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别离毕业当歌——未谱心曲,且付清词(其四)

又是一年毕业季,校园出奇地清寂,少了拍照的身影,少了送别的标语。没有壮行的盛宴,没有齐聚的典礼,只有情牵毕业的短歌长曲,跨越时空,在母校和故里,悠悠远远地响起......


熬度着严冬和假期,

我等春等夏也等你。

谁知惊世的一场病疫,

让大家长断数月,远隔千里。

从此,

未及拥握,却道别离,

从此,

两两相望,默默相惜。

当《岁月如歌》的旋律再次响起,

发现情却是如此的凝集,

发现心已是如此的偎依。


坚守着宏愿和希冀,

你经风经雷也经雨。

就让天降的这场劫历,

让你们磨炼意气,丰满羽翼。

从此,

破浪直闯,迎风逆袭,

从此,

两两相济,默默相忆。

当《岁月如歌》的旋律再次响起,

发现情却是如此的欢愉,

发现心已是如此的舒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