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

图片发自龙8官网App



“呸!诱骗儿童算啥本事?是好汉,敢在光天化日抢孩子吗!”看到资讯报道里拐骗儿童的人贩子,李伦嗤之以鼻。

李伦不是吹吹牛皮图嘴快活,他真有这能耐!最近,他就专干抢儿童的事。而且,不是一伙人,仗着人多势众,有人谋划,有人踩点,相互壮胆、抱团取暖。他是单枪匹马,千里走单骑的独行侠。更不是抢一个就不干了,而是抢了一个再抢第二个,抢了两个再抢第三个。今天这个一到手,就是第五个孩子。前面四个都一路顺风,这第五个怎么可能出事呢?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别人抢孩子,要么卖孩子,要么卖器官,要么做实验,要么自个儿领养——将别人的孩子变成自己的孩子。而李伦抢来孩子,既不打也不杀,既不卖也不送,什么都不做,只是养着。

他究竟图个啥?也许他就为抢孩子而抢孩子,把抢孩子当儿戏、当爱好?就好比,有人把写文章、画画当爱好,有人把打牌下棋当爱好。还有人把吃喝嫖赌当爱好。而李伦却把抢孩子当爱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俗话说人各有爱,无关好坏。但是李伦明知道抢孩子不算爱好,算恶习,算犯罪。可他好像抢出了甜头,抢出了瘾。就像人们的烟瘾、酒瘾、赌瘾、嫖瘾,染上容易,戒掉难哪!

这么说吧,李伦抢孩子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一天不抢就寝食难安,浑身不自在。若是当天抢到了孩子,他可高兴啦,在床上翻来覆去打着滚。滚着滚着嘎然而止,抱起枕头嚎啕大哭。哭着哭着又抱起胳膊管、大腿板一阵乱啃。啃出牙印子啃出血布丁,痛到精疲力竭。

李伦抢孩子的手段尤其高明,逢抢必成。接连抢的几个孩子无一失手。虽然抢的难度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危险,他都能逢凶化吉。

前面两个孩子被锁定目标后,他看准时机抱起孩子就走。仿佛他是孩子的亲爹。他抢的孩子多数是由母亲领着的。毕竟,从女人手里抢来更有把握。孩子的母亲发现后,叫喊着,像一头母老虎扑了过来。但女人和男人的力量相差悬殊,惊吓之下的女人更是不堪一击。一推一搡就跌倒在地。

孩子刚被抱时会挣扎哭喊,就见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湿手帕,往孩子口鼻上一捂。孩子顿时安静了。真是神了奇了!

一开始,愤怒的看客们瞪着眼睛,攥着拳头,大有同仇敌忾之势。胆子大的还喊上两嗓子。“抓人贩子喽,别让他跑啦!”。

当然,喊就行了,谁会伸手去拦,拔腿去追?一旦有人跳出来想“逞英雄”,他就横眉冷对。惹急了,他就从腰间掏出那把从废品站里花5元钱买的,生了锈的杀猪刀。经打磨后,酷似一把印度腰刀。刀口上抹了银粉,远处看还一闪一闪的。

那“逞英雄”的汉子即刻让到一边。再没人敢挡李伦的道儿。那些囔囔的人也不囔了。李伦继续抱着孩子,大摇大摆地离开。嚣张得意之极,如入无人之境。就这样,李伦频频得手。

都知道抢孩子是犯法的,若是被抓了,轻者判个三五年,重者就难说了。可李伦不怕。他是天不怕地不怕。进派出所,看守所,蹲大牢,甚至砍头、挨枪子儿都不怕。谁要拿坐牢或者杀头来吓唬他,那算找错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世上最亲的两个人都离他而去了。

