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成都》,我的《离愁》

当那年的一首《成都》火遍大江南北,众多地域风情、校园色彩的仿版和改版一时间应运而生。多年以后,当我将那首《成都》回放静听,低吟伴唱,竟然有种再赋新词的冲动,这冲动,始于伤情,终于离愁。

让我偷偷掉泪的

恰似那夜的酒

让我念念不忘的

恰似那场梦游

歧途还要走多久

厄运就像个魔咒

让我感到懊悔的

是醉后的昏头

浮沉总是在六月

往事它不堪回首

眼前拥堵的车流

刺痛我的哀愁

在那段的如晦的岁月里

我习惯了忍受

功名抹去了空蒙尘羞

陪我在哈西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酒都喝光了

还想停留

你憨笑着搭我肩头

我挥舞着拨开你手

决别那昔日的锦绣

迎接这明代的风流

温暖总是在冬季

友情它如故如旧

杯中浓烈的美酒

丰润我的咽喉

在那段如灼的时光里

我庆幸了拥有

烟云散去了唯余月钩

带我在冰城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店都打烊了

还想停留

你愤懑着追问缘由

我歉疚着欲说还休

疾行到风雪的尽头

静候在命运的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