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周六,也是假期最后一天

今天刚刚周六,却已是假期尾声,而明天,则要顶着周日的律例去上班,这恍然如梦的感觉,正如此前所料: 错乱,混沌。

幸好今天下午安排了一场会面,不然昨天外出欢纵之后肯定下一天是在家休整。早餐吃过已近十点钟,也好,午餐可以省去或推至犯饿的任意时间,这份随兴更让假日懒散自由。

放假的时光总是飞快,正如工作日常会显得漫长。试图回想一下小假期的行踪,有些片断竟不能即刻闪现,是平常到易被忽视,还是记忆力减退到堪忧?久居家中,所有事务都没有硬与急的目标要求,连达成效果也不需较真考量。长此以往,注意力、进取心、自律性一概下降,导致目前的略显颓唐与稍有松弛也就不难圆解了。

我想,尝试着努力改变以上状态,除了主观上不断地激励与暗示外,客观上尽快确立方向,订下目标,融入氛围同样必不可少。再有,如何在等待中告别迷离,修炼一种动荡阶段的静怡和从容,恐怕应是当下的首要。所谓“以不变应万变”、“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才是极好的心境,虽说此种旷达与高深吾辈望尘莫及,但如能学样皮毛,无疑也是微隙的精进。

图片来自网络

一直于体制内从事行政管理,落下了定期回顾总结分析评价等一系列毛病。尤其四十多岁后,更是不知不觉地开始喜好抚今追昔,善用过分的理性与故作的淡定去掩饰对于未来的希冀与彷徨。就像今天不过只是三天小长假的最末一天而已,却又被无端加入了忆想这三天及复工以来乃至疫情爆发以来等费神脑补然后愁怅无边的使命。不致强迫症,也快焦虑狂了。

时下这踌躇不决,既是远虑,又是近忧,不能抗拒也不能拋弃。周六休息结束,周日工作开始。而何时才是上一段峥嵘岁月的永别,何时又是下一段奋强历程的全启,分得明,划得清吗?

人坐车上,心驰远方。无意瞥见路旁闪过XX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网点门口走出两三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急然生出对银行柜台的陌疏之感。在电子支付与互联网金融盛行的今天,盈利无忧的大银行就没有成本控制的必要么?瘦身与减员或许已在进行,应变是迟早的事儿。

咦,自己尚且一团乱麻,我这岂不是瞎操心吗?也不尽然,至少说明,关切社情;至少证明,学过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