五岁的儿子小豆子被人贩子抢走了,已经三个月。警也报了,也发动亲友们进行了全城大搜寻。孩子依然杳无音讯。

他痛不欲生。不吃不喝不睡,眼看快挺不住,走路都东倒西歪了。亲朋好友七嘴八舌好心相劝:李伦哪,别再白费力气了。想开些,不行再生一个?小豆子呀,不是被人取走了器官,抛尸荒野、沟渠,就是被弄成了残疾儿,在街角路边行乞。那些人贩子可是天底下最狠心的主儿,怎么会好端端白养小豆子几个月……有个不知趣的亲友越说越来劲。

李伦突然挥着拳头大吼一声:滚!都给我滚——

就像他赶走疼爱的妻子。

当初多么恩爱的夫妻啊,只因儿子被抢彼此弄得伤痕累累。

李伦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妻子带着儿子要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出现?他怒问妻子,妻子争辩道:这种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完全是巧合、是偶然。李伦说,偶然背后总有必然。偶然能大过必然?

李伦是外科医生,开肠剖肚是他的拿手好戏。每个手术之前都要科学的论证、严谨的推理,来不得丝毫马虎和差错。良好的思维习惯,使他坚持认为,偶然背后定有必然——那才是儿子被抢的根源。他思来想去,答案好像离他不远,若明若暗,时隐时现,却总是抓不住。当他进一步苦思冥想,思维抵达潜意识层面时,才发现问题在自己身上。就是说自己才是必然。

他意识这一点时,就开始冲妻子发火。这样才可以扰乱视听、转移视线。

是的,孩子是她带出去的,也是从她身边抢走的,他有理由骂她。明知道责骂妻子,相当于在她心灵创伤处撒盐,他仍然强忍住内心的煎熬,用争持和责骂来平抚焦灼、麻痹神经、自欺欺人。

他像一只近乎爆炸的皮球。吵得最激烈时,他扬起手,重重地摔了一巴掌。

本来,这一巴掌要打在妻子脸上,却扇到了自己脸上。妻子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李伦的巴掌。也许,切肤之痛的打击会让她好过些。她相信惩罚能消解一部分愧疚。她无法说明,无人倾诉,只能默默忍受。像一只被关进笼子等待处置的老鼠,找不到逃脱的出口。

可是,李伦这重重的一掌,怎么会打在他自己脸上?

当她听到一声脆响,却没有感到脸上生疼火辣时,她睁开了眼睛。看到李伦脸上的掌印,她明白了。她顿时恼火了:李伦,你什么意思?该打的是我,怎么打到你脸上了?

李伦说,我,我更该打!我最该打!我该杀!

妻子不解地看着他:你,你这是鄙视!连打都不屑于打我,也许看都不想看我吧?这比骂我、打我、杀我还狠哪!我是失职了,孩子被抢,我比谁都难过。可你,那好,既然这样,我走!我去找儿子。就算找遍全世界,找到死,也要找到儿子。说完,她踉跄着冲出门。

儿子被抢以来,夫妻俩回到家里,都不自觉走到儿子的房间。站到床前,仿佛胖嘟嘟的小豆子正熟睡,还流着口水。哎呀,时间到了,要去幼儿园了。可小豆子睡得正香,怎么忍心叫醒他?让他睡吧!一转身,又仿佛小豆子坐在地板上,专心致志地堆积木,摆弄变形金刚?连爸爸妈妈啥时候站到身后都不知道。这一幕一幕分不清是幻觉还是梦境?可是,当他们醒过神来,眼前除了冰冷的床铺,和一堆不会说、不会笑的玩具,哪来的小豆子?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往外涌。

“夫妻向隅,茅舍无烟”。这对失魂落魄的夫妇,再也无法面对这个清冷的家,无法面对彼此。这种状况之下,妻子的离开,也许对双方都是短暂的摆脱?

没有亲人相依,李伦的人生就像一根枯草,一块青石,寻不出一点意义。简单说,活着跟死了一个样。可是,当他要选择用哪种方式结束生命的时候,又觉得就这么死?死了也白死。做点什么,才能不白死?

