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司机的考证之路


10年前俺老公没和我做任何沟通,个把月的功夫就考出了一本 C照,接着刚毕业的小姑子也加入了考照大军,刚工作一年的小弟全职考了B照。为了表示自己也有上进之心,我赶紧也上了驾校。

选驾校之前我做足了功课,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我上了国字号的驾校(学费贵几百块钱),选了五星教练。(我的教练是从海军陆战队转业的,他在教练生涯中的口碑和他的名字一样——“余五星”。)

据说在他手里就没有拿不出证的学员,他为人正直,从来不向其他教练一样要收礼、爱赌博,他只是兢兢业业地引导学员练车。

但他传道受业解惑时的表达能力实在有些欠缺,经常不能以新学员的心态和角度去诠释一些技术问题,搞得我这个手残的女学员经常不着要领。其耐心当然不能和大家老师比,他讲两次,大家操作不对,他就会批评人,而且其严厉程度绝不压于我吼学生。

为了让教练心里有个底,上车之前我反复跟他强调自己连自行车都不会骑,资深路痴。可能是出于初次见面的礼貌,他鼓励我那都不是问题,并尽量专业地跟我讲解一些专业术语。

他讲得轻描淡写,我听得一头雾水。糊里糊涂就给安排在驾驶室里练习“移库”了。我练了三遍,连参照物都没搞清楚,可把他气坏了,不停地训斥我,吼得我都不敢上他的车。

我敢说,除了教练,没谁那样吼过我,心里超级郁闷。第二天,积极性骤减,约定的时间到了我却迟迟未出现在训练场。教练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太重了,以为我还在生气,打电话来又说明又道歉后,我才鼓起勇气再上他的车。

那天我和一群大妈一起练,科目一拿满分的我当时还是小姑娘,在队伍中简直占有绝对优势,加之头一天晚上我在网上恶补了理论常识,看了很多模拟视频,再上车时,很快就找到了感觉,频频得到教练的表扬。下半场偶尔还当一下兼职教练,我的信心也大增。

然而,好景不长,后面的训练我被安排到一群刚出生社会的男孩子组里。六个人一组,其中五个是二十岁出头的男孩子,而且他们大部分有开车上路的经历。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每次去练习,他们都是我的兼职教练和陪练。

科目二移库考,教练唯恐我拖他的后退,尤其知道我抽到一个他好几次都没移成功的考位,而且还是全考场最后一个入场时,他打心底已经放弃了我。

奇迹的是,在实力和狗屎运的综合作用下,我近乎完美地完成了那场考试。在场外观战的同学们在我下车那一刻连连向我竖大拇指,回城的路上教练至少表扬了我五次,说我一定能成为优秀的女司机,还免收了我应付的过路费。

打那天起,我打心底认定自己就是个优秀的女司机。

接着是科目三:九选三(桩考、坡道定点停车和起步、侧方停车(必考)通过单边桥、曲线行驶、直角转弯、限速通过限宽门、通过连续障碍、百米加减挡、起伏路行驶)其中八项都练得挺溜,唯独“限速通过限宽门”很不理想。教练说那个项目很滑稽,早就该撤了,没有实际意义,而且谁抽到这个项目谁就等补考。

而我,就是那么幸运,不仅抽到这个项目,还遇到了全市通过率最低最变态的肥考官。初战完败!

宅心仁厚的教练安慰我说:“你上了他的车我就知道你过不了,没关系,下次再来,你还是有实力的,我知道的!”话音刚落,教练最得意的门生也耷拉着脑袋回来了,他跟我一样,上了肥考官的车,一上车就被骂得蒙头转向,第一个项目就over了。我的心理总算找到了一点安慰。

之后的补考中间也出了一点小插曲,但是,科目三以高分通过了,进入到科目四:路考。

据说那时候路考能过的要么真有实力,要么是贿赂了考官(那年头贿赂的风气特盛)。和我一起练习的组员已经换成了大学生,他们都是男孩子,新生代,一个比一个优秀,完全是冲着自家车库里的私家车去考驾照的,相比之下,我又成了重点帮扶对象。

在路上练科目四,表面上四个人轮流练,实际大部分时间是我在练,进出城都是我在开,教练唯恐我过不了影响他的五星好评,总对那些男孩子说:“你们都开得挺好了,定是能过的。我让她多练练,她学完了以后要接送孩子上下学,技术得过硬才行。”

在教练的特别照顾下,我终于没拖他的后提,顺利通过我最担心的路考。从此成了持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