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写字,看剧,做饭,除了还没重启的上班,为何总是日久生懒、意兴阑珊?(上)

读书

盘桓了一个多月,一本薄薄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勉强断断续续地读完。三联社的图书,版本装帧都好,茨威格不愧传记文学大家,把伟大人物的历史瞬间还原得真实、精妙。可惜我对于中外书籍所投射的思想与学问隔阂,向来缺乏足够的包容度和接纳性,故而对海外文学提不起太大兴趣。

那些优秀的翻译家和译者历来力求“信、达、雅”,甚至为此系统研习目标国家的人文历史、风土民情,倾情呈现的译文俨然铺设了读者与编辑之间彼此通达的桥梁。去年刚刚读过的《白夜行》是绝好的例证,私以为可能是故事性比《解忧杂货铺》悬疑和完整,也让我对东野圭吾的日式小说及其畅销有了稍微深切的了解和认识。

从五·一开始复读的《又见春天》(萧红)只剩下个别篇章漏过,已不再有硬着头皮扫光的必要,早被我送回书架了。眼下《张晓风散文自选集》每日一、两篇,不是读不进去,而是晓风女士的文字属实完美,竟有些不舍得且作匆匆过客,更期待慢慢地心神交汇。

网络上的泛阅读倒还坚持得不错,每天睡前把简友的文章都读完是硬任务,至于任意浏览的其他内容,那就上天入地,随心所欲了。

宅在家时间宽裕得很,分配给读书的份额却不咋多,看来捧着书痴读的人在当下确实难得,我也就不复苛求去养成那些有计划、有目的的阅读习惯了。

书,还要终生读下会。只是,深浅随缘,多少随兴。

曾经坚持订阅和按期啃读的《书城》杂志

写字

重归龙8官网之后,几乎所有成文的东西都放到上面了。13万多字,三个多月,自在撒欢,自得其乐。基本上日更,只是完活的时间段从上午推迟到了晚上,这也是考虑应对上班后白天时间碎片化所做的调整。

既然选择于网络平台发布,如果说丝毫不在乎阅读量的话未免太假,那么,我对某篇文章的希望值与面世后赢得的关注度之间的偏差与矛盾就不可回避了。对此,我选择轻松、淡然,只要符合写作的初心,不违背发声的意愿就足够。当然,向来静默沉寂的我也会偶尔地引文发个微信朋友圈或微博,不只为晒出个性观点,更为宣示独特存在。

从立意到选题,直至下笔成章,改了又换,写了又删,原来不拘一格地讲点什么并记录下来绝非想象中那么简易。一来对文字怀有敬意从不灌水,二来对写作诚惶诚恐谢绝糊弄,因此,以前熬夜赶公文的憋闷与发呆觅佳句的踌躇依旧死灰复燃,是故苦心孤诣常有,行云流水少见,这正是朋友们眼中文风的“谨”与“紧”,恭维地讲可以当做一种格调,不客气地说火候还差得远哩。

最近这段遭遇的瓶颈不在于话题,而在于始终追求突破却难获进展,体裁、文笔、风格,皆深感疲乏,频生倦怠。也许书写文章如习练武功,层级的跃升需要寂寞忍耐,挺过去,才有进阶的可能。倘若笔下的流淌是为了缓解心上的痛苦,那么此时的阵痛更加值得担扛,何况,与梦想中希望创建美文佳作的年龄相比,现在还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