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杂记十三

巍巍华夏,礼仪之邦。旧习俗制,渊远流长。

将睡之前,沙发坐卧。妻用笔记本收尾工作,我用平板刷看视频。

“…饭前不训子,睡前不训妻,...”大概是源自某段古语的几句话,我头一次听到,很讶异。

“什么?睡前不训妻?!疯了吗!”妻恰巧听闻,吼道。

“可不!”我忙接道,“还训妻?绝对是封建糟粕。”

“这也就是过去,如今睡前不被妻训都烧高香了!”我赶紧又补充一句。

“都什么年代了,还宣扬男尊女卑?”妻接着愤愤不平。

作为男人,我打心眼里反对男尊女卑,瞧不上自恃大男子主义的个别老爷们儿。可是,当下多数家庭的阴盛阳衰,让人感觉从男尊女卑过渡到男女平等仅作短暂停留,然后一下子就走向女强男弱的另一个极端。

权衡再三,我还是放弃了继续探讨争论的打算。毕竟,毫无胜算可言;更何况,她未必遵循“睡前妻不训”的新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