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鱼

小孩子的内心世界,纯洁,善良,这是原生的。我至今就清楚记得,我小时候因一条鱼而引发的善心故事。

故事发生在我七岁时的一天上午九时许。

头天晚上,暴雨下了一夜。

这场雨下得骇人,天似乎被戳漏了,只听那瓢泼大雨打在屋顶,哗啦啦地响个不停。一整晚,我几乎都在惊惊乍乍中度过。

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中我被姐姐摇醒," 起来起来,等会你和妈还要到二爸那里去。"

"雨停了?"我睁开惺忪的眼晴问姐姐。

"停了,起来吧。"姐催我。

我抹了一把脸,漱了漱口,喝了一碗菜稀饭,吃了一个玉米窝窝头,便和母亲出发上路了。

雨似乎还未下透,天上阴沉沉地,一片片各种型状的云飞快聚积在一起,倏忽间又随风而去。零零星星的雨滴打在油纸伞上,滴嗒、滴嗒,不疾不徐。晨风习习,吹在身上,凉丝丝的。

我和母亲走了约一小时,来到县城外的318国道上。

国道柏油路被暴雨冲刷了一夜,此刻显得黝黑如缎、光光亮亮。路边沟渠中,水流湍急,裹卷着一些枯枝残叶,匆匆向岷江奔去。

母亲在我前面,一路上心事重重,默默无语。我穿着短裤,手提布鞋,打着光脚板跟在后面,紧紧相随。


那个年龄的我,童趣十足,看见路面有清亮的积水,便会跑上前去,踩几脚,溅得水花四起,然后才跑着去追母亲。

走了一段路,母亲突然惊喜地叫道,"魚!儿子,快看,这里躺着好大一条活魚!"

我往母亲指的地方一看,果然,一条又大又肥的鲤鱼,鼓着亮晶晶的双眼,在靠小沟边的柏油路上"啪啪啪"地扑腾。

母亲轻手轻脚走到鲤鱼身边,慢慢蹲下,然后用极快地动作按住它,急呼,"儿子,快,把我裤兒里的手绢给我!"

没想到,平时斯斯文文的母亲,此刻动作那么敏捷,瞬间就用手绢将鱼包紧、打结、提起。

看着这条鱼,一路上都在沉默的母亲,脸上漾起了笑容。

我也十分高兴,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它肥肥的身子。它尾巴一翘,腰身一弓连蹦了几下。然后,用它凸起的眼晴,无助地盯着我。

我突然心生恻隐 : 这鱼好可怜!

"妈,这条鱼大家不能要。"

"为啥不能要?"母亲觉得我的话很奇怪,停下脚步,一脸的不理解。

我说了个吓人的理由,"这条鱼是鬼变的!"

"乱说!啥子鬼变的!"母亲一脸愕然,喝斥道。

"妈,我不是乱说的!鱼都在水里游,它不是鬼,怎么会在柏油路上?而且,柏油路又没水,它咋没干死?"我的理由很充分。

母亲笑起来,"昨天下了一晚上的暴雨,这条鱼可能是被上游暴涨的河水冲到路边水沟中,然后又被冲上柏油路上的。至于没干死,也许是它被冲上来的时间不长。"

母亲说完,提着鱼继续往前走。

我赶紧追上去,拽着母亲的衣角不放,边走边说 : "它是鬼变的,您把它放了吧,放了吧。"

母亲见我如此固执,生气了, "儿子,我不明白,你为啥始终认为它是鬼变的?"

"我看过小人书,听过一些鬼故事,鬼会变鱼!"我说得理直气壮,振振有词。

母亲一听我的回答,哭笑不得,"你这个瓜娃娃啊,那些都是神话,咋能当真?你这小脑瓜里,咋个装了那么多鬼啊神的?"

她叹口气,接着说 : "妈一个人挣钱供全家人,难啊!现在放暑假了,送你到二爸家里去,就是为了节省你一个月的口粮,让家里轻松一些。二爸这样帮大家,大家总不能一点礼物都不带去吧。可是妈身上这点钱,若给你二爸买了东西,就不能给你瘫痪在床的外婆买药吃。所以,妈一路上都在愁这件事。"

母亲看着手中提着的鱼,欣慰地说,"今天运气好,暴雨帮了忙,给妈送来了这条鱼,有了它,送礼、买药的问题都解决了,你说是不是?"

按理,母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该听她的才对。


可是,这条鱼好像与我有缘,黑黑亮亮的眼睛一直惊慌失措地盯着我,嘴巴一张一合,似在恳求 : 好心的人,放了我吧 ……

我的心软了一一我不想它死!

"妈,我知道家里穷。可是,您看它的样子,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可怜兮兮地急着想回家,大家放它走吧,妈,求您了,回家我就把收集的牙膏皮卖了给外婆买药,行不行?"

母亲看了我一眼,沉默片刻,不说行也不说不行,抬脚就走,脚步比之前还要急。

我紧紧跟在她的后面,鼻涕泪水一起流,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妈……妈!您别走那么快,您把它放了吧,求求您,求求您了好妈妈!"

我就这样跟在母亲身后,不停地念着哭着,哭着念着……

母亲也许被我念烦了,也许心疼我了,也许……总之,她动摇了,"唉……好了、好了,妈听你的,你拿去放吧。"

我擦掉泪花,从母亲手中接过鱼,赶紧将它放到沟里 。

它游走了。

我看着它,笑了。

母亲用手指戳了我一下额头,说了一句,"你真是个善良的瓜娃儿啊!"然后,"噗嗤"一声,也笑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