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品读076|秦楚之际月表——拨乱反正

陈涉发难、项羽灭秦、刘邦称帝。在不到五年的时间,完成由秦向汉的过渡,实现了拨乱反正,时间之短,速度之快,在历史上是罕见的。由此可观,人民对残酷暴政的痛恨,对和平安定的向往。顺民者昌,逆民者亡,载舟覆舟,犹在耳旁。

《秦楚之际月表》收录于《史记》。“表”是司马迁在《史记》中创立的一种史书体例,是以表格的形式表现某一时期的史事、人物的。秦楚之际是指秦二世在位时期和项羽统治时期。时间虽短,但事件变化多端,所以按月来记述,称为“月表”。在序言中,编辑概括了秦楚之际政治形势,回顾了历史上一些帝王统一天下的艰难历程,分析了汉高祖称帝的原因。文中大意是这样,太史公研读关于秦楚之际的记载,说:最早发难的是陈涉,残酷暴戾地灭掉秦代的是项羽,拨乱反正、诛除凶暴、平定天下、终于登上帝位、取得成功的是汉家。五年之间,号令变更了三次,自从有人类以来,帝王受天命的变更,还不曾有这样急促的。当初虞舜、夏禹兴起的时候,他们积累善行和功劳的时间长达几十年,百姓都受到他们恩德的润泽,他们代行君主的政事,还要受到上天的考验,然后才即位。商汤、周武称王是由契、后稷开始讲求仁政,实行德义,经历了十几代,到周武王时,竟然没有约定就有八百诸侯到孟津相会,他们还认为时机不到。从那时以后,才放逐了夏桀,杀了殷纣王。秦国自襄公时兴起,在文公、穆公时显示出强大的力量,到献公、孝公之后,逐步侵占六国的土地。经历了一百多年以后,到了始皇帝才兼并了六国诸侯。实行德治像虞、夏、汤、武那样,使用武力像秦国这样,才能成功,统一天下是如此艰难!秦称帝之后,忧虑过去的战争所以不断,是由于有诸侯的缘故,因此,对功臣、宗室连一尺土地都没有分封,而且毁坏有名的城池,销毁刀箭,铲除各地的豪强势力,打算保持万世帝业的安定。然而帝王的功业,兴起于民间,天下英雄俊杰互相联合,讨伐暴秦,气势超过了三代。从前秦国的那些禁令,恰好用来资助贤能的人排除创业的艰难而已。因此,发奋有为而成为天下的英雄,怎么能说没有封地便不能成为帝王呢?

从这篇序言中,大家可以体会到这几点:一是反映了官逼民反的历史必然性。秦代统一中国,实现了由分至合的历史转变,创造了中央集权的大一统的体制,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对整个中国的文明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然而,为了维持庞大的军费开支与工程建设,满足穷奢极欲之生活,始皇不惜对民众课以重税,徵敛无度,赋税奇重。好大喜功,滥用民力,连年大兴土木、四处征战,为了自己之奢欲,建造阿房宫、修骊山墓,所耗民夫竟七十万人以上。法令严苛,民怨鼎沸,一人死罪诛及三族,一家犯法邻里连坐,百姓动辄被罚充苦役或惨遭酷刑。箝制思想,焚书坑儒,使古代典书遭到史无前例的浩劫,对中华学问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二世承袭父过,因循不改,残暴苛虐以致加重了祸患。秦王朝的暴政必然还来民从反抗,秦王明的灭亡咎由自取。正如唐代杜牧在《阿房宫赋》深刻地指出:“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二是揭示了民众是推动历史的主要力量。秦王朝废除古代帝王的治世之道,焚烧诸子百家的著作,杀掉英雄俊杰,收缴天下的兵器,削弱百姓的反抗力量,建造万里长城,认为天下安定,能使子子孙孙称帝称王直至万代。然而,他们低估了民众的力量,帝王的功业兴起于民间,天下英雄俊杰互相联合,讨伐暴秦气势高涨,所谓的禁令恰好用来助长贤能的人创造伟业。于是,民众如排山倒海之势,摧枯拉朽之力,把一个不到两世的秦王朝彻底推翻。在推动历史的进程中,民众才是根本力量,陈涉、项羽、刘邦只是民众的代表,是借以民势一举成名,在引领民众反秦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是时势造就英雄,民众成全英雄。伟大的唐代是毁在谁手上的,毁在黄巢手上。黄巢只是一个贩私盐的。朝廷规定只准国家垄断盐业的经营权,黄巢没有经营盐的许可证,自己偷偷贩买私盐。结果他们贩运的盐巴被官府查封没收了,没了本钱破了产,对出资的朋友交待不了,就造反了,打进了长安城,皇帝逃跑了。后来,请了北方少数民族入京,才平定了黄巢。黄巢起义是唐代末期历时最久,遍及最广,影响最深远的一场农民起义,转战近半个唐代江山,使唐末国力大大衰减,极大加速了唐王朝的灭亡。

三是阐明了修仁行义的的历史观点。司马迁在分析秦楚之际历史事件时,指出虞舜和夏禹兴起,商汤和周武称王,秦国逐步强大,都是积累善行和功劳的过程,在是修仁行义的基础上完成的,这样才能坐得稳,民众才愿意听其领导。进一步批驳秦王朝靠武力、靠强权,而不施仁义来统一天下的行径,这样是长久不了的。司马迁的观点有其进步意义,同时也有着历史的局限。在封建制度下,把民众的福祉希翼寄托到当权者提高修养做好人身上,只是一种虚妄,是治标不治本的空想。毛爷爷曾赞美过的风流人物,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司汗,但他认为他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而更喜欢赞美春秋时期的大强盗柳下跖,赞美春秋时期从楚国造反跑到云南当王的庄骄,他最赞美的是秦末造反的陈胜。他在《读历史》的诗中写道,“有多少英雄人物?柳下庄骄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可见,民众的的代表才是他心中真正尊崇的大英雄大俊杰。

中国民众在黑暗中摸索了几千年,一直处于此消彼长的乱世,如今回顾历史,不得不珍视思想的伟大,只有科学的理论,才能确保正确的方向和光明的前程,才能拨乱反正,才是社会长治久安的良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