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写字,看剧,做饭,除了还没重启的上班,为何总是日久生懒、意兴阑珊?(下)

做饭

疫情以来,从一日三餐的亲历亲为,到如今的差不多每天有一餐订外卖或外出带回,下厨做饭的热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从波峰滑落波谷,至此终于渐生起丝丝厌倦与点点乏累。从前是经常在外面犯愁去哪儿吃、吃什么,眼下是往往吃完这餐就犹豫下一顿在家做什么还是订餐凑和一下。

过去常态下,从早到晚,每天每餐吃的花样、吃的地点、吃的时长、吃的主题、吃的陪伴都充满变数,富于创意。前两天我与妻还不禁慨叹,连续几个月的朝夕相对及三餐共进,恐怕此生除了退养垂老以后将无可复制。所以呢,也难怪三个多月的宅居生活下来,两个人的家庭厨房有些费力苦撑,难添新意了。

今天周六,刚刚去了趟家Ⅹ福。与一个月前相比人气旺了不少,除了经济、社会、生活的渐渐恢复,我想还应归功于全场大部分七五折的促销力度。尽管如此,我仍然按照原计划买好两箱酸奶,额外稍带半打啤酒、一袋地瓜干、两瓶调料、四包方便面,而不会像常逛超市的大姐、阿姨们一样趁着便宜多屯些既划算又用得上且不怕坏的东西。

早上起床后去市场买足了水果蔬菜,早饭后已经把肉段腌上了,打算中午多做俩菜吃份快餐盒饭。钢制的餐盘是一个多月前就近买的,分格的那种,满足妻在家吃盒饭的愿望。那段时间做饭还有兴致,把做好的饭菜分装到盘里,有趣味也有食欲。今天按照她的Menu,午餐至少应有熘肉段、地三鲜和西红柿炒蛋,标配稻花香米饭。

熘肉段

生活还要顽强并快乐地继续,在家做饭吃卫生、健康又温馨、甜蜜。仔细想想,吃什么、好不好吃真的没那么重要,关键是两情相悦,五味入心。

上班及其它

上班是去工作的俗称,“班”代指工作,而“上”则强调投入并坚持工作的一种状态。即将过去的这五个月,是毕业后参加工作以来头一遭这么长时间的连续休假,尽管工作以来寒暑假基本都没被挤占,可是将近半年的赋闲时光让人爽到怠惰,懒到发慌。

其实,之前说的读书、写字、做饭上的苦恼和郁闷,都与远离工作,空闲太多有很大关系。就像现在对恢复工作又爱又怕的心理一样,重新调整到上班状态将是对眼下居家生活的一场颠覆,同样需要时间去改变、去适应。

地三鲜

于我而言,未知的工作领域和打开及完成方式也许不止是困难挑战,更担忧的恐怕是迟早胜任后的空虚和落寞。从去年到今年,恰好是职业生涯前二十年与后二十年的分水岭,难道我还要继续拖着不再年轻躯壳的和不再激越的灵魂去孜孜不倦地在同一片土地上播种恬淡,耕耘疏浅,收获微薄吗?

没有逢赌必赢的假把式和翻云覆雨的真本事,不如等待机遇的垂爱,那就看看宿命的意旨吧!如果它宣告此生会老守田园,我就安心营育,诚待花花草草,感遇至亲老友;如果它暗示今后将作别故土,我就移志开创,笑对林林总总,幸识挚士新朋。

关于上班及其它有关的不住臆测,皆因悬念尚存,变数未定。不满足是向上的车轮,鲁迅先生的这句语早在年少时业已忠告。个中的浅显道理应该不仅仅适用于乘风顺境,对既往的不满足,对时下的不满意,只要能够猛然唤醒并奋然鞭策自己的意志与心气,这种不满就不属负面情绪,就不应批驳压抑。

竹贵有节,人贵有恒,有志者事竟成。这还是童年有些懵懂无知时曾经甄选的座右铭,此后那些年信奉在口头说得很足,而落实在行动做得很差。如今年岁大了,对于信条箴言口号誓词等等一律看淡,更喜化繁为简,以小见大。要说起对待上班(工作)乃至生活上至人生的姿态,我以为“因势利导、随遇而安”可矣;再白话点儿说,就是不轻易放纵、别无故拧巴。

突然明白,当欲念回到正轨,坚定占了上峰,那些日久生懒、意兴阑珊就会自生自灭、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