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文/美女多多

01

岳琳又离婚了。虽然费了些力气,也让她破费了不少钱财,但是,岳琳感觉太值了,如同卸下了千斤重担。

“离婚”两个字曾经反复在她的脑海里盘旋了很久,很久……可是,直到一个月前,岳琳却始终都没有落实自己的想法,也并没有向任何人直接透露。

十一年,岳琳的这十一年就完全浪费在这个念头上,她因此苍老了,憔悴了,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女人能有几个珍贵美好的十一年能让她这么浪费呢?

不过,也不能过多指责岳琳敢想不敢做的行为,她有自己的苦衷。苦衷就是,她目前的婚姻已经是第二次了,对于一个普通女人来说,两次出嫁也差不多到了她的极限。

岳琳与前夫的离婚决定就很仓促,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他们很快就分开了。离婚也是岳琳提出来的,理由很可笑。有一天她突然慎重地对他说,她厌倦了平淡无奇的生活,想要寻找一些激情。

前夫听她说得很决绝和煞有介事,也就无奈地同意了。岳琳后来才知道他是多么优质的一个男人,幸好当时他们没有孩子,否则,岳琳不只是断送了自己的美好生活,而且会让孩子失去一个优质的爸爸。

所以岳琳对待第二次婚姻很慎重,尤其是她的女儿出生后,岳琳更加“小心翼翼”。怎么说呢,与其说她是慎重,不如说她是窝囊,或者是干脆变得唯唯诺了。

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岳琳的第二任丈夫脾气不好,简单粗暴,不能沟通。

当然了,选择他成为第二任丈夫,完全是岳琳自己的错误,是她“找到激情”的恶果。婚前,她觉得他热情,有趣。但是,婚后的不久,一切全都变了。

朝夕相处中,她突然发现他曾经的“热情”突然就变成了“火冒三丈,大喊大叫”,他的“有趣”也变得粗俗不堪。他把经典的“国骂三字经”就挂在嘴边,随时用它来对付岳琳。不仅如此,他还很暴力,多次把她打倒在地。

第二任丈夫的这些陌生的举动让岳琳觉得自己的处境很是艰难和痛苦。怎么形容她的感受呢?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贩卖到深山里给一个陌生的村夫当老婆一样。然而这件事里面最可笑的环节是,人贩子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她自己。

因为第二任丈夫太强悍,岳琳真心很怕他。这种怕是从骨子发出的那一种。

岳琳有收入,但是却不太敢花钱,怕他说她败家;岳琳很讨厌婆婆,但是却拼命讨好她,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她怕他不高兴后,回家大喊大叫,吓着她的女儿;在与同事以家庭为单位的聚餐,岳琳也会时不时地看他的脸色,怕哪句话说错了,他会当众口不择言地大声咒骂她……

这些都不算啥,岳琳最怕的丈夫从外面受气,因为他地位卑微,火气根本无处可撒。带着怒气回家后,弱小的岳琳就倒霉了,她会在第一时间成为牺牲品……

岳琳的处境,被她的女儿看在眼里,所以她从小就胆小和敏感,很会察言观色。她不快乐,终日面无表情。

女儿的这种情况,岳琳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隐晦地征求女儿的意见,但是女儿非常聪明,同样隐晦地表达出她的意思,她不想父母离婚,不想在学校被别的同学看不起。

何止是女儿会面对别人的风言风语,如果岳琳离婚,她本人不同样是一个笑柄吗?

对此,岳琳还能怎么做?好像“忍”是她唯一的出路。于是日子漫无尽头,十一年过去了……

不过,鲁迅先生有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就在岳琳准备在沉默中“灭亡”时,事情有了变化……

02

一个月前的一天,岳琳接到一个电话,是她初中同学打来的。他语气沉痛地告诉她,他们的中学老师去病逝了。

岳琳很是震惊:老师的年龄并不大,也就六十出头,怎么会这么早地离开人世呢?挂掉电话后,她无比悲痛。

岳琳之所以悲痛是有原因的,她的这位初中老师,对她的影响巨大。那时,岳琳的成绩并不好,根本没有希翼考上高中。就在她准备退学去父亲的工厂就业时,他没有放弃她。

老师的鼓励和帮助起了很大作用,后来,岳琳不只是上了高中,还考上了大学……

她想去殡仪馆送老师最后一程。可是“疫情”所致,女儿还没有开学,她需要一个手机来完成网课。如果岳琳把手机带走,就需要丈夫留在家里,让女儿用他的手机。

那天晚上,岳琳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小心翼翼地对丈夫说:“我明天早上要去殡仪馆,我的老师去世了,我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随个礼。你明天上午看看能不能晚去企业两个小时,照顾一下女儿呢?”