李伦这个胸外科专家,每年做一百多例手术。他怎么也没想到,救得了别人却救不了儿子。更救不了自己。

痛不欲生过后,李伦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个伤天害理的行当——抢孩子。他简直疯了!

李伦嫌诱骗的方法太费时太费心,不如“抢“来得开门见山。女人的丝袜兜头一套,嫣然是飞侠大盗。

李伦抢了两个孩子之后,胆子越来越大。他敢虎口拔牙了。当然,这只是个比方,因为他胆子实在太大,硬生生从一个有二十年“坑蒙拐骗偷拿抢”经历的高手、能手、老手——江湖人称“不失手”的手上抢过一个孩子。

那天,李伦在超市门口转悠了半天,也没发现目标。他正打算卷旗收兵,忽听女人的尖叫声:“孩子,我的孩子!有人抢孩子啦!”他回头一看,一个贼眉鼠眼的瘦小子抱着三四岁的小男孩,迎面跑来。其间,和几个男人擦肩而过。男人们咋呼两声又避让开了。因为这瘦小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相貌凶恶“五短三粗”的家伙。

李伦这才知道,自己技术上还是差些火候。你看,这小男孩就在眼皮底下,他却没发现,被别人捡了便宜。

李伦抢上一步,挡住瘦小子的去路。“站住,放下孩子!”

瘦小子一愣神。后面那“五短三粗”抢上一步,“噌”,从腰间抽出两尺长的砍刀,皮笑肉不笑看着李伦:走开,少管闲事!

霎那间,齐刷刷的眼神往这边看,仿佛一场好戏即将开演。当然,不靠近、莫向前。保持着隔岸观火的距离最安全。

李伦眯缝着眼睛,看看他的砍刀:唉,兄弟,你这刀,怎么没开刃呀?能砍人吗?

“什么?没,没开刃?”

那家伙看了看刀口,脸一红:哈哈,你还算个行家!难道你,也是道中人?他语气舒缓了许多,一扫凶狠恶毒,还带着他乡遇故人的亲切感。

李伦稍一迟疑,赶紧说:啊哈,刚入行,还实习期呢!

那,你知道我是谁?

李伦道:这个——我?

那人转动着手中的刀,回去问问你老大,“不失手”是谁?

李伦在资讯上看过有关“不失和”的报道。“不失手”是个抢孩子惯犯,警方盯了很久,却一直未能抓获。

李伦故作崇敬道:哦,原来是大神“不失手”?我可是您的迷粉哪!敢问大神,有什么绝世武功,居然行走江湖多年,抢过孩子无数,从来不失手?

嘿嘿,我看你蛮灵光,是个苗子。将来成了气候,可别忘了师傅哈!

他又压低嗓门:实不相瞒,什么功夫不功夫,又不是华山论剑、武林大会。干这行只需牢记“大胆”二字。

什么?这算绝招秘籍?李伦一迷惑地看着“不失手”。

“不失手”见他不解,补充道:只要胆子大,哪怕不带刀,也照样抢孩子,做恶事,没人敢阻拦。善恶之间就好比压弹簧,又好比办那男女之事,你软它就硬,你硬它就软。

李伦抱拳:哎呀呀,高人,高人哪!

“不失手”向前迈一步,嘱咐道:小子,刚入行,少问、多干、多体会。说罢侧身就走。

李伦指着前面瘦小子怀里的孩子:大神,这孩子,是我的!

“不失手”脸色阴沉下来:嗯?怎会这么巧?我看你是精明过火啦,想从老虎嘴里掏羊腿——不要命啦!

李伦坚持道:的确,这孩子是我的。

“不失手”见李伦目光坚定,一时捉摸不透他。就算是你的,也不能空手讨回吧?

李伦道:算我欠你个人情,我叫“手术刀”,你记着,改日加倍还情!

“不失手”吭了一声,还有这等说法?我看你在胡搅。惹恼了我,这没开刃的刀也能砍死人!

