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我不是天生爆红,只是一夜成人

我承认,我被杨紫圈粉了。

从《亲爱的热爱的》上映,这部剧就好评如潮,

看剧的姐妹们接连“上头”。

无数人靠一个片花,几集预告支撑着度过燥热的夏天。

而杨紫,也从当初那个秒删微博被全网骂,

一跃成为人人称赞,演技成为微博11亿关注的热门演员。

01

《亲爱的热爱的》这剧,到底为啥这么甜?

除了韩商言(李现饰)傲娇呆萌的反差人设外,

杨紫的演技也为这部剧注射了好几瓶葡萄糖。

佟年(杨紫饰)初遇韩商言,一见钟情。

原本还没睡醒,浑身发散着懒散的气息。

却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先是眼前一亮。

接着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少女的羞涩写满脸上。

当韩商言突然出现在佟年的家中,

杨紫更把女孩遇到心上人,吃惊的表情,

因为没有特意打扮而无地自容的心理,

层次分明地展现了出来。

当韩商言满足佟年壁咚的心愿,单手撑在她胸前,

语气低沉地问:

“够了吗?”

佟年心满意足到睫毛都挂满心动,轻抿的嘴角藏不住窃喜。

屏幕前的万千少女早已开始尖叫。

不会喝酒,却要强地喝下一整罐啤酒。

醉了的佟年像欢脱的兔子一样,微醺的眼神只容得下韩商言一人。

平日娇小柔弱的她褪去胆怯,

又是借机强抱韩商言,

又是柔软地在韩商言身上蹭来蹭去。

被调戏的韩商言,却在佟年抱上来的那一刻突然心动。

除了一味地甜,偶尔来点儿虐。

最近的剧集,韩商言和佟年分手。

看到杨紫饰演的佟年不解,委屈,伤心的眼神,

鼓着腮帮子憋哭,想要一个说明却换来韩商言的冷眼旁观,

急得吃瓜群众只想手撕韩商言:

赶紧把佟年追回来!

杨紫只能演甜剧么?

并不。

童星出道的她一直在努力摆脱《家有儿女》中小雪的形象,

分别饰演了几部大热剧《战长沙》、《欢乐颂》、《香蜜沉沉烬如霜》、《亲爱的,热爱的》等。

在豆瓣儿9.2分的《战长沙》中,杨紫与大她13岁的霍建华扮演夫妻。

纵使出演《战长沙》的时候,她也才20出头。

却用灵活的演技,将分娩戏中孕妇撕裂的痛苦,尖叫的神情表现地让人惊讶。

《欢乐颂》中杨紫演了最不讨喜的角色邱莹莹,

邱莹莹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经常办一些无厘头的事儿。

杨紫演出了邱莹莹身上可爱的地方,

她单纯、善良、真诚,对待朋友更是仗义。

对待感情从一而终,用心至极。

2018年最热电视剧当属《香蜜沉沉烬如霜》。

杨紫在剧中分别扮演了锦觅的三段人生:

不知情为何物古灵精怪的少女小葡萄,

温柔坚韧的女医族圣女,

以及吐出陨丹后誓死追爱的花神之女,

最终化作爱人眼中的一滴泪。


在这部剧中,杨紫也贡献出无数场教科书级别的哭戏。

有的歇斯底里,有的深沉内敛。

?在绿幕中的无实物表演被众人吹爆,足以体现杨紫扎实的表演功底。

这些特色鲜明反差巨大的角色,杨紫都完美hold住。

她的演技可以用8个字总结:

演啥像啥,始终在线。


提起童星,成名早戏龄长,观众对童星有天然的亲切感,

但也对他们今后的戏路造成局限。

如何摘掉童星的光环,脚踏实地做一名演员,是童星们的难题和挑战,

杨紫无疑做出了最好的示范。


02

也有人说童星过早踏入娱乐圈,

过早接触名利,容易被复杂的环境影响,导致心浮气躁。

诚然,的确有不少童星长大后糊了,销声匿迹了或者背弃了演员的初心。

但顺利从童星转变为演员的,不止杨紫一人。


同样因《家有儿女》爆火的童星,还有剧中饰演刘星的张一山。

刘星调皮捣蛋、幽默活泼,为整部剧增添了无数笑点。

当时张一山12岁,演技生动流畅,

让人觉得他就是刘星,随手一截都是经典表情包。

刘星和夏雪跳舞唱歌这段神演技,放到今天也依旧是名场面。

然而,《家有儿女》之后,张一山的戏路受限,

始终顶着“刘星”贱兮兮的人物形象,很难选中优质的剧本。

长达十年间,张一山不温不火,险些被娱乐圈淡忘。

?

