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杂记十二

想想也是,再过二十年,我愿不愿意也会生生活成父辈现在的样子,买菜做饭,打扫房间。

饭后,我在厨房洗碗,妻在餐桌旁小坐。谈笑着说起岳父长住时也是如此,只不过如今收拾餐具的人换成了我。而我,在勤俭持家和呵护关爱上,也一天天向岳父看齐。

当我收拾完走近餐桌,发现妻正对着一瓶酸奶发楞。

“我把茶水兑到酸奶里,好像没法喝了!要不,扔了吧?”妻说。“我喝!扔白瞎了!”我一边模仿岳父的语气喊道,一边拧开就喝。怎奈味道实在太清奇太怪异,我喝了一口就停下了。“你倒是喝呀?不是说学我爸不糟蹋东西吗?”妻咄咄地追问。“这个味儿实在太特别了,叫爸也喝不下去!还是扔了吧!”我服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