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相欠才有缘有情

? ? ? ? 一位微友与我聊天,说1927年,上海著名的算命先生韦石泉去世,坊间一片唏嘘,因韦石泉早对几位至交谈过,说自己八字恐寿命不长,未想竟真应验了。?

? ? ? ? 韦石泉临终前唯一遗言是:“吾儿千里需勤修学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不可以星相为业,切记!”?

幼子韦千里其时十六岁,正对星命之学入迷甚深,并未放在心里。?

? ? ? 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之后,家中日益窘迫,待到韦千里毕业,家中便托人谋了一份差事,在海关做关员。?

? ? ? 韦千里很不乐意,因他想过,推命一次一元,如一天算五个,便已远超海关收入。何况推算自己八字,财多身弱,富贵无望,倒不如做算命先生,过得自由随性。?

? ? ? 到底不顾家人反对,公开在报上登启事,以“韦石泉之子”名义开馆算命,当时报纸是极先进传播手段,韦石泉又是上海滩有名的术士,因此一时门庭若市。?

? ? ? 两年后,年轻的韦千里出版了《千里命稿》,名动一时,引得许多人来找他学习算命。?

? ? ? 一天,一个走投无路年轻人来学习算命,不过一个月,韦千里便看出其心浮气躁,学八字所记常识极为繁杂,不大相宜。?

? ? ? 不过这年轻人头脑灵光,韦千里便将他先容给铁板神数汪怀节为徒,这个年轻人就是后来香港一代铁板神数名家董幕节。??

? ? ?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一天深夜,韦千里解衣欲睡,忽接到一通电话,却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打来的。?

? ? ? 于右任个性豪爽,找韦千里算过两回命,两人很投机。?

? ? ? ? 对方虽是达官贵人,倒也不用太拘束,一番寒暄后,韦千里便直问道:“于公深夜打电话我想不是闲谈的,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 ? ? 那边于右任清清嗓子,忽庄重道:“当今的局势你是知道的,如今蒋先生被困西安,党内人心惶惶,蒋夫人将去斡旋,不过此行凶险异常,因此明日想乘机亲自造访,请你卜一卜吉凶。”?

? ? ? 韦千里声名颇盛,虽常为政界名流算命,可是这次听说宋美龄要亲自登门算命,仍不免心惊。?

? ? ? 他沉吟一阵,觉得拒绝也不妥,只好说:“命理术数终究是小道末流,只能做人生参考,如蒋夫人执意要算,我也只好尽力了。”?

? ? ? ? 第二天,韦千里早早着下人打扫门庭,静心等候。?

? ? ? 到了下午,但见一排车停下,一群军士开道,簇拥着一个面如满月,身着考究旗袍的贵妇人前来。?

? ? ? ? 韦千里知道这是宋美龄,忙迎上去,近前细看,不觉失神:但见蒋夫人目光明润,额头贵骨隆起,饶是大变当前,神色仍是从容淡定。无一不合相法中龙凤之姿。?

? ? ? ? 迎入府内,宋美龄略略谈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方引到蒋介石被困的话题上。?

? ? ? 宋美龄道:“当下的局势,想来韦先生也是知道的。蒋先生处在困境中,民间人心惶惶,我想请先生卜一卦,算算吉凶。”?

? ? ? 韦千里知道与显贵交接,最忌多言,便道:“军国大事,我一介寒儒不敢妄言。命相之学,只能供参考,唯愿蒋先生平安归来。”?

? ? ? 韦千里即用六壬起了一卦,对着卦象苦苦沉吟一阵,又要了蒋介石的生辰,对着八字细细斟酌一番。?

? ? ? 良久方展眉道:“恭喜夫人,此卦象显示有凶无险,八字来看,此月有吉星相照,我看蒋先生应会平安归来。”?

? ? ? 宋美龄饶是镇定,听得此言,也不禁眉间舒展,露出三分轻松神情。?

? ? ? ? 宋美龄一番道谢,着人奉上润金,韦千里不受,如是再三,到底推辞不过。宾主又谈了几句无关紧要客套话,才送宋美龄满意出门。?

? ? ? 没几天,宋美龄去西安斡旋,西安事变果圆满解决,蒋介石平安回南京。韦千里一时名震四方。?

? ? ? 韦千里有三男三女,子女皆学业有成,四个博士,两个硕士,不过子女们都是不信命理的。?

? ? ? 一年,二子从美国写信回来,自言没找到工作,彷徨焦急之下,想请父亲看看何时能找到工作。?

? ? ? 父业子传是不可能了,但是看到受西洋教育的二子在彷徨之下,终于会求助于命理,韦千里心中是欣喜的。?

? ? ? 他将二子的生辰排盘细细推算一番,回信说早则五月,迟则八月,求职必有所成。?

? ? ? 果然,在五月二十八日,儿子觅得美国斯坦福大学教职。?

? ? ? 老年,韦千里隐没于人海中,大家只闻得其名,却难见其踪迹了。?

? ? ? 1968年,一位作家于聚会上遇到一位鹤发童颜老者,对方谈吐儒雅,充满人生智慧。?

? ? ? 作家请教其姓名时,那老者道自己祖籍嘉兴,名韦千里。?

? ? ? 作家惊得拍桌子,失声道:“莫非老先生便是当年在上海为蒋介石推命,年少便写出《千里命稿》的韦公?”?

? ? ? 老先生微笑点头。?

? ? ? 作家兴奋不已,固执要韦千里为他看命,到底推拖不过,韦千里便看他命盘,细细讲解一番。?

? ? ? ? 作家要付推命润金,韦千里却是不要的,他不禁心生好奇:“韦先生,莫非我的命太差么?”?

? ? ? 韦千里笑笑说:"大家谈的很开心,你欠我一个情,彼此之间便可以互相来往下去。如果互不相欠,便每每也是关系终结了。”?

? ? ? ? 韦千里意犹未尽,又道:“男女之间,往往也是一个'欠‘字,诸如夫妻,总是一边抱怨,一边心甘情愿为对方做很多事。故中国人说夫妻是'欢喜冤家’,两人之间如果互不相欠,一干二净,便是真的缘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