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蔷薇开

五月伴着槐香悄然退出春的舞台,六月拥着蔷薇开启了夏的盛宴。

初夏一切都变得暖暖的:太阳是暖的,风是暖的,就连人也变得暖和起来。年年六月,岁岁蔷薇。路上随处可遇,一墙墙,一簇簇,红得灿烂,粉得娇嫩,黄得蓬勃……缭绕的花香在鼻息间弥漫,微笑绽放于花中,满身的闲意荡漾,陶醉于朵朵花间。好一个“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六月的大街小巷热闹非凡——全民摆地摊,老少齐上阵。新鲜的大鲍鱼,自家栽种的大樱桃,纯手工的小手饰……只要你所需,就有我所卖,在不妨碍交通的犄角旮旯,大家自由地进行着商品买卖,你情我愿,和谐温馨。

晚间散步于马兰河畔,锻炼的人群日益壮大,广场舞的老大妈们不再是主流,更多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的漫步,更不乏激情地奔跑者,任意挥洒着汗水,是那样的酣畅淋漓让人痛快。河水静静地流淌,两岸灯火绚丽,照得河水发亮,夜色中的波光粼粼更显得妩媚。河面灯光交相辉映、流光溢彩。河的尽头灯火通明,原来商家开始了游船业务。沿着幽幽河水,几只小船徜徉在彩灯之中。眼前的马兰河畔虽没有十里秦淮的优美妖娆,可也仿佛是浆声灯影画中游。不由得让人想起朱自清《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尔闪烁着的光芒,就像梦的眼睛了。

回来的路上偶遇卖花的小姑娘,15元两束,好便宜呀,就连一贯木讷的老公都要上前去买两束,可惜买的人太多,一下子就没了。“明天还来吗?”“来,一定来”

没有一朵花错过了花期,每种生活都可以芬芳。崇尚健康,追求自由,积极乐观地迎接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