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抽烟,我上头了

先说一下我吸烟后的状态:脑袋昏沉,浑身肌肉轻微痉挛,我都可以感受到他们在微微颤动。


先说一下我为什么学抽烟。

本人今年23岁,23岁之前烟酒不沾。(骗你们的,我喝小木屋,还喝青岛啤酒。烟的话,真不抽。)


23年的生涯里,一直以乖宝宝的模样出现在大众眼中。

学习好,不挑食,身体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没有被欺负,长相可爱,亲和力挺强……总之吧,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孩子。

内心也不狂野,也没有奇奇怪怪的想法,也不去做会让家长头痛的事。

然而,成长让我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一些所谓的“成年人”世界里的东西。

抽烟不代表成熟,但烟对于一些男人来说就是有形的敲门砖。

在我要去工地工作前,我没有特别关心薪资问题,我比较关心工地人群的生活状态。

而抽烟是第一个走进我视野里的有关工地生活的字眼。我跟已经在工地工作了半年的哥哥聊天时专门问了他:“你们宿舍有几个抽烟的?”

哥哥回答:“三个,大家是四人寝。”

此外,还有另一个在工地工作的学长曾这样跟我说:“我身边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抽烟,受不了。”

学长和我哥哥两个人工作地点相距几千里,两人接触的人群也不一样,但周遭环境却如出一辙。

因此,我觉得这两件事让我窥探到了工地生活的一角,而抽烟从这里开始在我心中扎根。

大三下学期,考研压力、本科阶段的学习压力、就业的压力都接踵而至,而我面对这些压力却有些许无能为力。我不知道退路在哪里,但又觉得处处是退路。

那段日子,每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看一眼考研英语,看一眼专业课的书,看一部影片,一天在零零散散的学习和娱乐中度过。

当晚上12点我爬上床时,心里边总会格外地空,对未来的恐惧也会滋生壮大,每一晚都是如此。

那段时间,我一度想学会抽烟。学会这项别人说可以解乏,可以缓解压力的技能。

不过,最终我没有去实践它。因着身边好友的劝说,因着抽烟有害健康的告诫。

但与烟的缘分随着大四的尾声而开始。此时的我不再像大三时候那样迷茫,我找到了工作,写好了论文,等待着步入社会成为社会人。

工地生活的一角开始在我脑海频频出现。一次,跟一个抽烟的朋友一块做毕业设计时,他递了一支烟给我。

我当时摆了摆手回绝了他的好意。

朋友收回了烟,一边点着,一边含糊地说着:“你这样不行啊,到了工地,这东西,怎么说呢。”

听他那么一说,我赶忙说明。

“我不会抽。”

朋友并没有要“饶恕”我的意思,进一步说:

“哎,你说到了工地人家给你递烟,你不接,那以后相处起来,人多少会觉得膈应,觉得和你这个人有点距离。是不是。”

他所说话中的“膈应”二字,让我感觉到了待人接物方面方式的重要性。

我在心底是认同朋友所说的话的,以前我都没意识到拒绝接烟背后别人的心理,可能因此错过了不少人际关系。

不过,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未来可期。

跟朋友聊了一会儿天后,我说:“给我一支烟吧,我觉得需要掌握这项技能。”

抽烟有害健康,不建议大家抽。但在没办法应对一群吸烟的人的时候,或许把吸烟当成一项技能来学习,然后融入人群会是一件利于大家自己的事情。

接过朋友的烟,学习了一会儿后,我便学会了让烟过肺的基本操作。

一支烟十厘米左右,在我看来吸完只需几十秒的时间,而吸的次数可能不超过十五口。

然而,那天就是那十五口,让我体验了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刚吸完烟,我的整个脑袋都陷入了一种昏沉的状态,我感觉浑身没有力气,肌肉都在抖动,而自身的平衡仿佛也失去了,站稳对我来说都很难。

我特别想爬上床静静地躺着,但又不想屈服于初次抽烟后的不适感。我走到窗口,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才感觉身体有了一丝的放松。

等抽烟的不适退去后,一阵阵的恶心又从胃里往出翻涌。

我感觉我的身体与烟水火不容,朋友说:“很正常,刚开始抽都会上头,以后慢慢就好了。”

听着朋友的话,原本要打退堂鼓的我想了想后,坚定了一条:我要掌握抽烟这项技能。把它当做技能,而非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