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月华玉明,缘定今生(二)

连载小说-----月华玉明,缘定今生(二)

编辑/寇寇

编辑/寇寇

在养伤的过程中,一般都是上官玉照顾前后,因为,欧阳月华说他本人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只是因为现在不便,所以只能先劳烦上官玉照看。


每天上药,擦洗,宽衣解带都是上官玉代劳。小桃特别不满,上官玉总不以为然,说江湖儿女,不必计较太多。


直到欧阳月华好转,可以下床行走,上官玉才无需再管。


就在欧阳月华要求和上官玉同去后山砍柴时,上官玉说可以,但是,必须一切听她安排,在出门前把欧阳月华倒置的估计连他爹都认不出来。


欧阳月华问她是为何,她说:“大家身处偏远地区,这边本就都是平凡俗人,就月华兄这仪表堂堂的相貌,估计会引来很多女子青睐,所以,为了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才除此下册,希翼月华兄体谅。”


欧阳月华赞她小小年纪竟然能想的如此周到,值得敬仰,同时也在她脸上好像看到了什么隐情,内心想到,这玉兄说话谈吐,不像是这山村之中长大之人,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


随后一些时日,他们经常一起出没后山之间,欧阳月华因有武功,还会射猎,所以,那段时间他们伙食也改善不少。


上官玉和上官陶(小桃)俩人都开心不已,特别是上官玉,每天拉着欧阳月华,让他教自己武功。上官陶明里暗里阻拦都无用,最后也就不管了,反正现在都男儿装扮,想必也不会有什么。


六月的天,练了一天功后,上官玉感觉自己浑身都臭了,天凉的时候,她都是打盆水在自己屋里擦洗,可是,这么热的天,她可以趁着傍晚无人,去山后河边享受哪一抹清凉。


她原本想叫小桃陪同她去,但是,刚刚好小桃这几天身体不适,哪她就自己前往算了,她拿了换洗衣服,便向后山走去。坐在窗前的欧阳月华,看到上官玉独自往后山走去,在看看快黑的天,不放心,便随后跟上。


一直跟到河边,心想这家伙有一个这么好的地方,可以洗澡纳凉,都不叫我。他正准备喊一声玉兄,但是,看到上官玉,穿着里衣,披着长发,走进河中,哪身影就是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


欧阳月华感觉自己魔障了,但,随后的一眼直接让他石化,久久不能平静。上官玉进水之后,褪去里衣,就着一肚兜坐在水中。黄昏的晚霞已退,余留的霞光,照在她刚刚钻出水面的玉一样的脸上,欧阳月华,知道的内心此刻正在强烈的跳动。


他跑进树林,捂着心口,仍然感觉刚刚一幕是在做梦。玉兄是女的?但是她为何要女伴男装在着山野之中?难道是暗害我的人设的局?不对,那样她完全一开始就不用救我。


欧阳月华想走又不放心留上官玉一个人在河中,最后,就在一个看不到,能听到,不冒犯的地方守护着上官玉儿一直到跟着她后面回家,才回房。


这一晚,上官玉睡得格外的香甜,欧阳月华却失眠了,想想以前府里被别人硬塞进来的女人,一个个见到他,都想把他活吞了一样,都是贪图他的相貌和地位,最后,他不得已才说他喜欢男人,把那些女人给打发了。


他曾以为,他这一生都不会再对女子动心,甚至讨厌女子的碰触,现在看来,是没有遇见那个让他动心的人。


第二天一早,上官玉儿便来敲门:“月华兄,你起了吗?我进来了哦。”


不等欧阳月华回应,就推门进房,看到正在穿衣的月华,就好像正常的无事人一样,这让欧阳月华感觉他昨晚只是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女子一定不是此刻眼前淡定看他穿衣的玉兄。


难道是自己魅力下降了,就勾不起这丫头一点想法?还是因为前段时间的照顾对他开始免疫了?要不就是还没有开窍?希翼是最后一个,不过,以后的路还有很长,他有的是办法。


上官玉儿,看着欧阳月华,一会儿皱眉,一会儿面露邪笑,以为他发烧生病了,走上前去,摸摸欧阳月华的额头,欧阳原本沉静在自己的想法之中,突然看到眼前放大脸,和额头上的手,伸手猛地一拉,就把上官玉儿拉倒了自己怀里,一起倒到床上,而且,上官玉儿的嘴此刻就贴在他的嘴上,那柔软和香气让他情不自禁的舔了了一下。


此刻,上官玉儿到没有想那么多,就知道自己失礼了,想赶快往起来爬,可是,谁知道越急越没能爬起来,让此刻身下的欧阳月华不淡定了,沙哑着声音,硬是把她扶起放到一边,嬉笑着说道:


“玉儿,我的魅力大的就这么让你喜欢吗?”


上官玉没注意欧阳月华的暧昧的称呼,像以往一样,就像个崇拜大哥的小弟点头答道:


“月华兄魅力想不叫人喜欢都难,对了,月华兄,你睡觉身上还带武器吗?”


说完就朝欧阳月华身下瞅去,这下,剩下,欧阳月华,彻底不淡定了,看来这丫头不是没有开窍,直接就是什么都不懂啊!


欧阳月华喝口冷水,穿好衣服问上官玉儿:“玉儿,你小时候上过学堂吗?”


上官玉摇着头说道:“没有上过学堂,就是家里请的私塾老师上课时,我曾在外面跟着学过几年。以后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请月华兄多多指教。”


“外面是什么意思?”欧阳月华疑惑问道。


上官玉达到:“不怕月华兄笑话,我乃是庶出,母亲去世的早,所以在家中没有地位,很不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待见,所以大家上课时,我只能待在外面听课。”


欧阳月华听后,心中对玉儿有中说不出的心疼,笑着说道:“没事,以后有愚兄会好好照顾你,教导你的。”


随后一段时间,欧阳月华都在这里陪伴上官玉儿,教她习武,读书,只要是她喜欢,她想学的他都一一亲自传授。


同时,他暗地里召来暗卫,让他们把上官玉儿的身世好好查清楚报给他。


夏以过,秋微凉。欧阳月华告诉上官玉说他要走了,还说很快就会再与上官玉团聚。让上官玉这段时间好生照顾自己,等他回来。


上官月虽然不舍,但是,也知道,男儿志在四方,何况他们也许注定就是彼此的过客,有缘再见吧!

编辑:寇寇,现是龙8官网优秀编辑。拥有个人微信公众号:【读书写语】。80后自由撰稿人,现有自己的事业。读书写语,只为自己的人生能活得更加从容淡定,让自己后半生面对生活更加美好清明同时,也能为大家带去心中美好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