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匆匆,赶时间或被时间赶

快半年了,第一次两个人离开定居的远郊,来到市区真正意义的商圈度过假日。许久没到商场的餐饮楼层就餐,乘扶梯升至三楼,几乎不需要犹豫,就直接扎进一家铁板烧点餐。倒不是什么情有独钟或早有预谋,反正都是半年未光顾,啥店都行,啥口味都新鲜。

久旱逢甘霖,这顿阔别又丰盛的堂食自然令人心满意足,特别是搭配的甜食蜜汁香蕉更是被妻独食了90%,我仅仅品尝到了小小的一段儿。妻一面大呼好吃,一面念叨着回家自制,甚至把改良的技巧也想好了。吃过午饭,她按预约去做脸部护理,我在商场里闲逛等待,说好下一步一块儿去中断了半年的老地方找小全师傅打理头发,看上去日程还挺紧凑的。

有时就是这样,好不容易防控等级降下来,自认为假期有时间出来消遣,结果无意中安排了好几件定时间赶路程的事情,远不如憋在家里悠闲自在。

当时间表被若干的大事件小任务填满,当身处此中还要顾念着随后做什么怎么做,就会被一个又一个既定的节点不时地提醒,就会被一个又一个设定的目标机械地驱使。这无奈的感觉,与其说是不停地赶赴时间,还不如说是被种种切割好的时限所追赶,一环扣一环,一件压一件。

闲居在家的时光,其实也忙碌且充盈。只不过,做事的开启与结束随意,先后的次序自由,持续的时间不限,包括一日三餐及睡眠这类本应很规律的事情。那么看起来,每天的时间似乎是被胡乱的事项占用、赶尽,虽然不急不忙,竟也应接不暇呢。

生活,恰似一个矛盾的命题: 呆久了发慌,总想跑出来放浪,等到可以随心所欲地纵情撒欢儿,又觉着乏累无趣,恨不得回到家继续深宅。

惊鸿一场,匆匆流年。不论赶时间或被时间赶,人生都是庸常并快乐,不悔亦不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