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驴们——初见那次美丽的相约(2)

一花一世界,一岁一菩提,无论沿途的风景多么美丽,也不要忘了自己初始的目的地。

继续

没建群之前,大家这个队伍还是挺庞大的,大约十五六个人吧,我还属于后加入的。

有一天,突然接到老大彩虹打来的电话,闲聊了几句后,说她们周末西城区(大家大庆市区把让胡路叫西城区,萨尔图叫东城区)的几个同学聚聚,之前聚过两回了,这次是她请客,邀请我参加。

听到这个消息,我一点都没矜持,很爽快的答应赴约,不见不散。

春风得意马蹄疾,歌呀曲呀也配合我的心情,都从我的嗓子眼里,招呼都没打一声,悠哉悠哉遛了出来。

我欣然若喜的心情,除了能和老同学们在餐桌上,臻享美食甜饮,慢谈人生况味外,(平时大家很少见面,也就是谁家有个事了,能见到一面,又匆匆的分别了)

最让我开心感到幸福快乐的是被人想起有人惦记,这份情谊是花钱都买不来的财富。

如约而至,我外出很简单,穿上大方得体的服饰,平时也没有化妆的习惯,最多就是涂个口红也就算是化妆了。

这是礼貌也是对别人的敬重。

出门时,把前一天就准备好的红酒带上,是一个姐妹送给我的法国产的。

那天的气氛就像久旱逢甘露,滋润着柔软的心田无比的痛快,同学们频频举杯相互敬酒表达对东道主的谢意和同学间的情谊,小酒一下肚在酒精的作用下,那"口条"一个比一个溜,都不用打草稿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淡淡的酒香,热闹的气氛,浓浓的同学情义,让我的心底暗流涌动,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

我一看这阵式跟击鼓传花似的,还有两个人就到我了,我的心跟打鼓似的通通直跳,幸好心大嗓子眼小否则都得跳出来。

平时和朋友们出去吃饭,喜欢观众的角色,负责开心和鼓掌,偶尔需要搭戏的时候,也就来个三句半当中的最后一句,"对,是,好",不知不觉中习惯变成了自然,酒桌上成了我的短板。

前面的冲锋号已吹响,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把我心里想要说的话,又被同学们都说了,我该怎么办呢?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紧张的情绪骤然而升,心里有一只乌黑锃亮的枪口顶在我的太阳穴上,感觉身体僵硬,脑袋被掏空似的,为了不让同学们看到我的怂样,以不变应万变。

敬酒之前调整思路和心态,深呼了一口气,缓缓的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屁股离开了下面的座椅,为了不让我的身体失去依靠,因过度紧张抖动的双腿,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把小腿肚子紧紧的贴在座椅边上。

刚一开口,感觉全身的血液就像歌单里的歌曲,由歌曲循环变成了单曲循环,面部似一朵开得娇艳的花,群蜂蜂拥而至涌来,感觉脸是又涨又红,说话都不自然,眼睛目视前方无眼神交流,绝没有招摇过市的违和感。

好在把该表达的表达了,最后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请同学们给我个表现的机会,下顿我邀请同学们小聚时,一个都不能少。

为了给同学们都凑点说话的谈资,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吧。

窗外寒风凛冽白雪皑皑,考虑同学们都在西城区,冰雪路面开车不安全,开车的还喝不了酒,像大家不会喝酒的人见到酒没有那种亲切感。

喜欢小酌之人,就会感觉缺少点味道,多方面考虑就牺牲我一人,幸福我的可爱的老同学们吧。

屋外寒气逼人,屋内热气腾腾,高涨的气氛好似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了大家的心窝,那天同学们都很开心都很尽兴,同学们都挺给力的,上次在场的同学这次也都无一缺席。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今天的结束是为了下一次开始。

待续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