直到2016年,张一山携网剧《余罪》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

张一山在剧中饰演一名刚从警校毕业,就进入贩毒团伙中的卧底警察余罪,

在惊险刺激的案件中九死一生。


最开始,余罪只想安安分分做个小片儿警,

在第一集开头中,张一山就将余罪身上的稚气和洒脱尽显。

某种程度上,余罪也具备贱兮兮特质,特别像刘星长大了。

但随着剧情深入,案件越来越紧张刺激,

余罪也迅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卧底警察。

看看张一山是如何体现“狠”的,

瞪大的双眼,凸起的青筋,愤怒的手臂,到位。

吵架时眉头微蹙,双唇紧闭,一个低头显示出男人的无奈和压抑。

最让观众津津乐道的还是那段自编自导的假床戏。

为了骗过犯罪头目,余罪只能故意发出羞羞的声音,

张一山的小表情又搞笑又多变,观众直呼“刘星长大了”。

2017,张一山和周冬雨、齐溪、尤靖茹主演热剧《春风十里,不如你》,

在剧中,张一山扮演的秋水徘徊在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中间,

最终选择了灵魂伴侣小红。


张一山演出了秋水身上优柔寡断的文艺青年气质,

渣得明明白白,却让人不得不爱。

2019年3月,张一山和潘粤明主演的《局中人》杀青,

目测又是一部神仙打架的高演技爽剧。

如今再谈起张一山,演员二字当之无愧。

03

另一位张姓童星,是最近的团宠妹妹张子枫。

她的演技到底有多好?

因为演技被圈粉的哥哥姐姐们,争先在新青年的群聊,

以及在娱乐新青年的后台,不止一次和我说:

“春丽,啥时候写张子枫妹妹啊?

她在《唐人街探案》里的演技太炸了!”

张子枫今年8月将满18岁,但出道已有13年,

从2009年《唐山大地震》获第31届大众影片百花奖最佳新人奖至今,

是个有十年戏龄的“小戏骨”。


张子枫的成功,除了祖师爷赏饭吃的天分,

更离不开她自身对表演的认真与固执。

张子枫的确没有辜负每个角色。

拍《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是冬天,

演员们必须在冰冷的泥污中拍摄。

大人们都冻得瑟瑟发抖,瘦小的她躺在石板下、站在风雨里,

认真演戏,毫无怨言。

《快把我哥带走》中,她饰演的时秒是一个会打拳、骑机车的率性女子,

这和张子枫本人的性格大相径庭。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张子枫私下苦学,

从不会骑车到穿梭闹市,从文文静静到虐哥高手。

难得的是,张子枫不认为敬业值得夸奖,而是身为演员该做的事。

敬业的态度有了,张子枫的演技也可圈可点。

她的哭和笑具备众多“场面”。


先看哭。


《唐山大地震》,张子枫8岁。

满脸泥污的方登被压在石板下,等待母亲选择救谁,

却等到母亲“救弟弟”三个字。

张子枫没有嚎啕大哭,而是轻轻地从眼睛里滑落出一滴泪,

眼神包含着委屈、绝望、凄凉,至今看来仍叫人心痛。

《我的父亲是板凳》,张子枫10岁,和王宝强搭戏,

饰演一名鬼点子极多的“小把戏”女孩,哭起来楚楚可怜,尽显童真。

《摩登时代》,张子枫12岁,搭档徐峥。

在告别“临时父亲”时,张子枫回头流着眼泪欲言又止,

一个被丢下的孤苦少女形象立住了。

《快把我哥带走》,张子枫17岁。

父母离婚,哥哥决定跟妹妹分开,张子枫哭着追哥哥,

追到后大喊一声“你把我落下了”,赚足观众眼泪。

再看笑。


《摩登时代》聪明鬼马的小萝莉,笑起来天真烂漫。

《同桌的你》初恋脸少女,笑起来青涩甜蜜。

《唐人街探案》令人闻风丧胆,

毛骨悚然,吓到瘫软的思诺之笑。

最近,张子枫因参加《向往的生活第三季》成为团宠,

性格温柔可爱的她得到了哥哥们和“爸爸们”的照顾。

相信她今后的演艺事业光明无限。


04

童星不同于一般的明星,他们成名早,

如何能不被名利冲昏头脑,寻找自己正确的方向,是童星思考的难题。


从童星转型为专业演员,这又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童星表演的时候不靠技巧,靠真,

在纯真的白纸上书写生动的喜怒哀乐,怎么演都是对的。

可长大以后,稚气褪去,生活环境、人生阅历,

包括学习的专业技巧,极易将他们困住,

他们知道必须“演”,但“演”的人的人生又超出表演者的人生经验。


这个时候,就需要演员具备想象的能力,

同时具备将想象力具象化为表演的能力。


可喜的是,具备这种能力的青年演员越来越多,

完成转型的童星演员也越来越多,侯明昊、吴磊、关晓彤......


这些青年演员终将占据影视圈的整片江山,

他们的出现,亦是影视圈和观众最大的幸运。

青年演员,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