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连一年与蹉跎半生

俗话说: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信不信由你,至少我信。去年下半年刚遭横劫,今年上半年又遇天灾,不同的境况,一样的寥落,虽说前者疏于人为,后者从无料测。

于是,亘生出这一年的光景徘徊流连,任思潮起起落落,任心门开了又合。困顿之中,自以为时光停滞,意念放空,释怀之下足够把前尘往事看透参破。其实,回首来时路,发现早已是渐行渐缓,频生踌躇。从当初的一往无前到后来的左右顾盼,再到近年的意马心猿,不得不说是一场无情蜕变,也是一种无奈轻贱。

否定过去如同否定自己一样残忍,痛如断臂,彻如刮骨。那些骄纵遗下的鄙陋,那些疏狂造就的轻慢,以及那些菲薄带来的卑怯,在虚荣与自欺的外壳里野蛮生长,交缠盘固,难于根除。

急于否定过去的自己或自己的过去确实像极了背叛,这跟眼下一门心思筹措着的别离一样充斥着逃避和救赎的意味。无所谓什么涅槃重生与风云再起,更不需要信誓旦旦的宣告和决绝,已经超过一年没有奋进,没有拼争,我只想结束等待,结束彷徨,尽快焕回向上的姿态,尽快迈出向前的步伐。至于其它,交给时间慢慢消融吧。

图片来自网络

人生四十年,工作二十载,不论从生命周期还是职业生涯来看,都可算半生半世了。从孩童到成年,从影视到现实,总不绝“蹉跎”二字来雕琢岁月,刻画人生。是啊,于漫漫成长中随意截取几年、十几年,用静思冥想去抚触并体会,谁没有伤,谁又无悔?有苦难,有辉煌,有浅露,有深藏。幸好可取“蹉跎”一词,杂糅锋芒,饱含沧桑,比之“峥嵘”意蕴更切,涵容更广。

六月末尾,一年之中;第三个工作日,本周近半。纵使下一站在前方,依然辨不明局面,理不清头绪,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楚河汉界、一板一眼的情势啊?既然选择跋涉,在抵达顺境与坦途之前,总会有一段摸索、试错、往复的波折,挺过去才是强者,没有人更没有理由去同情退缩。

如果不写篇文章,这一天就会平淡而过;即使抒发了胸臆,也未必能指代任何。想什么写什么做什么都是朗朗乾坤悠悠时空下匹配分秒的存现状态,从不因日期时间的特别而附带额外的价值,至于留给历史或赋予现实的重大意义,都是精神的幻化,情感的异化,差别巨大,个性十足。

譬如,明天七·一,除了建党纪念日,对我来说还是结婚(婚礼)纪念日。而今,大概念已于我无牵无关,去年此时心情糟糕没有好好庆祝,今年定要好好弥补。不!应该是,从今往后倍加珍视,并重虚实,让幻化的精神奔放,让异化的情感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