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天,天光已向晚

(昨夜)傍晚六点,江北的酒店,一个人等待,赴约定半年的谋面。

涛走云飞,花谢花开,二十年的时光从毕业后甫一工作便已注定,奋斗仅限于校园,人生不需要规划。那些试图改变的想法,的的确确就是个想法,出现得莫名其妙,消失得了无痕迹。

一直被命运拉着推着,直到前路出现拐点,是继续踽踽独行,还是择机另辟蹊径?意外之外确有意外,劫后余生才有余生。自认为豁达到可以义无反顾,自认为想清楚就能够不顾一切,那些坦诚的忠告言犹在耳,那些温良的提醒不时回响。

外面的世界,看到、听到、想到的未必是它原本的样子,每个人的判断和预期难免主观。朋友说得好,认准了就干,甭管未来如何,谁也说不上对错。

人生总有一段岁月小有波折,就像夏日总有的连天阴雨,等到天光云舒,已至入夜向晚,可这又能怎样呢?不也是别样景致,自在风情吗。

图片来自网络

(今晨)昨天回家已深夜,又卧谈得太晚,早上生生被闹钟唤醒,这是端午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不管怎样先起来赶到办公室再说。

雨还似昨天一样缠绵,如丝如针,不疾不缓。今天一早岳父家族群里就热闹不停,有位叔叔生日,一派祝福气象仿佛端午节提前庆祝。而我,除了被温润祥和的亲情感染之外,竟然又一次对易逝的时光心生悯怀。

办公电脑终于送来了,尽管暂不急用总得先装配上。昨天商谈的是未来,今天顾及的是当下。把无趣无味的时间过得充实似乎要比忙碌时间下辨识趣味的高低还难,处变不乱恐怕终究还是理想境界,心事装不下不妨筛一筛,剔一剔,实在不行更可以找人聊聊,跟人说说。

万般痛苦的过程却好过不容回头的结果,而经受痛苦的大小与多少也并不与满足感等比,那还瞎闹腾个啥?该吃喝吃喝,该欢乐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