“不失手”扬了扬手中的刀,威胁道。

李伦冷笑道:那好,看谁的刀快。话音未落,只见李伦手中射出一道白光。就听“哎哟”一声,紧跟着“咣当!”一下,“不失手”的砍刀落了地。

原来,李伦掷出的手术刀,扎在“不失手”的手腕上。李伦上中学就爱投飞镖。后来上大学学了医,又把手术刀当飞镖练。有事没事投几下。天长日久,这投镖的功夫也练得马马虎虎。今天本想吓唬吓唬“不失手”,没想到竟然超常发挥,打哪指哪了。

“不失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搞懵了。

前面的瘦小子见势不妙,放下孩子,拔腿就跑。李伦并不追赶,抱起孩子,大步走向不远处一辆贴了临时车牌的黑色奥的。等“不失手”反应过来,奥的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失手”捶胸骂道:上,上当啦!快追呀!

这“不失手”已经混到拐卖团伙的骨干头目了,今天居然被这无名后生,直接从手中抢了单。到手的肥肉丢了是小,因此落下笑柄,丢了颜面是大。从此,贩人江湖再无“不失手”。

为安全起见,李伦把抢来的孩子放在租来的一处偏僻的闲置民宅里。宅子很大,有两层院落。孩子被关在后院里。李伦恐吓说,谁敢乱喊乱叫,把谁鸡鸡割掉。谁要想逃跑,把谁卖到人肉包子店,剁成馅儿包肉包。胆小的孩子吓得尿裤子。李伦又安慰道,听话的,过几天就放你回去。

李伦不仅给孩子们好吃好喝,还买了漫画和玩具。孩子们才慢慢放松下来。

李伦抢了孩子就在手机上看资讯。资讯里把他播得神乎其神,成了传奇人物。他对此不感兴趣。他鄙视那些围观取乐的看客,博人眼球的报道。

资讯播出后,他从网站、微博、朋友圈里观察了解人们的反应。人们先是义愤填膺,破口大骂人贩子缺德、残忍。诅咒他前八辈、后八辈。然后,貌似抨击、实则赞美人贩子艺高胆大。把盗抢儿童事件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没有人想到、也不会谈到,此事跟自己的关系。更不会相信有一天,这种不幸会落在他们头上。

当他抢了二三个孩子,媒体接连报道,舆论酝酿发酵之后,人们不再沸腾、不再热闹,开始反省思考。为什么罪犯如此猖獗?为什么罪犯频频得手又一次次脱逃?对这些看似无解的疑问,李伦发出一阵阵冷笑。让李伦意想不到的是,他再抢孩子的时候,有人胆敢拦截阻挠了。下手的难度与日增高。

李伦仍然没有罢手,不到黄河他不会死心的。如果今天再得手,就抢到第五个孩子了。

他曾在超市门口,人民广场,学校附近抢过孩子。今天,他要在一个叫“富士山居”的富人小区试身手。

富士山居对面的公园里,落日余辉穿过粉红色樱花,将树下玩耍的小朋友脸蛋,映得红扑扑粉嘟嘟。虽已临近傍晚,小朋友和妈妈们仍然流连忘返。孩子们有的玩滑滑梯,有的跳蹦蹦床,还有两个搭班玩卡片的。那个穿洋服的小男孩,独自翻看一本故事书。衣着打扮高档富贵,一看就是极富人家。只是从背后看,郁郁寡欢不合群,不像别的孩子活蹦乱跳。

李伦手里捧着一本书,缓步走来。看似眼睛盯着书本,其实用余光观察着孩子和妈妈。他走近那个穿洋服的孩子时,孩子妈妈正兴致盎然地用手机对着树上的樱花拍照。李伦熟练地套上头套,抱起孩子就走。李伦今天下手有点急躁。因为这些年轻妈妈比前几次的妈妈们警惕性高了,根本不让孩子走出视线太远。他没办法像以前,等到最佳距离再下手。为保险起见,他抱起孩子时顺势用手帕捂了捂孩子的嘴巴。孩子只蹬弹两下就老实了。然而,孩子妈妈还是及时发现了,叫喊着扑上去和他撕扯。

李伦一扯一搡就把她撂倒了。李伦正要拔腿,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东西南北各方位,分别冲上来中年妇女、少年郎,精壮小伙,老大娘。

李伦急了,“哧溜”从腰间拔出那把杀猪刀,厉声呵道:想活命就让开!

