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乌合之众

得知张姐去世的消息时,我正在给孩子清理呕吐物,深深的恐惧把我包围起来,我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

我感觉头发立起来了,手抖着给老公打电话:“快回来,孩子吐了两次了,送孩子去医院。”

或许他从未见我如此失态,说马上请假回家。

五个月大的孩子吐完舒服了,朝着我笑,我紧紧的把孩子搂在怀里,泪水已经控制不住。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孩子要带的必需品,怔怔的抱着孩子站在客厅等老公回来。

是什么导致我如此失态?即使我内心知道孩子并不是什么大毛病,或许只是吃奶呛着了。

老公着急忙慌的回来,以为孩子生了多大的病,怎么早上上班的时候还好好的,到了下午就需要去医院了呢?看到孩子精神状态很好,他疑惑的看着我说:“怎么了?你也不对劲啊?”

“孩子吃完奶一会就吐,连着两次了,有病的话得早治,这耽误不得,晚了出人命。”我开始语无伦次了。

“没事,你看他哪像有事的样子吗?”老公看着泪眼汪汪的我,顺势摸了摸我的额头。

“张姐走了,就在刚刚。”

“走了,这么严重吗?”

“恩,所以我害怕,害怕孩子有什么病被大家给耽误了。”

老公还是拗不过我,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一番,什么事情都没有,像往常一样吃完奶拍拍嗝,小孩子胃浅吐了也没关系。

老公看着如释重负的我,这次放心了吧,好好的能有什么事情啊,非得折腾。

是,我知道孩子不会有什么大事情,但我更知道,如果我不带他来检查,我会一直胡思乱想,因为张姐的去世,会让我变得小心翼翼。

张姐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的领路人,我刚进企业的时候,她是我的老师,即使后来我跳槽了,大家也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去年孩子过满月,张姐高兴的对我说:“懒懒,我准备要二胎了,天冷了就请假在家休息,产假结束再去上班。”

那天人很多,但大家聊了好久,甚至还给她腹中的孩子定了娃娃亲,当时她怀孕两个月。

在我看到轻松筹的时候,我不敢相信是她,我再三的点开身份证信息查看,再三的浏览为她证实的信息,有我熟悉的同事,有她的家人,我仍不愿相信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是她,她要是看到给她拍的照片,一定不满意。

我不甘心的拨打她的电话,希翼再听到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嗨,懒懒。”

“张姐,”我不等那边说话,就着急的对着电话又喊,“张姐?”

“懒懒,我是阿姨,你张姐她~她在医院。”阿姨已然泣不成声。

“阿姨,轻松筹上是真的吗?”我吸了吸鼻涕,“怎么会,我不敢相信,我去看她。”

“来了也见不着,她昏迷了十天了,全靠药物(维持着),懒懒,你好好看孩子吧,阿姨先挂了。”

我~不~相~信!

我把孩子包裹严实,换上鞋就直奔医院,轻松筹上只说是重症肺炎(类似非典),但我实在不能接受好好的人怎么会得这种病?

张姐一开始有些感冒,因为怀孕一直没有吃药,阿姨给她熬了葱白水、萝卜水、梨水什么的,无副作用的偏方都试了,没见好。8号那天醒来就觉得全身发烫,浑身没有力气,不想吃饭,家人也劝她去医院看看吧,但她考虑到肚子里的孩子,就硬撑了一上午,中午喊她吃饭的时候,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呼吸急促,手脚发凉,赶紧把她送往医院。

输液的过程中,张姐晕倒了,立马进入抢救室抢救,呼吸衰竭,每分钟心跳达150多次,更为严重的是,胎儿也出现了明显的宫内窘迫,孕妇的生命危在旦夕,但随后便转到重症监护室,重度昏迷一直没有醒来,诊断为妊娠期重度肺炎

之所以从小感冒发展到这种不可控的地步,只因为张姐一开始只想着为了孩子好,抗抗就过去了,后来看抗不过去,选择中药保守治疗,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感冒,竟然多去了张姐年仅32岁的生命,把这个幸福的家庭毁于一旦。

我不禁对一些专家提出质疑,在你们向孕妇宣传抗生素的危害时,能不能重点指出当出现较严重情况时,当中药确实不能解决时,大家必须立即马上选择就医!

想想我的草木皆兵,其实和张姐有相似之处,社会人说孕妇不能吃抗生素,对孩子不好,张姐就硬抗;我看到张姐因小感冒丧失生命,孩子的无意之举被我看成大病,其实大家都是可悲的乌合之众,在该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是否看医生时,大家都选择了随大流,无意识本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一味盲从

我希翼以此沉重的代价唤醒自我人格因受社会人的影响暂时消退的人们,不要一味的听从别人说什么,大家要理智的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合适的方案,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