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品读075|项羽本纪赞——刚愎自用

把弯路走直的人是聪明的,因为找到了捷径;把直路走弯的人是豁达的,因为可以多看几道风景,而把路走绝的人是愚蠢的,因为他根本没有认清自己,自以为是,任性自负。换一句话说,这个世界真正的强者,不是看他摆平了多少人,凝聚了多少人,影响了多少人,而是看他的智慧、力量、善举给多少人真正带来快乐和光明,留下多少佳话和美谈,而非遗憾。

《史记》其实主要是一部人物史。全书包括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十表、八书,共一百三十篇,历史人物共有一百三十多个。其中,本纪主要记载帝王政绩,世家主要描述诸侯兴亡,列传主要列举重要人物言行事迹,表是反映大事年表,书是记载各种典章制度。这本书相当于历史人物名人堂,无论贤明、仁义还是残暴、无道,都定格在历史的功过榜上,任凭后人评说。有些人物由于历史地位特别,而打破常规,提格记载,如孔子世家,与诸侯平列,他提出的儒家思想对中华学问影响深远。还如项羽本记,按帝王对待,由此可见,项羽推翻了秦王朝,对历史的颠覆和影响可谓之大。

《项羽本纪赞》为《史记·项羽本纪》的赞语部分,是司马迁对项羽的评论。大致内容是这样,太史公说:我听说,舜的眼睛大概是双瞳孔,又听说项羽也是双瞳人。项羽难道是舜的后代么?为什么他崛起得这样迅猛呢?在秦王朝政治差失、混乱的时候,陈涉首先发难反秦,一时间英雄俊杰纷纷起来,互相争夺天下的人数也数不清。但是项羽并没有一尺一寸可以依靠的权位,只不过奋起于民间,三年的时间,就发展到率领五国诸侯一举灭秦,并且分割秦的天下,自行封赏王侯,政令都由项羽颁布,自号为霸王。虽然霸王之位并未维持到底,但近古以来未曾有过这样的人物。等到项羽放弃关中,怀恋故乡楚地,流放义帝而自立为王,此时再抱怨王侯们背叛自己,那就很难了。自己夸耀功劳,独逞个人的私欲,而不效法古人,认为霸王的业绩只要依靠武力,就能统治好天下,结果仅仅五年的时光,就使得他的国家灭亡了。直到身死东城,他还没有觉悟,不肯责备自己,这显然是错误的。而且还借口说,是上天要灭亡我,并不是用兵的过错,这难道不是很荒谬吗?

司马迁肯定了项羽继陈涉之后起兵反秦、推翻了秦王朝的历史功绩,分析了项羽失败的原因,批驳了他的宿命论思想。但司马迁没有看到项羽失败的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损害了人民的利益,以及分封诸王侯所造成的天下分裂局面,背离历史前进的方向,这也反映了司马迁的局限性。从文中和史料中看出,项羽是个悲剧人物,之所以是这样的结果,是由他本人性格决定的,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残暴的本性。项羽是楚国贵族的后裔,他的祖父被秦将王翦所杀,他的家族与秦国有刻骨仇恨,面对秦王朝的暴君行为,“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誓言在项羽的振臂间得到应验。在没有一尺一寸可以依靠的权位的情况下,只不过奋起于民间,三年的时间,就发展到率领五国诸侯一举灭秦。在推翻秦代之后,未能顺应历史潮流,实现天下的统一,反而重新分封诸侯,使天下又陷入分裂战乱之中,他自己也在战乱中走向灭亡。有两次战斗记载了项羽的残暴:一则“项梁前使项羽攻襄城,襄城坚守不下,已拔,皆坑之。”意思是说,项羽被项梁派出攻打襄城,襄城秦军坚守,不肯投降,等襄城被攻下之后,项羽把那里的军民全部活埋了。二则“汉之二年冬,项羽遂北至城阳,田荣亦将兵会战。田荣不胜,走至平原,平原民杀之。遂北烧夷齐城廓室屋,皆坑田荣降卒,系虏其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多所残灭。”意思是说,汉二年冬天,项羽到达城阳,田荣也带领部队来到了这里。双方决战,田荣被打败,逃到平原,被平原的百姓杀了。项羽于是北进,铲平了齐国的城墙,烧毁了齐国的房屋,田荣手下投降的士兵被全部活埋了,并掳掠了齐国的老弱妇女。项羽夺取齐地直到北海,许多地方被毁灭。这两则史事反映了项羽残暴的本性,反映了战争的残酷和无人道,真可谓一将成名万骨枯。

其次,自负的禀性。司马迁指出,项羽“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意思是说,项羽喜欢自己夸耀功劳,独逞个人的私欲而不效法古人,认为霸王的业绩只要依靠武力,就能统治好天下,结果仅仅五年的时光,就使得他的国家灭亡了。鸿门宴本是项羽杀死刘邦的绝好时机。然而宴会上,项羽为刘邦的忍辱屈从所迷惑,为樊哙的义正词严所折服,背弃了同范增的约定。范增多次给眼神示意提醒项羽杀刘邦,项羽却假装没看见,还欣然收受刘邦的礼品,让刘邦脱身离去。范增怒斥“竖子不足与谋",项羽依旧无动于衷。最终,项羽在与刘邦争夺天下中兵败失势,自刎身亡。究其原因应该是项羽狂妄自大,刚愎自用所致。

第三,无知的个性。史书载,“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项籍即是项羽,小的时候在学习方面没有成就,又学习剑术,也没有学成。他的叔父项梁对他很生气。项羽却说,写字能够用来记姓名就行了;剑术只能敌一个人,不值得学,我要学习能匹敌万人的本事。于是项梁就教项籍兵法,项籍非常高兴,可是刚刚懂得了一点儿兵法的大意,又不肯学到底了。可见项羽并没有多少学识,算是一个莽夫,在遇到问题时他相信上天、相信宿命,认为是上天的安排,而不找自己的原因。项羽在鸿门宴后血洗咸阳,杀秦降王、烧阿宫房、抢劫财物,自封西楚霸王,又大封诸侯,把农民起义军辛辛苦苦打来的天下分得乱七八糟。而在乌江引刎之前还说:“天亡我,非战之罪也”,真是愚昧可笑。

有人讲中国历史上是“两暴学问”,暴君、暴民,轮流坐庄。暴君对民众压榨得太利害,原来的顺民就成了暴民,揭竿而起,取而代之。暴民掌权后不消多久,自己也成为暴君。于是,就形成了“暴君压迫—暴民起义—新暴君诞生”的循环。这种“打倒皇帝做皇帝”的历史在中国重复了几千年。项羽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代表。客观地讲,后人之所以为项羽洒英雄泪,在于他起于陇亩,有力拔丘山之气势,几乎是凭一己之能与天下群雄对垒争锋;在于他胆识过人,破釜沉舟,为推翻秦王暴政立下丰功伟绩;在于他有铁骨柔情,儿女情长,霸王别姬,感动后人为其惋惜。然而,他人格的丧失、人性的弱点是他致命的缺陷,是引向他失败的直接推手,把他锁定在“霸”字上,以残暴、自负、目无一切的形象而定格;把他一步步厄勒到乌江西岸,愧对父老,以悲催告别历史。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