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散记(23)

1

六十多岁的白大爷拿着手机和银行卡来让我教他如何使用微信付款……他儿子在外地工作,远程教了他许久,他都绑定不了银行卡。

想到我的老父亲,他也不会使用微信,大家远程也教不会他,如果身边能有个年轻人耐心教会他,那该多好……

帮白大爷微信绑定了银行卡之后,教他怎样扫码支付,两遍他就记住了,马上买了一包烟,试着微信付了款,然后高兴地笑了,见人就说:“我也会用手机买东西了。”


2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拿着单反相机,对坐在门口的马哥说:“叔叔,我可以帮你拍几张照片吗?”

马哥一时反应不过来,“在哪儿拍?就在这里?”

女孩点点头,拉开架势连拍几张。

我也很纳闷儿,走出来问她:“一个老光头有什么好拍的呀,来,帮大妈也拍几张。”

女孩笑着说:“我要交作业的,拍够一百个人物照。”

难道是摄影专业的学生?一听说她要交作业,门口的工友都很积极配合,一个一个摆了姿势让她拍。

她还给我和马哥拍了好几张合影,能够定格在陌生人的镜头里,也是一种缘分吧。


3

有个男人进来买东西,顺手把电动车钥匙放在台面上,可是走的时候钥匙却不见了。

他很生气,觉得有人想偷车。可是电动车分明还在门口放着呀。我叫他不要着急,一定是有人拿错了,来这里的多半都是熟人,不大可能用这种方法偷车。

等我查了监控,果然是一个熟人,买完东西顺手拿了钥匙装进口袋里走了。

我让马哥联系上他,几分钟后他就把钥匙送过来了,说是跟他的钥匙一模一样,完全就是无意识拿走的。

而丢钥匙的人却不相信,说你又没骑车来,拿了钥匙也没车骑,还是走路回去的,为什么会没有意识到呢?

我却相信他真的无意识,他一个在工厂老老实实上班的工人,怎么可能存有偷车的心?

不是有人做过实验吗,假如你在专心接打电话时,不管旁边人递给你什么东西,你都会用空着的那只手接住。

有意识和无意识,有时候真的说不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