那时,岳琳的丈夫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听到妻子的请求,他抬起眼皮,轻描淡写地说:“你的老师已经去世了,你随礼有什么意义?他能看得见吗?哦,对了你打算给多少?”

“五百,同学们约好了,都给五百。”岳琳有点心虚。

“五百?你疯了吧?!咱家啥条件你不知道吗?你我一个月加起来才挣几个五百?你这五百块钱,扔出去不就打水漂了吗?我告诉你啊,不许去!”丈夫又开始“强悍”了。

“我都和同学们约好了,现在说不去,有什么理由?况且,他有恩于我,我真的想去。”岳琳嗫嚅道。

“好了!住嘴吧!什么有恩于你啊?!我才是你的恩人呢,不是我,谁能娶你这么个二手货?!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有五百块干什么不好!十天的生活费呢!”他的声音高了八度。

听到这个语调,岳琳觉得浑身的神经都被抽紧了。她不由自主地看向正坐在餐桌前看书的女儿,女儿的肩膀与后背也紧缩在一起,这也是她害怕了的表现……

岳琳红了眼睛,心里五味杂陈,她觉得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问自己:“你怕什么?这是过得什么日子?连保护女儿的能力都没有,你配做一个母亲吗?这就是你给女儿做得榜样吗?”

“是啊,我配做一个母亲吗?”岳琳深吸了一口气,默默重复脑袋里的问题。

“再这样下去,我不但不配做一个母亲,我连活着都不配!”绝望的岳琳望着黑漆漆的窗外,真想一跃而下……

岳琳又看向女儿,一串儿泪珠从她的脸上滚落,她想:“如果自己真的轻生了,女儿怎么办呢?这样的爸爸,靠得住吗?”

“你还挺委屈!快别在这碍眼了,快滚!该干嘛干嘛去!”还在玩手机的丈夫觉查出异样,因为在平时,他做出决定后,岳琳早就“灰溜溜”地继续做家务去了。

“我明天肯定要去。你不用照顾女儿了,我把她放在我妈家里。”岳琳轻声而坚决地说到。

听到她的话,女儿回过头来,眼睛里却尽是惊恐和担忧。她清楚地记得在她小的时候,母亲反抗父亲时,被打倒在地的情景……

“啪”的一声,丈夫的手机飞了过来,砸在岳琳的头上,她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反了你了!我说过的话不算数?!……”丈夫从沙发上跳起来,几步走到岳琳的面前,用手指着她的鼻子,一串串的污言秽语从他的嘴里发出……

岳琳只是轻轻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她对已经吓呆的女儿说到:“别怕,孩子,去收拾你的书包,今晚咱们住姥姥家,明天一早妈妈有事呢,让姥姥照顾你好吗?”

女儿胆怯地看了看爸爸,迟疑了片刻,还是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好啊,长本事了,快滚吧,你有种走了就别回来!”岳琳的丈夫没料到是这个结果,诧异之余,嘴上还不肯吃亏,恨恨地说。

出租车上,岳琳心情复杂,搂着女儿一言不发。女儿摸着妈妈头上被砸起的包,问她:妈妈,你疼吗?”

岳琳抓住女儿的手,轻轻地摇头:“妈妈的头不疼,但是这里疼。”她把女儿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妈妈,你离婚吧,我同意。你别再委屈自己了。”岳琳看见,女儿说话时眼睛里有泪光浮现。她都想不起女儿有多长时间没有哭过了,平时即使有委屈,她也只是一言不发。

难过的岳琳抱着女儿也无声地哭了。

03

第二天,从殡仪馆回来的岳琳第一时间去了法院,起诉离婚。到了这个份上,她不想和那个所谓“丈夫”再有任何直接的沟通。

为了尽快达到离婚的目的,对于他要钱、要房、不要女儿的要求,岳琳几乎都同意了。岳琳的父母也帮她出了一部分钱,助力了岳琳的丈夫变成“前夫”。

终于,尘埃落定,岳琳恢复单身。现在的她,租了一处住宅,和女儿生活在一起,房子虽小,可是里面常常有她们母女的笑声传出来,这让邻居们由衷地很羡慕……

事实证明她最初的担心是多余的,她们娘俩并不是舆论的焦点,根本就没人在意岳琳是否有丈夫,孩子的爸爸在哪里。

反正,岳琳的新生活开始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