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驴们——大美雪乡大家来了(4)

渐老的岁月和渐远的三观,当年龄渐长,人生的路线也随之分岔。

你喜欢社交,我喜欢独处;你喜欢旅游,我喜欢读书;你喜欢热闹,我喜欢清静。

久而久之,找不到共同话题,只剩下尴尬的寒暄和硬聊;也有试图挽回,但也是艰难维持,心力憔悴,慢慢就疏远了。

走过半生,终于明白:凡是费劲的关系,都是错的关系。如果一种关系让你觉得很累,那就随它自然而然地结束吧。

大家总以为时光很慢,缘分还长,可其实人生苦短,来日也不方长。

即便那些大家以为会是永远的并肩,也不过是擦肩。

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酷暑转严寒,又到大雪纷飞时,雪乡的美景又像大家传递爱的讯息了,声声呼唤入耳想大家了。

大家也不能辜负她的爱意,投入大自然赋予给大家的爱的怀抱里。

拿出东北人的豪爽小脾气,像梦中的地方出发。

雪乡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县,它是一个林场,由于它一年中有7个月积雪,人们便送给它一个当之无愧称号——雪乡。

下了车,虽然大家全副武装:穿了雪地靴,戴了皮手套,围上大围巾,但还是打了个寒颤。

高大的雪山耸立在眼前,得高高抬起头才能看见顶端;许多家庭旅馆的屋顶上覆满白雪,一片白皑皑,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北方冬季——冰天雪地。

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我来了两次,的确你要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所见的一切是真实的,大家来之后又和大家相处30年的姐妹,再次领略千里兵风万里雪飘的天然形成的盛世美景。

作为东北人再次来到雪乡,自然是被它的粉妆玉砌,还有在阳光的照摄下更加格外晶莹剔透的美深深的吸引着,还有与我一起同行人的魅力,激发了我的热情,有了故地重游的欲望。

脚踩在厚厚的白雪路面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路的两旁是排列整齐的平房,房子的屋顶是平的,堆积了厚厚的雪,雪太厚了,一直延伸到屋檐外,形成各种形状的蘑菇房,家家户户门前挂着大大红灯笼,在洁白的积雪的映衬下,红得是那么的耀眼,袅袅炊烟在空中冉冉上升,充满了诗情画意。

抓起一把松软的白雪,撒向对方,就像天女散花,落下来的雪,落到头上身上,就像大家周围的树木,银装素裹,开心的笑着打闹着,向前奔跑着,此时好像又回到儿时。


雪越来越厚,都快没到大家的大腿根了,我多么希翼林海雪原的影片情景,在我身上上演,此时我多想身披红斗篷,头顶带着白貂水獭帽,脚踏滑雪板,手持滑雪杖自由驰骋在白雪皑皑的白桦林中,像风一样女人!

而不是顺势躺在雪地上和雪地来了个亲密接触,俗套又不浪漫。

雪乡的夜景更迷人!夜幕降临了,天空中飘起了小雪花,千万朵雪花像纯洁的白蝴蝶打着旋儿飞舞着,飘飘洒洒,像顽皮的小精灵落到我的脸上,亲吻着我。

这时,家家户户门前的大红灯笼亮起来了,照亮了美丽的雪乡……咬着冰糖葫芦,漫步在飘飘悠悠的雪花之中,这时的雪乡犹如童话一般,我不由得陶醉了……



再怎么恋恋不舍,也得挥手告别,再见了大美雪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