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著027|茵梦湖

编辑:(德)施托姆(1817-1888)阅读:2017/2/16至2017/2/18

男女主人公莱茵哈德和伊丽莎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莱茵哈德外出求学,伊丽莎白依从母亲的心愿,嫁与莱茵哈德好友、有钱的庄主艾利希。多年之后,莱茵哈德应好友艾利希之邀去位于茵梦湖湖畔的庄园作客。昔日的旧情人相见,余情未了,却苦于现实的残酷,相见只能是痛上加痛,最后莱茵哈德远走他乡,终身未娶,孤独终老。

莱因哈德是一个有意疏离市民阶层价值规范的自视清高的人物,他的人生追求是要做无所拘束的诗人或艺术家,这从他爱写诗和搜集民谣可见一斑。在对一个大学时代圣诞节夜晚的回忆中,莱因哈德遇到了一位吉普赛姑娘,她代表着与稳定有序的市民生活相距甚远的艺术者形象,代表着永远的漂泊不定和孤独怀旧。此时此刻的莱因哈德没有在圣诞节归乡与亲友团聚,也没有信守自己的诺言,给伊丽莎白续写童话,由此可见,在莱因哈德的思想深处已不再维系同市民的传统观念的联系。伊莉莎白是吉普赛姑娘的对立形象,在莱因哈德流连在茵梦湖的最后一个夜晚,在和伊丽莎白湖边散步归来时,他又遇到了那位已沦为乞丐的吉普赛姑娘。历过数小时的冥想,他终于决定在朦胧的天色中永远地离开这里,莱因哈德自愿选择了自己的生活道路,离开茵梦湖让他感到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他注定成为一名孤独的回忆者,时代的边缘人。

女主人公伊丽莎白正如同“一幅嵌在很朴素的黑色框子里的小画像”一样,沦为男性人物回忆的客体和被言说的他者,莱因哈德对回忆的驾驭越是主动鲜明,伊丽莎白的形象就越是苍白无力。贯穿于回忆中的伊丽莎白始终是一个性格被弱化的少女形象,还是小女孩的她在莱因哈德的眼中就缺乏果敢,虽然莱因哈德因她而写童话和诗,但伊丽莎白只是能带给他极大快慰的倾听者和朗读者。回乡探亲时再见到的伊丽莎白已长成妩媚苗条的少女,依然是少言寡语凡事顺从的模样,茵梦湖庄园里已嫁作他人妇的伊丽莎白仍如少女般白裙翩翩,但却忍受着不能言说的内心的隐痛和孤独。为了自己和母亲的生活无忧,无奈中她割舍了纯真的爱情,选择了富有的庄园主埃利希。伊丽莎白令人扼腕叹息的命运是19世纪无数市民阶层女性生存境遇的真实描摹,在一个父权社会里,由于社会和经济地位的依赖性她们无法听任自己的情感生活,更没有个人的发展空间,附带着无比的凋怅和哀戚,她们只能成为男人寻味追思的源泉。

通过莱因哈德和伊丽莎白的爱情悲剧,概括了人们某些共同的感情经历和人生感受。生活中常有这样的情形,许多的结合,并不是基于纯粹的爱情,而是蕴含着一些无法阐释的原因。与自己组成家庭、成为自己生活伴侣的人,常常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爱人,或者并不是自己最满意的、和自己真正心有灵犀默契相通的(包括最初唤起爱的觉醒的)那个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传统习俗方面的或道德观念方面的,或者个人难以预测的际遇和难以驾驭的命运,两个心灵相通的人终于未能结成眷属,彼此看得见对方婉转殷勤的心意,却为无渡的天河所阻,情在,意不在了。在经历了人生的风雨沧桑之后,两个人再度相逢,即使留在内心深处的情愫再纯真、再圣洁,也不能不让位给严峻冷淡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