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秋风渡 | 隔江犹唱后庭花(3)

秦淮河边的琵琶巷新开了一家戏园,听闻老板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年轻貌美已是噱头,又有好事者将素蝶在春和戏园之事添油加醋地传播一番,引得一众市井小民挤破脑袋地花高价抢一张戏票,只为一睹素蝶芳容。

丽景戏园开张这日,素蝶穿了一身火红的牡丹旗袍,指间夹着一支细长烟斗,笑吟吟地穿梭在池座之中。

这一出唱的是《霸王别姬》。

过门儿一起,该惊鹊出场了。

未料第一日营业就能高朋满座,惊鹊躲在帷幕后望着乌压压的人头,掩不住地发颤。

一只手轻轻搭上她的肩膀,拍了两拍:“勿怕,我同你一起在台上。”

惊鹊猛然回头,原是扮霸王的林小鹤。

这林小鹤曾拜师于杨素蝶之父,后应友人邀约去了上海,此后便在上海谋生,如今也算闯出了一番模样。

惊鹊在北平旧院见过林小鹤一面,他武功扎实无空招废式,耍起长枪来干净利落;又生得高大魁伟,相貌堂堂,扮相极为俊俏,是素蝶父亲最得意的弟子。

据传林小鹤曾追求过素蝶,却被她一通笑骂撵了出去,此后再不提此事。如今受邀来南京演出,大约是念着老师的情分。

惊鹊得到林小鹤的鼓励,快要蹦出嗓子眼的心脏忽地落下来。她朝小鹤嫣然一笑,连忙踏着奏乐上台。

惊鹊虽未曾登台演出,但自小与关师傅学杂耍,功底倒是不忘,舞起剑来刚柔并济,引得台下声声喝彩。

虞姬自刎,霸王痛悔,一出好戏就此落幕。

素蝶倚在柱边抽烟斗,她微觑着凤眼,吐出的烟圈在眼前环绕,又添了几分迷离。

素蝶更媚了。

她看着池座中大声叫好的看客们,眼中露出些许得意。忽地听见一声“男女合演有伤风化”,素蝶敛了笑容,朝那声音踏步而去。

“怎的?新妾不合意,来找旧人了?”

素蝶一句话堵得李兰生说不出话来,他避开道:“我是来要回你窃取的财产!”

“我何时窃取了你的财产?”

“这戏园你是怎么开的?”

素蝶冷哼一声:“莫是狗眼看低了人,我父亲乃是梨园大家,置买戏园的银钱来自父亲的遗产,与你有什么干系!”

李兰生诡辩道:“你这贱妇休要狡辩,既是你父亲遗产,拿出证据来!”

此回轮到素蝶哑口无言。

父亲将遗产托付于素蝶之时,惊鹊和李夫人晕厥,李兰生又不在场。北平沦陷不便买卖地产,购置戏园自然是用的黄金,既无人证明黄金来源,又无人证明父亲遗产数目。

这会儿任李兰生那一张嘴胡诌乱咬,竟扳不回半分。

“是我给的。”

素蝶侧头一看,右前方的檀木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眉目英武,气质儒雅,脸上是温柔的笑意。

眼见就快让杨素蝶在众人面前难堪,不料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李兰生自是不甘:“你是什么人?”

旁边有人低声议论:

“这是叶三爷吗?”

“正是叶三爷。”

“他得罪了叶三爷,只怕在南京待不住咯!”

李兰生听见议论声,心下咯噔:这叶三爷是什么人物?

素蝶知他是为帮自己,礼貌回以一笑,仍固执道:“这园子确是我用父亲遗产所置。”

李兰生一口咬定:“你当初嫁与我,难道不是图我钱财?你既有此财力,又何必委身!”

“欸——”叶三爷拍了拍长袍,缓缓起身。

他拿了两只茶杯,斟了一杯茶递与李兰生,笑道:“火气不必太旺,喝杯茶浇浇心火。”

李兰生见叶三爷气度不凡,又以热脸相待,如今不比在北平,于别人的地盘上行走自得收敛一些。现搭了个台阶让他下,他怎能拒绝?

李兰生接过茶杯一饮而尽,道:“茶起为浮,茶落为沉。今遇叶三爷提点,鄙人不胜荣幸!”

素蝶斜睨着李兰生,嘴边浮了一丝讽笑。

这李兰生初在北平时家财万贯人脉甚广,也算是一方人物,行走在外只有别人卖他面子,他何曾去奉承过别人?如今见他唯唯诺诺,倒有股说不出的爽快。

叶三爷望向素蝶,又递与她一杯茶:“鄙人叶初新,望与素蝶小姐结交。”

素蝶只觉“叶初新”这个名字耳熟,但想不起来从哪里听过。

李兰生脸色忽变,满脸谄笑:“我寻思着这般气度是哪个叶三爷,原是洪华堂的叶三爷,失敬失敬。”

叶三爷摆摆手,不愿与他多说,只温柔地望着素蝶微笑,等候佳人答复。

李兰生顿觉无趣,自知此人撞惹不起,悄悄隐在人群里,离了丽景戏园。

素蝶如烟斗细长的手指轻轻推了推茶杯:“素蝶高攀不起。”

周边一片哗然,他们的声音虽压得极低,仍有几句飘进素蝶的耳朵:

“你可知这杨老板什么来头?”

“居然拒绝与叶三爷来往,后头那个人必大有来头!”

素蝶冷笑一声:“并无人帮衬。”

又朗声道:“我杨素蝶从今以后不靠男人!”

林小鹤正在后台卸妆,听见堂官周小六急匆匆地跑进来喊“杨老板得罪叶三爷了”,也不顾脸上糊了一半的妆,急身前来赔笑解围:

“叶三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一个小女子计较。”

叶三爷瞧见林小鹤眼中的焦急,眉头皱了皱,道了句“无妨”,手中茶杯置于案几上,转身而去。

林小鹤指着杯中洒出来的茶水,颓然道:“完了完了,今日开张,明天就得闭店!”

素蝶不紧不慢地抽了一口烟斗:“你这些年在上海莫不是白混了?”

林小鹤不解:“这话从何说起?”

素蝶一口烟气喷在林小鹤脸上:“果真是白混了。”

她不与林小鹤再多说,扭着腰肢去了后台。

迎面就碰见站在暗处的惊鹊,她一脸冷漠地盯着素蝶,冷声道:“好心机。”

素蝶故作无辜:“我如何心机了?”

“李兰生和叶初新,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素蝶欣慰笑道:“你倒看得通透。”


编辑:锦与寻

连载于红袖添香

全书名《又是一年秋风渡》

关注本书编辑的公众号【行锦集】,看更多不一样的好文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