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听说北方有雪

图片发自龙8官网App


记忆里的十一月,应该已有雪花飞舞,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零下好多度的雪地上扔雪球,扔到high处就躺在地上自己混成一个球。

11年的冬天,西安萧肃的天空始终没能好好地下一场雪,但大家碰到了一个百年一遇的节日——拥有“六个一”的光棍节。作为学委的我,带着剖解学老师的钱起早去学校超市给班上同学们买糖果,那天的剖解课,大家59个女生一起对着剖解学老师唱《分手快乐》,一个30岁的大男孩在讲台上不知所措,我拿着手机在座位上拍照片拍到笑哭了。

当然,说起11年的光棍节,那就不得不提现象级别的影片《失恋33天》了,辅导员拷贝来大家全班一起在多媒体教室看的,一个备胎转正的轻喜剧故事,却承载了11年所有的感动,如今想来终还是少不经事,感动的来的太轻而易举。这个故事与去年文章的处女作《陆垚知马俐》有某种不谋而合的相似感,时隔5年,物是人非,文章不再是当初的王小贱,而我亦不在是那个无忧的少年。

今年的“双十一”刚走,南方气温终于骤降有了一点早冬的感觉,看到小伙伴发来老家下雪的照片,忍不住感慨“这才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有皑皑的白雪,有凸而性感的枯树,有瑟瑟入骨的凛冽冬风,亦有调皮少年起早立起的雪人儿和踩下的串串脚印……

此时如果你钻进西安的任何一条巷子,都一定会有羊肉火锅的香味。于我,那应该是记忆里,最亲切、熟悉的味道。

长大后,总感觉雪比小时候的小,也下得少了许多。大学那会儿,朋友几个总喜欢在有雪的夜晚活动,从西京的东门走到不知名的街道,在伸手看不到颜色的深夜里,喝着青岛、聊着未来。未来眨眼而来,梦想惴惴不安最终堕入谷底,这些年太多的东西在走、在变,如今想来唯有那一抔白雪、一瓶青岛仍固执地守在原点。

闺蜜深夜打来电话,说想喝酒,我说这边没有青岛、没有雪,亦没有可以把酒言欢言愁的伙伴,我再找不到喝醉的借口和理由。这潮湿的空气,让我怀念北方的一切。

西安,我唯一带不走的,是你的冬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