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24小时,容不得半刻偷闲;百句千字,却装得下无尽杂感

在一波又一波的疫情反弹(先是哈尔滨,后舒兰、牡丹江)过后,一如往常的工作节拍终归要回复,特殊时期的生活节奏势必会改变。按通知本周五需要去单位做例行的核酸检测,意味着工作即将重启,而我又一个多月从未离开平房区的封闭状态也将至此打破。

图片来自网络

回望春节以来的这段蹉跎岁月,每个人心里都有诉说不完的感触和领悟。这些突如其来却又强烈深挚的感悟,包含生的留恋,爱的珍存,希图的真谛,拼争的要义,还有关于后世的重塑与皈依。

与全职工作相比,目前的作息确实还不够规律,生活起居处于一种弹性自理。可是,相对工作时忙碌一天却乏善可陈而言,反倒觉得眼下的自在并不空虚。除了固定的三餐(从采购到洗切到烹炒到享用到刷洗,耗时在三小时不止),每天线下翻看几篇文章,再与线上关注的简友用一两个小时完成品阅交流,期间不乏简评几句或回复短评。坚持日更,从思量构想到落笔成文怎也要两到三个小时。此外,收听收看资讯资讯要用两个小时以上,社交互动平均每天一个小时左右。除了这些稳定不变的日程安排,还有一些诸如打扫房间、浇灌花草、洗理衣物等等。如此一来,剩下的时间也就刚够睡眠以及睡前醒后的顾念了。

最为重要的是,以上任何进程都可以并可能被随时打断或无限压缩,因为夫妻之间的沟通与陪伴才是宅居日久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否则双栖双宿的良辰美景就容易堕入寡欢无趣的冷漠荒枯,其伤害和风险不言而喻。

综上,居家封闭的状态并非当初意料的那样宽松恣纵,相反,久而久之竟然有种焦虑不安,其矛头指向却是时间短促,用度紧张。这样看来,每人每天24小时对于大家的公平与慷慨并不能让绝大多数满意,辛苦加班也好,畅快休闲也好,只不过都是耗费生命的过程,容不得挥霍,更容不得偷懒。

图片来自网络

重拾龙8官网后的十多万字,察人,叙事,即景,泛情,言志,论道,好似无休夜雨下处处滴漏的茅庐,但凭芜杂的器具、混乱的摆放,才能盛接源源不绝的天水,安顿孜孜以求的心神。

有时候,偶遇文笔萧索、写意梗滞,也会回看此前的篇章语句,有窘涩,有缺憾,有惊奇,然后低味深忖,找回镌刻的初衷,鼓起坚守的勇气。

原来,那些无穷的参悟、无尽的杂感,总会汇成三言两语,融入字里行间。而世间的苦乐,人生的悲喜,大概相似,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