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香

荷叶田田,清逸漫过农田每个角落。从立夏的星星斑点绿意,一点点撑开卷缩的脉络舒展身躯努力向上生长,时光留在它身上的印记更显圆润碧透。

温热的水,露出水面的泥土,无不在诉说着干旱带来的恶劣天气。荷和总能找到一种姿势,立于灼日烈火燃烧的空气中摇曳绿色裙摆翩翩起舞,盈盈一水间不骄不躁。无风也能安然如素自在一方天地里赏朝阳落日,生命在淤泥里倔强生长。不轻言放弃自己,就一定在烈日中傲然享受生命的精彩。

出产藕的荷花要在七月份全开放,过早开花会抢食了藕生长所需的养分,也会造成荷叶营养不良身姿走形。藕、荷叶、荷花,本是一体,它们故乡照顾着彼此,不该开花就不开花,该长藕和荷叶就尽情长藕和荷叶。

没有荷花那高洁清丽的倩影亭亭玉立农田,我的注意力全被荷叶吸引。花有花的沁香,叶也有叶的味道。其实,如果你愿意亲近荷叶,会发现荷叶的馨香比荷花更隽永悠长。跟别人不同,我喜欢荷叶的馨香胜于荷花。荷叶没有荷花的容貌,让人在第一时间里注意到它们的存在。但它们可以让我静下心,慢慢品味它的淡淡香远益清的味道,慢慢平复浮躁飘忽的心。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脸盲症,很容易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却记不住一个人的容貌。读书那会儿,一个班几十号人,记住全班同学的名字我或许只要几天,但记住一个班同学的容貌我会花上一个学期的时间。往往样子有一点点相似的植物,我就区别不开,没少被老妈提着耳朵骂。可分不清楚就分不清楚。

老家常见的草药多,我往往认不得一株草药不同时间段生长的形态。这个时候就看闻叶子的香味来辨别,不至于认错了草药。这算不算是脸盲症带给我的福利,别人是闻花知花香,我是闻叶知叶香。

说真的,我鼻子并不灵敏,只有对一些气味比较特别或气味比较大的植物叶子才能记住其味道。我说我能依靠叶子的味道,辨别它是那类植物,那是我在给自己脸上贴金。

多夸夸自己,让自己暂时失忆忘记那些不足或是某些缺陷,不为一种好方法。生活有太多无奈和无厘头的琐事烦恼,偶尔阿Q精神调剂一下生活,也是很不错的想法和做法。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