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还闲,也该修补牙齿了

坐在办公位上隔窗望去,斜对面居民楼单元门旁边的两扇窗子上,分别挂着牙科诊所的广告牌,其中一块是黑底红字的“牙科”二字,镶着一圈时闪时停的绿灯,另外一块扁一些长一点儿,也是黑底红字,不停滚动着诊所的项目、收费、折扣等服务信息。看着广告牌,用舌头舔舔残破了一年的牙根,是该抽空选处牙科修补一下牙齿了。

现在说起应算是前年的事情了,已经蛀坏了许久的左边倒数第二颗大牙不幸在与鸡骨头的较量中崩掉了大半,只剩下牙根和不到一半的残冠。接下来的半年多,我就用这不到半颗的牙齿勉强参与咀嚼,好在它一直没有作痛或发炎。因为惧怕修牙加之不耐烦漫长的周期(全是听说),所以不知不觉就拖到了一年前,直到剩下的小半颗牙冠在出差南京期间彻底断送,只留下牙根在那里豁着。

本来去年下半年就应该开始着手修补这颗破牙的,由于特殊原因不方便安排,过了春节又闹疫情,直到现在还是在用可怜的牙根对付着配合嚼东西。

从小牙就不好,属于70后典型的四环素牙。以前既没有条件讲究口腔护理,又觉得反正牙黄且不整齐还少量龋齿,根本也不重视此类保养。结果到如今,除了已然坏掉必须修补的这颗大牙外,尚有两三处牙洞需要诊治。看来必须要上心考虑牙齿的遗留问题了,否则会给将来的健康与饮食造成隐患。

一颗小小牙齿,也是人体器官的重要组成。牙坏了,虽构不成残疾,却也残缺以至影响咀嚼甚至破坏尊容。趁着眼下还闲,趁着现在易于修补,赶紧把吃饭的装备好好整顿整顿,从牙齿入手,让人体的机能和壮态焕发回来,年轻起来。

若要恢复提振,则不能容忍一丝颓废,包括对待修牙这样的事情,包括对待工作与生活的细枝末节。

临近下班,恼人的雨噼噼啪啪下了起来,是顶着雨走,还是等候雨停?这多像人生中关于一些时机的把握,当机立断亦或静观待变,结局的好坏可能差别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