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相 | 一线城市的漂流瓶人生


鸣笛声,施工声,吆喝声,合奏成的是这一方街区非特有的安闲。

藏身小巷右拐深处,靠着显眼的天蓝色外墙,才勉强能被外卖员找到的,所谓“海岛公寓”,是他新的“驻地”临时点。

接下来一年的茶米油盐,不出意外是囤在这了。

算不上漂泊,也算不流浪。只是,不太安稳。


01? 静默

他刚搬来这没多久。

选房、看房、搬家,一套流程下来,满打满算都不需一天。

选了“海岛公寓”六楼角落的那间房,没有电梯。

独居,西边的墙和南边的墙,各有一扇窗。

比起旁边那排,至多只有一扇窗的房,好太多了。

到了晚上,霓虹灯光伴着烧烤气味,悄无声息地,便带来些岁月安好的人气。

刚做完的饭,若是比不上烧烤香,便是赚的。

小厨房的油烟机,自从第一次激活之后,便被不限时地嫌弃了。

好在那两扇窗,到底是能通风的。

凭着这样,这一方天地,也算融入这城市了。

初夏的燥热,思绪的涌动,是悬而未悬的冲劲。

床边靠着的一把吉他,是这个房间里除生活用品外唯一的消遣。

不用等到夜深人静,只需一个不加班的夜晚,华灯初上的时候,吉他声便会和微微沙哑的歌声一起,在嘈杂的街区闪现。

你要问他在表达些什么?或许有,或许没有吧。


02? 交响

巧的是,隔壁那间房里,住着手风琴的主人。

只有周日的下午,手风琴婉转的声律,才会磕磕绊绊地响起。

像极了,慌张而假装镇定的,雨夜独行人。

合居,三个人,一扇窗。

房间和隔壁一般大,一样有小厨房小阳台小卫生间。因为少了一扇窗,每个月可以少交100房租。

即便这样,应对初夏的闷热,光着膀子,开着门,依旧是唯一选择。

手动的风扇,冰镇的可口可乐和西瓜,足够。

凭着这样,一时的放纵,也算对得起自己了。

七分的紧张,三分的惬意,于他们来说刚刚好。

逼仄的过道里,零落着几只拖鞋和两个垃圾桶,再无其他。

左右分别是两张上下铺的床。

手风琴的主人在窗边,另外两个人坐在没有床单的那张床板上,许是在打游戏。

吐出来的烟圈,堪堪挂在旁边一盆绿植的叶上。

无风,也久久不散。


03? 惯性

另外一个角落的那间房里,住着一对情侣。

吃饭时他们常常开着门,门正对着书桌,书桌上摆着几包炸鸡。还有两罐百事小可乐,大概是送的。

说笑声,嗔怪声,倒也有几分让人嘴角上扬的魔力。

年轻情侣也时常关起门来吵架,持续时间不长,但音量挺大。

夹杂着方言的委屈哽咽,透过两扇紧闭的门也依旧清晰可辨。

和好也来得极快,让人摸不着头脑。

吵而息,笑而嗔,环环绕绕,已成习惯。

不管如何,他们依旧每天几乎同进同出,在这一栋公寓里形影不离。

凭着这样,相同的频率,也算对未来的交待。

世界的万变,情感的涨落,即便未知也不曾悔恨。

不知还能有多久的将来,希翼这“不知”,一直在。

520那天,他们给一层楼的每一间房,都送了一瓶汽水。

蜜桃味的,葡萄味的,番石榴味的,都有。

初夏的气息,也就这样,染上了甜。



大家总是想着,能在这满带希翼的一线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属于”这个词,可以安闲而将就,也可以略带野心。

沙哑造就了厚重的吉他。

烟圈让风琴略带沧桑。

汽水使得情感躁动而欣甜。

大家如漂流瓶一样,适应每一方水域的波动起伏,造着属于自己的,特立独行的小小属性。

好让这个广阔的天地,不那么理所当然,平平无奇。

是心,也是地。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