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不静

窗外夜已微凉,院中人已尽散。

周日,22:10,一杯清茶,几许闲愁。

此时,远处和更远处的大排档热闹正酣,楼上楼下和楼对面的住户灯火通明。这是多么普通而又特别的夏夜,普通到任人忽视,特别到让我铭心。寥落与困顿之中,一年就这样过去了,那么惊天动地,然后悄无声息。看似华美的景致瞬间崩塌,只剩一地碎断,不忍看,不敢碰,残留在记忆深处,浮现在脑海浪尖。

待工,跟待业和失业本质不同。按说如此衰微的环境之下,有份略胜于温饱的稳定兼体面工作已属不易,不应朝三暮四,不应心猿意马。对于不善创造机会的我来说,等来的未必是想要的,可是真正想要的又去哪里寻找呢?烦闷了,厌倦了,管它风云多变,管它山水几重,我只想,从今凭扶起,不负后半生。

江南园林(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没有冥冥之中的意外,我当无须踌躇身心的向往。尽管泥沙俱下,虽然充楞装傻,总好过眼下的些许不安、些许不堪再加上些许不甘。成败得失的轮回,离合悲欢的交错,初来时毫无征兆,来过后肆无忌惮。倘若这注定的苦累和劫难未完未尽,我又何故再介意尘惹何处,再顾及情陷何方呢?

饮马长江南,

牧羊太湖岸。

姑苏晨钟短,

鲈乡晓梦残。

2011年的江南旅居,似过客一枚,没添着什么颜色,却埋藏前缘一抹。其实除去工作,久远的故交也剩不下几个,江南只是履历中的一行,或只是行文里的几笔。

当隔空回望,数度回访,它依然如云霓似雾霭,它依然又杳渺又陌生。每次亲近时,我好像歉意着往日的疏狂,好似愧味着故事的乏陈。如今,厚载万千风华的烟雨江南,斯是我可安澜可弄潮的异乡么?当自己把差点儿当成说笑曾经备选都算不上的设定一步步描画并揣度成重大抉择的一极时,是主观意向左右了客观判断,还是片面信息干扰了心理预期,已经真假难辨,虚实混乱了。

不可能有水落石出的标准答案,不可能有非黑即白的合理说明,众人的取向未必错误,自己的认同未必正确。

把一切交给时间是检验对错最好的办法,而美好的结果和结局,不但可以粉饰过程,还可以印证运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