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底层生活(3)卖西瓜

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若是在三十年前,我会跳起来说,太对咧!

可是,三十年过去了,生活把我打磨得一点棱角不剩。我成了光滑溜圆又透明的玻璃球,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到处乱滚。

大家老板今年五一大发慈悲,给了两天假。昨天用来收拾整得像狗窝的家,今天我又滚去去卖西瓜啦。

孩儿爹开着大货车,一天中在几个小区门口来回跟城管打游击。

我下午两点多去找他,然后他分给我十几个西瓜,然后开

着车去别的地方卖。

第一次做小商贩,看着别人审视怀疑的目光,我的手都没地方放似的,不一会儿就出汗了。偏偏又因为急着去卖西瓜,孩儿爹走的时候又忘了给我零钱和方便袋。

急得我手忙脚乱,折腾了好一阵子,一个多小时卖了十个西瓜。但是,接着的俩小时一个也没卖出去。

这个空挡,我的确是在不停地看着小区门口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当然也在不停地望着远方。诗,是没有的,焦虑不安倒是一大堆。看看有没有人来买我的西瓜。

经过一波又一波的失望之后,偶尔扒拉下手机,原本以为买西瓜的时候,要是没人来,就临时记下点灵感。真到这时候,根本没这心情,好不。拍个照片视频,当时也没顾得。光想着有人来问,我得赶紧去招呼。

还得躲避城管,他们天天来赶大家这些小商小贩,说是影响市容。卖这些东西利润太少,要是能开个超市卖,谁还愿意到处摆摊,像野狗一样被赶来赶去的。

今天还碰到有退瓜的,有一个瓜确实是不太好,换了个给他。还有一个也说瓜不好,说皮厚,不熟。也许这次的瓜品种的缘故,顾客硬说不熟,已经切开了,要求再换一个。孩儿爹性子急,就跟人吵起来了。很考验人的。我一直嘴笨,不太会说话。只好在中间劝架,我也相信那人不是恶意的,就是觉得熟瓜肯定不是这样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总算了结了。

看来我这人的心理素质不好。觉得卖西瓜也很麻烦。而且我从四点等到六点,来往的人群和车辆渐渐少了,想着家里还有俩孩子,只好打道回府。还要做饭给她们。要是光我和孩子爹吃饭,就简单对付下得了。

街边的风景都是人为制造的,看上去挺美,但是与我无关。没心情,已经晚上六点多了,俩神兽在家不知道造什么反呢。

回家忙活完,孩子爹也回来了。吃过饭孩儿爹说好几天没睡个安稳觉,去补觉。俩崽子大概是因为酒足饭饱(不对,小孩子不喝酒),心满意足,对着手机里劲爆音乐,在那儿狂魔乱舞。

今天的卖瓜结束,我也该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