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驴们——黄花菜的代言人(1)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代卖杏花。

忽感群里有召唤,轻点群门把头探,

朋友来了有好酒,周末小聚采黄花。

? ? ? ? ? ? ? ? ? ? ? ? ? ? ? ? ? ? ? ? ——题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530

团长老邓在驴群里深情地喊了一句"黄花菜,通知我了!"

这声音给人的感受,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在特定的时间,打开收音机的开关,安静的坐在收音机前,里面传出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小喇叭开始广播了"一样的欣喜若狂。

前几天群里聊天的时候,团长老邓还说"油菜花没通知我呢"

由此可见,无形中就成了油菜花的代言人了,时刻注意它的动向,发表它的动态,这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

今年与往年不同

团长老邓的这一嗓子可了不得了,驴们好似因疫情,被破关在笼子里失去自由的巨兽,听到要逃出牢笼前的信号,发出一声希翼的嘶吼,非常的振奋人心。

春雷一声响,大地万物复苏,历经风雨磨砺的树枝,一改僵硬呆板的冬姿,仪态轻柔娇嫩,长满了青春的气息。

漫山遍野的小草,像是听到了冲锋的集结号,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黄黄的油菜花在绿色地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摇曳生姿。

也惊醒清晨沉睡的驴们,驴群里顿时像被网上网中央,刚浮出水的鱼,活蹦乱跳的跳来跳去,幸福的像心里刚刚绽放的玫瑰花。

你就听吧,驴们个个都像受惊后的小鸟,在群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受到最严重刺激的是大家老大彩虹,在喜悦的心情刺激下,要出发的前一天晚上竟然失眠了,瞅瞅她那点出息,太不淡定了。

后来大家两辆车50分钟后,来到团长老邓家汇合时,把自己的那点底儿都和盘托出了,也是个心里没有秘密的人。

前一天晚上担心睡不着觉,提前吃了安眠药强制睡眠,吃了安眠药都没能安然入睡,现在的头是晕晕的,面白如玉的脸上涂满了憔悴的疲倦,丝毫没有影响到老大身上的气场风采依旧。

只要见到驴们立即满血复活,就像打了鸡血,还打趣儿的跟驴门说,我今天头脑可不清醒啊,我要是说话什么深了浅了,可别往心里去啊!

我回应了一句,不要以这为借口,就可以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了。说完大家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当我提笔写到此时,让我脑洞大开,时光倒回到五年前2015年,思绪排列整齐的站在那里,等待主人的到来。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时间会过滤掉那些与大家擦肩而过的人,留下那些真正值得相交的人。

而当时光的车轮碾压而过,岁月为大家冲刷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过客,只留下那么几个怎么赶也赶不走,常常嫌弃却无法割舍的人。

世间万物本身没什么变化,最大的改变就在自己心里。

想着为什么走着走着,最终只剩下这10+1头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