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就三天,长也一年

这周工作日好短,短到只有三天,然后三天假日,接下来周日上班。恍惚中三天已过,休息日就在眼前。刚刚开工的作息注定又被打乱,正好喘喘气,也好复复盘。

2020,曾被厚望,又被错付的年份。先是中国受虐,后是全球遭殃。从前还持续关注国内与海外疫情的数据日报,特别是哈尔滨与牡丹江先后出现输入及爆发反弹期间更是“早看确诊病例,晚看行动轨迹”。随着国内大部稳定,国外增势不减的“新常态”局面逐步形成,基于对本土防控体系的信任与海外防控力度的失望,反倒对于疫情变化及其影响生产生活的状况没那么震荡和敏感。本不打算出国,也不必须行游,况且不怎么高的收入好在有保障,每天忧思也不顶用,每天悲催也不解决问题。

就像这次北京意外出现的疫情危局,若是将来回看整个新冠病毒流行在国内的发生发展直至完全控制的历史进程,估计北京的本轮反弹只是正常不过的小概率事件而已。诚然,北京政治地位太特殊,象征意义太显著。

如此,长期预警与常态防控将是今年甚或更长时间的社会主基调,但应确信,疫情对于人们工作生活的干扰和妨碍将越来越小,在绝大多数时候、绝大多数地方接近于零。

图片来自网络

远了,说归三天。周一一切如常,除了阅读图书文章,还帮朋友跑了趟腿,从购买到送达,简便得像一单快递。周二早早请过假,在确定不需要安排接机之后,正好让兄弟按原计划陪着去处理一下去年遗留的车辆违章,据说网上预约已排到七月底,幸亏关系接洽硬是加了个塞。与重要来客的会面因为航班延误推迟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晚七点半才开始。效果不敢说多好,毕竟自己第一次经历跟求职类似的交谈,至少氛围不尬,感觉不懒。周三本应该继续与客人趁热打铁地叙聊,一方面客人活动日程有变,一方面自己也有意稍作冷却,两全其美,各自遂心。既然这样,那就安静在办公室度过节假日的前一天,下班时再把工会发放的福利礼盒带回家,多多少少也添饰些吉庆的味道。

不论有多艰难,不论有多萧索,对于国人而言,传统佳节必然照过不误。那些承载历史学问的特色风俗,不但不能削减,反而更要增强。这是多好的凝聚人心、熔铸志诚、抚慰情感、振奋精神的时机啊,吾国与吾民,皆比以往更形期盼热望。

就个人而言,突降的晦暗从去年端午至今已长达一年,如细数逢闰年又闰月则一年有余。某种转变的尝试与彻底救赎的决策,从春节后一直执念坚定,不为现实所动摇,不为未来所莽惑。我想,像本周这样的三天,以后还会因短暂而不觉消逝,而有些抉择的期限,却至多假定为一年。短就三天,长也一年,有时判别搭错车并不取决于候车时间的长短,关键是,心神可否安闲,方向有无偏失。

不好的境况,不好的光景,却知遇最好的人,幸临最好的机会。这般看来,逆势之下,谁说不会潜藏最好的重生,伏笔最好的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