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写字,看剧,做饭,除了还没重启的上班,为何总是日久生懒、意兴阑珊?(中)

看剧

如果没有因疫情导致的居家封闭,我与抖音和快手还不知何时结缘。老的如父母那一辈,小的如在校大学生那一代,早有一些人沉迷于此。而大家同龄人中,像妻那样一个人刷上半天并禁不住笑出声来的应该也会大有人在。说实话,热门平台与流行娱乐方式的诱惑与腐蚀果然利害,一度让我陷落其间,兀自享乐,罔顾作息。

幸好,我对看短视频成瘾尚能自控,况且虽为堂堂东北汉子,也有刚柔相济、随俗家常的一面,那就是一直喜欢看电视剧,题材不限,涉猎广泛。

突发状况让春节档以来的好些大影片推后上映,反倒让电视剧舞台乘虚而入,成为家人围坐打发时光的好消遣。我曾说过,只要不图省事儿就一定要用电视看剧,现在网络便利实现,不然还能无线投屏,大屏幕才有感觉才爽。

几个月下来,完整追看的有《如果岁月可回头》《猎狐》以及《我是余欢水》,还有《精英律师》和《惊蛰》是热播后恶补的,但也算全程观赏之列。尽管此前我有篇文章对一些剧集颇有微词,但并不影响我作为探秘或善终将其看完。相反,像《秋蝉》这样低劣的谍战片,无端耗费了我十集以内耐性,更让我在毅然放弃后,兴趣只在不经意地关注那些我与网友的吐槽如此所见略同、不谋而合。

《新世界》和《清平乐》这样的大制作由于个人时间安排上的冲突仅仅浮光掠影地看过,《新世界》还好,连续跟过十多集,《清平乐》没怎么看过整集。以我窥豹一斑的感知,这两部戏剧情铺设、演员阵容、观众评价都不错,不妨留待以后补上吧。

至于同期播放的那些玄幻剧、偶像剧和反映时代现实的生活剧,只是约略地在换频道、刷视频时飘过翻过,因为兴致不高,精力有限,也就无心无暇关注了。

图片来自网络

无意撞见时下有部正播新剧《谁说我结不了婚》,陈数、童瑶、潘粤明主演,讲述三位条件优越的大龄职场女性探寻真爱的老套故事。潘粤明本不在我喜爱的男星阵营,剧中扮相呆萌却不讨喜,陈数与《铁梨花》时相比掩不住美人迟暮,毕竟十年过去了。而童瑶,与当年和张歆艺、蒋欣合作《新闺蜜时代》(2014)时相比也青葱不在,有种说不出的白云苍狗。多说一句,虽然多年以后预计剧情类似的这部《谁说我结不了婚》也许会有方方面面的超越,可惜年华韶逝,我亦不复当年的善感多情,更不会再一头扎进女性中心的都市婚恋剧反思生活。事实上,在看过三、四集后,我也是认为《新闺蜜时代》更胜一筹,所以与这部新戏注定无缘喽。

图片来自网络

昨天打开电视,碰巧下午时段广东卫视刚好重播《我的前半生》,一直听说口碑好,却始终没有机缘看。反正最近也没有固定的剧追,每天闲时看看也算找点儿事做。见我放下遥控打算锁定频道,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妻随口打趣道:“这个剧啊,小心毁三观!”“什么?不至于!”我不以为然。结果呢,剧倒是慢慢粘上了,节奏和设定很舒服;而三观嘛,与本人认知确有冲突,不过彼职场非我生态,隔岸观火怎么也殃及不到。

疫情将尽,想来清闲的时日无多,电视剧无非是些生活外的生活,想看爱看就遛一遛,不耐烦时还有好多别的事情可做。只是,别把生活与剧情掺杂,更别把编排与现实混搭。