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相望,各生慈悲心肠

最近我在读两本诗集,一本是陶文瑜的《随风》,一本是余秀华的《摇摇晃晃的人间》,前者已经随风而去,而后者摇摇晃晃挤在人间。

陶文瑜写了一首《兴福寺》,诗是这样的:

翁同龢说

门外皆劳人

他把清代的事情忙完以后

就告老还乡了

翁同龢走进兴福寺

然后回过头来

很颐享天年地看看门外

他说那些东奔西走的

都是劳人

……

这诗里他还劝和尚们好好念经,修炼好了到红尘中去,像凡人一样生活……

陶文瑜写兴福寺,其实是写翁同龢,如果没有翁同龢这个人在兴福寺出现过,大概他也不会对兴福寺感兴趣。

《丢开西厢念念经》,这是《随风》里的一首诗:

丢开西厢念念经

经里全是崔莺莺

和尚想起当年事

表妹后来嫁啥人

陶文瑜应该是熟读《西厢记》的,崔莺莺想爱而不敢爱,不敢爱却不由得不爱的个性,全在这一首诗里了,也因为这一点,崔莺莺的爱情才更扑朔迷离、令人伤感。

可惜,诗人不信佛,倘若他信佛,他很可能写出比仓央嘉措还要好的佛诗。

余秀华的《摇摇晃晃的人间》,让我喜欢,我特别喜欢她的一首诗《假如开出一朵花》:

……大家都是开放过的人

被生活吞进去又吐出来,也被命运俘虏过

它总是有些瘦弱,被窥见的,被隐匿的

那些情感在选择合适的时候,合适的花瓣

这个时候我去追逐一列火车

还是一场丽水,大家对这个世界深信不疑

我总是情不自禁地说服自己

就让一朵花走进灯光,再隐退于黑暗

轮回到这里

彼此相望,各生慈悲心肠

我不知道余秀华信佛还是不信佛,但这一首诗让大家读出了她的“慈悲心肠”,她说“就让一朵花走进灯光,再隐退于黑暗”,这一朵花就是莲花。

我喜欢《假如开出一朵花》这一首诗,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的一本诗集就叫《有一朵花开在湖边》。这一本诗集即将出版,到时当当网、京东商城和全国各大新华书店有售,我在期待!

附录:高歌猛进

革命的队伍威武雄壮,嘹亮的歌声响彻云霄。

有力的拉歌。

我张大喉咙,站在由年轻与激情编织成的澎湃中,放声高歌。

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钢,这力量是铜墙铁壁。

大家战士的未来,就在雄壮的歌曲里。

忆昔日,在军营,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看今朝,在广阔田野,且让我以军人豪迈的步伐,继续高歌猛进。

愿你的歌声比我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