人们没有退却、没有让步。这时候,公园里练拳的、跳舞的、谈情的,散步的,都围拢过来,摆成了八卦阵势。

李伦轮起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怒喊道:难道你们不怕死?都是炸碉堡的董荐瑞,堵枪眼的黄继光?

一步二步三步,人们步步紧逼。异口同声喊道:放下孩子!束手就擒!

看来,要带走孩子是不可能了。

李伦放下孩子,孩子脸朝上软绵绵躺倒在地。这时,李伦突然瞪大眼晴盯着孩子。片刻,忽地伏下身子,抱住孩子大声叫喊:我的孩子,他是我的孩子!

李伦已被团团围住。有人扯下他的头套。哎呦,小伙子长得清秀斯文,不像个恶人哪,怎么干这事?老大爷道:小伙子,你真会演戏,分明是你抢来的孩子,你看自己成了瓮中之鳖,就说是你的孩子,当大家是傻子?

说话间,人们就去夺孩子。哪知李伦抱得死紧。不放手,不松口,不停地喊着,我的孩子,他是我的孩子!

打,打他人贩子,打他抢孩子贼,别听他胡言乱语。“扑扑通通”好像下水饺,“噼噼啪啪”又像放鞭炮。李伦鼻青脸肿,眼睛得快合缝了。他仍然咬着牙继续喊:他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看来这家伙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抗击打能力蛮强的。有人就打扳他手指,可他双手十指紧扣,手指好像长到一处了。

报警算了,让警察来处理,不行把手给锯掉救孩子!有人提议。

几分钟后警察来了,李伦的手没锯,他自己松开了。“好哇,警察同志,你们来我就放心了!”

嗯?哦,是嘛?你够聪明啊!被抓了,判刑了,总比被打死好嘛!

到了警局,李伦冲一个警官模样的人囔囔开了:警官同志,你们给我作主啊,这是我的孩子,真的!

警官看着他,皱皱眉,你呀你,我看你是抢孩子抢疯了,都到这地步了,还不如实交待,把大家当傻瓜?

我没骗人,不信你看看,孩子耳际处有朵梅花痣。警官扒过孩子脑袋,耳际处的确有个粉红色梅花痣。

警察咳咳笑道,别逗了,这东西长在明面上,有眼都能看见。就好比,我闭上眼睛就知道,你脸上还长个鼻子呢!凭这能说明什么?

李伦急了,你再扒开衣服,看他肚脐眼是不是也长颗梅花痣?

警官来了兴趣,一把扯下孩子的小马裤。肚脐眼上真有颗梅花痣。粉红色,五瓣梅花,栩栩如生。警官盯着李伦看了又看问道:你,还有证据吗?

真麻烦,你们可以做DNA呀!李伦有点不耐烦。

警官愣了一下,嗯,DNA?

李伦又摇摇头,那也麻烦。不如等一会儿,只一小会儿,孩子醒了你再瞧!

警官点上烟,不耐烦地猛吸两口,眯缝着眼看李伦。烟没吸过一寸,孩子果然醒了。半梦半醒的孩子一见到李伦,抱住脖子哇哇大哭“爸爸爸爸!”由于伤心过度,声音打着嗝,肩膀一耸一耸。李伦也呜呜哭了:小豆子,爸爸想你,爸爸对不起你!

人们都转过脸去抹眼泪。

这一声“爸爸”,真是一句顶一万句呀!

警官把小警员叫过来训斥:你呀你,入队快一年了吧,怎么还犯这低级错误?人家是孩子父亲,你楞把他当成抢孩子贼抓来!

