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儿童节

谁无年少,谁无童年?大家每个人对自己的童年都有着不可漫灭的记忆。

今天恰逢儿童节,虽然这个节日早已与我渐行渐远,可是关于它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怀念。

儿时对儿童节的期盼丝毫不亚于春节,从很早很早就开始盼望着、盼望着……准备节日的头等大事就是买一双白胶鞋。这双鞋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那个年代的朋友一定懂得像我这样全家五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浑身上下都是姐姐们的专属物,上衣是捡三姐的,裤子是捡四姐的,袜子就分不清是哪个姐姐的了,唯有这双鞋才属于自己的“量身订制”。必须由爸爸或妈妈带上自己到合作社,亲自试穿,从那时起我才知道买鞋必须要大一指。买回来后别提它有多珍贵了,必须放在枕头边,每天看着、摸着才能睡觉。

节日当天,乡里必开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一大早我就穿上这双白得晃眼的小胶鞋出发了。运动会相当的热闹,全乡的男女老少像赶集似的聚拢来,把偌大的运动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记忆中不曾参加过哪些运动项目。只记得自己脖子上挂着一只军用的绿水壶在人群中穿梭。期间遇到了叔辈家的舅舅,他买了两瓶汽水,装到我的水壶里,让我回家捎给姥姥喝。我禁不住诱惑,偶尔就会去尝一口。呀!太甜了,像甘露一样,从嘴里流经嗓子眼,再进到肚子里。整个人都快活得要飞起来了。我禁不住又尝了一小口,就这样,左一口,右一口,不知不觉间,一壶汽水只剩下壶底了。浅尝辄止的道理哪懂呀?这可怎么办呀?突然间有了鬼主意,往壶里灌点水不就好了吗,于是不知从哪弄的水灌进去。再喝一口,全然没了甜味,再也没有喝的欲望了,这才背着它回家了。

姥姥喝没喝汽水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双小白胶鞋。每周自己必刷一次,刷完之后还要慎重地抹上一层白粉,放在窗台晾晒。阳光下它是那样的洁白,那样的耀眼。然后又盼望着它快快晒干,周一好穿着它上学。童年好像总是在一个个盼望中度过……

你的童年又有着怎样的记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