业,情况也都一模一样,我家女儿也在其中。

抱怨和牢骚只能徒增烦恼,于事无补,政策说变就变,大家无法改变。

能改变的就是面对现实解决问题,根据自家孩子的所学专业,或者特长去开辟新天地。

不能跟天塌下来似的,孩子该找工作找工作,生活还得继续往前走嘛。

不免让人多想,每次来吃饭,笑的比随都开心,笑容比谁都灿烂,一次也没缺习过?

此处可以画个问号,同学一场点到为止,一切尽在不言中,大家都轮一圈了,她一直没张罗过。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s,她是大家工资的二倍,尽然要和大家另外一个女同学合伙请吃饭,被那个同学拒绝了,后来一看轮也该轮到她了,才请的。

其实大家在一起图的就是一个乐呵,请不请都无所谓开心就好。

话就此打住

后来a觉察到很长时间没人张罗酒局,还打电话问过别的同学,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是不是你们偷着聚了。

此时亡羊补牢还是不完的,但她没有做出积极的回应。

别等到隆冬才想起春风,别等到失去才知道珍惜。

既然情深缘浅,不如聚散随风吧。

你们曾经来过,而大家从未忘记。

大家皆凡人,没有一双卫星探测仪的慧眼洞察人的内心,读懂内心深处的声音。

不做难为自己也难为别人的事,凡事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现在回想起来出乎意料的,给大家成立驴群埋下了伏笔。也成了大家不再往来引线中无足轻重的那一条,悄无生息的自生自灭了,没有仪式没有礼炮。


毕竟,站的高度不同,看的风景不一样,站的立场不同,看的角度也不同。大家无法感同别人的情感,更无法身受别人的经历。

大家处理所有棘手的事情,全程都是站在别人的角度,为别人考虑,知道的和看到的,之所以保持沉默,就是给别人留足了余地。

大家能确认故事开始了,却无法遇料事情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