小警员不服气:那,他的确抢了孩子。当场那么多目击证人,好多人还参与围捕了。

警官见他不服又要训斥。李伦道:警官,不怪他,他没错,我的确是抢孩子贼。

警官火了:你脑子有毛病?横竖都是你在说。

李伦:警官,我说的都不错!我既是这孩子的父亲,又是抢孩子的贼。我儿子几个月前被人抢走了。今天,阴差阳错又被我抢了回来。而且,这段时间,我已经抢了四个孩子,都关在郊区牛栏村的民房里。

警方很快将四个毫发无损的孩子拯救出来。同时查明了,李伦的儿子小豆子,当初被人贩子抢走后,高价卖给了一对有钱无子的海归夫妇。这对夫妇是通过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才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警方又通过这密密层层的关系,顺藤摸瓜,抓到了那个人贩子,同时捣毁了一个成员上千人,管理现代化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团伙。

对李伦的定罪让法官们大伤脑筋。他虽然对儿童实施了绑架,但动机不明。不以拐卖、不以领养、不以奴役为目的。该如何定罪?

检方追问他作案动机,他红着眼圈讲出了既荒唐又让人深思的真相:

儿子被人贩子抢时,我就在现场。可是,我悄悄地躲开了。

审讯人员惊讶道:原来你是这种人?连儿子都见死不救!

我混蛋,我可恨,我可杀!可是,我也冤枉啊!

因为,我根本没认出儿子和妻子。妻子当天要参加一个聚会,所以,她刚刚做了头发,化了妆。又穿了以前从未穿过的旗袍。连儿子也穿一套崭新的牛仔装。惊慌失神的妻子,也没留意到不远处的我。我路过时,听到有人叫囔抢孩子,只扫了一眼没有细看,以为是别人家的孩子。

哦,你以为事不关己就可以高高挂起,一走了之,万事大吉了?活该你!

对,本来,抬步之间,我完全可以阻挡他们的去路,救下孩子。可是——

唉!当知道被抢的是我的孩子时,真想一头撞死南墙。

最怕最怕的,是妻子知道真相。我在她面前从容表演,假装与自己无关。这一来,总听到内心有两个声音在争持。一个声音说,李伦,你有愧、你有罪。你要敬重事实,把真相告诉妻子,对世人摊牌。另一个声音说,不,千万别做傻事。那样你会身败名裂,在妻子面前,世人面前抬不起头。还是守住这个秘密吧。有些秘密要守它一生的,只要你过得了良心这一关。

两种声音激烈地争持撕打,我快要崩溃了。

这时候,妻子又听说,儿子被抢时我在现场出现过。妻子追问,我矢口否认。还反过来骂妻子想推卸责任、倒打一耙。又骂传言者拨弄是非,火上浇油。我以为骂得越起劲,越证明自己的清白无辜!

结果,妻子伤透了心,离我而去。

我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人,尤其不像个男人。

那你抢孩子就更可悲了!审讯人员鄙夷道。

嗯,你说的对!

可我就要抢孩子。

抢到人人害怕,怕到人人敢抓坏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 | 逹士通人 烟熏妆、大板牙、塌鼻子, 哪吒,俨然一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形象,却刷爆了今年暑期档的票房。 无疑,...
    達士通人阅读 545评论 7赞 24
  • 一个孩子在学习现场,静静地写着作业,和大家紧张的学习组成了一幅画面,如果大家留心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小...
    王书朋阅读 75评论 0赞 1
  • 情感世界里最基础的定律:是你的便是你的,不是你的无法强求。纵然无数读本教导你如何留住男人的心,可是他如果足够爱你,...
    BessieZhang阅读 126评论 0赞 0
  • 一帘幽梦,百万香[调皮] 图一图二的名字,叫一帘幽梦和百万香,正是因为这个名字才买回来的,想起了琼瑶,以及...
    白雪飘零阅读 41评论 0赞 0
  • 一小水滴一阅读 17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