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失而复得的车票(修改稿)

“何经理,有您的一封挂号信。”助理小王的话声刚落,何星的桌上多了一封信。

他有点纳闷,都这个年代了,谁还会给我写信呢?撇了一眼信封,没有寄件人信息。

何星满怀疑惑地撕开了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纸。一张小纸条也随即被带了出来,飘落在地。他弯腰捡起来一看,是张出租车票,上面的时间正是他上个月从G市出差回来的那天。

看到这张票,何星才回想起来半个月前的事。

那天,何星正坐在通往G市机场的出租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和司机聊着天。但,这个司机似乎并不爱聊天,除了回答问题,不主动挑起任何话题。

见此,何星有些意兴阑珊,便不再开口。头轻倚着窗户,眼睛看着外面快速闪过的风景,不一会儿,他竟然感到有些困意。

忙了半年的项目尘埃落定,他心里有些成功的喜悦,但身体却抵不住突如其来的疲倦。轻轻地,他合上了眼,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轻松。

迷糊中,“砰”地一声巨响,让他一个激灵从睡意中惊醒。

“怎么回事,师傅?”

司机没转头,嘴里嘟囔了一句“爆胎了”,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踩着离合,慢慢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何星抬手看了眼时间,离起飞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他心想,完了完了,这下飞机大概是赶不上了......

“师傅,我着急赶飞机呢,你赶紧给想想办法!”他的声音里透着焦急,眉头也皱起来了。

司机转过头回了句“你急也没用!我车上有备胎,马上去换。十分钟就好。”说着,就打开前门下车了。

何星无奈,只得端坐在后座等待。他时不时扭头望向身后,却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得一阵叮叮铛铛声,感觉车身一阵阵轻微的晃动。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司机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回了位子上。

何星低头一看,还不到十分钟,悬着的心可算放下了。

司机一边用手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微微转头对何星说,“不好意思啊,耽误您时间了。”车又加速开了起来。

眼见车胎已换好,何星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没关系,意外嘛,解决了就好。你待会儿帮忙开快点就成。”

他刚说完,却听得师傅一拍大腿说,“糟糕!我刚才上车时,不小心把表给按下去了。”话里能听出来满是懊悔。

“这有什么关系吗,师傅?”何星费解地问道。

“看您这样子是有公务在身吧?一会儿到了机场,您要票吗?”

“当然要票!得报销用。”

“这就不好办了,刚才我不小心把表给按下去了。前面跑的那些都没记上。眼看前面还有几公里就到机场了,可就没法给你打票了。”

“这可不成。你看能给我一张其他时间的票吗?钱数、时间差不多就行。”

“不瞒您说,今天您是我拉的第一个去机场的客人。别说大面额的票,今天是连小票都没一张。春节到现在,坐车的客人少了很多,大家也没办法啊!”

“不行!那你总得给想个办法。打不出票来,也不是我的责任!”何星语气严肃起来。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看这样行吗?我一会儿打电话问问我企业的其他同事,看有没有差不多时间和金额的票。你给我个地址和联系方式,到时我给您寄过去。”

正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航站楼门口。

何星眼见别无他法,司机说的倒也是一个解决方案。飞机不等人,他无暇多想,当即付了车费,给司机留了联系方式和地址就下车了。

当然,他也没忘把司机的手机号码存在自己的通讯录里,有了电话就不怕找不到人。

三天后,坐在办公室里的何星整理着出差的收据。他忽然想起,自己这趟的差旅报销还差一张出租车车票。

他找到了当时存的那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却只听见“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反复拨了好几次,都是如此。

何星有点不相信,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司机会为了这点钱来坑骗自己。可,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信。

挂了电话,他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是自己轻信于人,考虑不够周全,怪不得他人。那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吧!何星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当天,他就提交了报销申请,车票的事也被他抛到脑后。

如今,出差报销早就结束了,再收到这张车票,又有什么用呢?

他对着车票自己感慨了一会儿,又打开了那封信。信的内容不长,短短的七八行字却更令他感慨万千。

原来,这个姓郝的出租车司机在送完何星去机场后,就一直沉浸在自责中。下班回家路上,恍惚间竟然还把手机给弄丢了。

纵然是丢了手机,郝师傅仍心心念自己欠下的那张出租车票。他凭着那天在车上与何星简短的聊天内容,竟然找到了何星在G市住宿过的酒店。

通过酒店的工作人员,郝师傅终于拿到了何星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也多亏了疫情还未完全散去,酒店登记的信息详细。否则,他又怎能再收到这张车票呢?

看完信,何星对这个郝师傅不禁肃然起敬。他好好地收起了那张车票,心里想着,下次出差去G市,一定还要再坐他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