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变换,人心不古,可以很认真,千万别较真

什么是世道,什么又是人心?我以为归根结底离不开价值观范畴。所以过去有美式价值≈普世价值,如今,全球疫情肆虐,美国骚乱不止,有些价值观,全乱了套了。

差不多一个半月没出门(泛指没离开住房所在区域),昨天阳光很热辣,也许是好久没在室外暴露,晒得暖洋洋,晒得心痒痒。

看来上班在即,教职工核酸检测已接近尾声,部分学生行将返校。校园和工作并不久违,久违的是人心和重逢的表情,尽管口罩遮面,言语迟滞。

昨天见过一些人,好似走马灯一样安排日程,虚的实的,话也说了一箩筐。今年第一回吃露天大排档,中途遇雨撤回室内,莫名其妙,先是旁边桌赠送冰棍儿,后与对面桌互动敬酒,笑意透出真诚,气氛充满玩味。

不知不觉,昨夜酒喝了不少,从微曛到宿醉,头也昏沉,口舌也干燥。

图片来自网络

一年了,真快。一年了,真难。我不迷信什么否极泰来、祸福相倚之类的警句恒言,但是简单的辩证法思维告诉我,错与漏,罪与罚,都过去了,一切不可能更坏,一切皆可以向好。

毛主席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刚刚查证,这是伟人1957年访苏期间于莫斯科大学看望留学生时的深情寄语。讲话中还包括那段著名的论断:“你们年轻人…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我是不是符合认真要求的人,也是也不是,偶尔是多数时候不是。前些年有个词—动真碰硬,常见于学习教育相关的文字口号中,却未必完全落实于行动。

对已自律不够,不认真不较真,是宽容包容,也是纵容。然而,揪错与纠错看似容易,其代价却是痛苦万分。何况,有些错改了又如何,旷寥、落寞,生命还得活,日子还得过。

没人救赎得了,只有你自己。人世浮浮沉沉,人生起起落落,你我俱是匆匆过客,平平看客。或许人生下来注定会犯错,注定会背负压心欺身的罪责,那就坦然以对,泰然自若。

学会宽待,对别人,对自己。这世上总有数不完的看不惯,总有路见路不见的不平事。从前很拧巴,对人对事,对粗鄙,对恶俗。年龄大了,好些,还不够。不希翼豁达到熟视无睹,置若罔闻,那是至高至远的境界修为,起码能做到不嗔不怪,不怒不怨,则超越常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