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洗好的床单竟没有及时晾晒: 是记性太差,是忘性太大,还是心事太多装不下?

接近中午,惊奇地发现昨天换洗的床单竟然还在洗衣机滚筒里没有及时拿出来晾晒。罪过,罪过,赋闲无班的我把这茬儿忘得死死。好在这点儿过失不难弥补,简单漂洗一下晾起来就行了。

把微小的一件生活琐事搬上书面并非我小题大做,它似乎触及到最近烦乱的情绪和寥落的心境,细细回味,这种罕见的疏忽既出人意表又在情理之中。疫情以来,长期居家封闭让人头脑简单,四体不勤,慵懒的意念往往使人丢三落四、心不在焉。不过,像这样二十四小时以上的遗忘确属异常,倒不是担心有什么痴傻的前兆,只是眼下的注意力和敏锐度,恐怕有点儿迷离和糟糕。

此时此刻,真想把脑瓜壳儿掀开了往外倒倒,把不着边际、不值期许、不该记挂、不应烦忧的那些碎片残渣清一清、丢一丢。心田经年的负累,梦野久积的灰垢,已让四十开外的我意气消瘦、愿念伶俜。

一边是兴味淡淡,一边是心事重重,禁不住也躲不开远方和周遭多少有无瓜葛的繁冗,一桩桩一件件接踵扑面、纷至沓来。闭上眼不等于脑路关闭,放不空就任由杂感充盈,谁也扯不断思想机器不竭运转的电源,只要生命的指示灯亮着,它就不知疲倦地输入和输出,从不停歇,永不落幕。

图片来自网络

昨天为什么忘记晾床单?因为忙乎做饭了。吃过饭怎么还没有想起来?因为又忙于午休、娱乐、读写...

轻易忘记的事情,要么无关紧要,要么被当前或即将发生出现的事件所冲淡,仅此而已。有时候有些场景有些事物固然可以选择性遗忘,时隔多年,也许有天你会苦笑着发觉,它一直留存在斑驳锈蚀的记忆深处,一如当初选择遗忘它的原由那样清晰,只是自欺欺人的你刻意掩盖、无情埋葬。

朋友们陆续回归工作常态,我也切盼着尽早与几近荒疏的友人聊坐、吃喝。不管待做的活计忙碌几何,不管将遇的来路艰险如何,都要蹙眉迎着、瞪眼瞅着、咬牙挺着、咧嘴扛着,哪怕千种不甘,哪怕万般不愿。

没经过专业系统的哲学心理学学习,故而厘不清一些遐想和杂念属于哲思上的悖逆还是心理卫生上的垃圾。款款倾吐或是窃窃叨咕终究没有合适的对象,更不宜让家人好友跟着裹乱添堵,只好求援龙8官网,权当释怀救赎,恳乞路过的人宽恕,敬启同行的人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